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相思化作梧桐语】(一)作者:天煞孤星』
        作者:天煞孤星
      字数:7152

      (一)引子

      又是这样的一个冬天,人民路两边的法国梧桐树叶已然掉光,只剩下横七竖
      八的枝干冲天而立,像是一张残破的大网笼罩在头顶上,所有挣脱的努力都无计
      可施。东北风呼啸而过,刺啦啦的钻进路人的脖子里,挡都挡不住的刺痛让人忍
      不住一激灵.

      机动车道上的雪一大早就被环卫工人铲光了,就连边边角角的烟蒂、塑胶袋
      都被拾走,人行道上没脚踝深的积雪却未融化,斑斑驳驳的脚印也不明显,想来
      是没人愿意在这样一个天气赶这样一个大早。

      路上行人稀少,就连人民路中学大门两侧平日里熙熙攘攘影响市容的小摊贩
      也没了踪影,这样的天气自然也见不到霸气十足、气势逼人的城管。想想平日里
      送女儿上学,为了及时送女儿到学校却不得不徐徐前进又要躲避机动车道上的小
      摊小贩,这段行程实在是让人痛苦。

      夜里我见到妻子站在卧室阳台外,纤细白皙的手指一直握着电话在耳边,良
      久缓缓地转过头来恰是一副眉眼温柔、红晕满面的样子。我一愣,心中不祥的预
      感涌了上来,猛地爬起床朝她大喊:「快,快扔了电话……」就在这时妻子挑起
      修长高挑的腿一下跨过阳台,反着身子对我微笑道:「好好照顾溪儿,求你……

      忘了我吧!「接着毅然决然纵身一跃跌入楼下。

      我惊恐万分的朝妻子跃去,可这七、八米的距离怎能是我所能挽救的。就这
      样我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如风筝般落下,衣袂飘飘,发丝飞舞,她嘴角含笑一脸决
      然。突然我的脸不自然的痒了起来,我试着不去理它,可无奈越来越痒,像极了
      千万只蚂蚁在脸上爬过,直至我再也忍不住用双手发疯似的扑打。

      「啪」的一声,脸上一阵酸麻,我猛然睁开眼,一只裹着白色丝袜的脚赫然
      悬空立在我的眼前。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向内蜷起透过白色丝质的隐隐显现,
      它就像根羽毛轻轻的抖动,缓缓地扫过我的脸。

      「溪溪……别闹……让我再睡会~~」我的眼角写满了宠溺与无可奈何的笑
      容,伸手去挠女儿的脚心。

      「不,就不让你睡……你答应我的,今天咱们去动物园、后街,还有金色时
      光。」女儿立马收回脚,嘟着嘴对我一副挑衅的模样。忽地怒目圆睁的她自顾自
      「噗哧」笑得前仰后合:「爸,你刚才做了什么梦呀?哈哈……梦里面肯定没做
      好事,自己……哈……自己搧了自己一个耳光。哈哈,我都吓一跳……」

      原本清晰的梦经女儿一阵胡闹也渐渐模糊起来,恍恍惚惚的那些残存记忆还
      不至於让我悲痛的心情在女儿面前尴尬流露。我佯怒地瞥了眼女儿,可这一眼让
      我恍然如梦,女儿似是画过了淡妆,甚是清新可爱。

      身上着的粉色毛呢连衣裙是前些天她自己在天猫网购的,当时我还觉得穿上
      是不是不合女儿现在高中生的身份,现在看来恰巧蛮合适. 女儿腿上裹着白色丝
      袜,修长的美腿一览无余,随着女儿的腿往下,在精緻的脚尖处红色指甲油隐约
      若现. 这哪是我的女儿,哪里像个高中生,简直就是一个办公室OL。

      「你看看你穿的什么样子……谁让你涂得指甲油……嗯?你别忘了你还是个
      学生,是个高中生。」我心里固然知道女儿到了这个年纪,爱美之心愈发强烈,
      电视和电影上像她这么大的女孩这么穿出来也没有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可在我
      心里她还是个孩子,她还太小,我舍不得也不极其不愿意她长大成人。

      「爸~~」女儿叫我的声音拖了很长一个尾音,以一副预似撒娇的表情看着
      我,我转过头望着别处不去看她。「爸,你真是老古董,今天不是要去金色时光
      拍写真吗?我选的是古装,人家摄影师说涂了指甲油会让照片显得立体很多。」

      女儿满不在乎的口气。

      「你总有道理……那我再问你,今天是什么日子,什么季节?大冬天你穿着
      这么薄的丝袜不冷吗?别跟我说你要风度不要温度,身体是自己的!」我转过身
      责问道。正在这时却见女儿漫不经心的将右腿架在左腿上,轻缓地左右手交换着
      由下向上抚起丝袜,一点点抚平丝袜上的褶皱。

      渐渐地,白色丝袜平整光滑的附在女儿修长的腿上,就像是女儿有生而来的
      肌肤一般。抚平完丝袜,女儿挑起脚尖晃动着,仔细地打量起指甲油。我一愣,
      女儿长大了!愈发的像妻子了!妻子曾经也是这样的迷恋丝袜,无论春夏秋冬穿
      的都是裙子。

      很多女人夏天出门是不穿丝袜的,裸露的大腿显现出一份自然与健康。到了
      夏天,连我这个大男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养眼的季节,若非是女人腿部残疾或者皮
      肤褶皱、毛孔粗大、体毛过盛,上帝都知道光着大腿远比附上一层丝袜要舒服得
      多。可妻子的丝袜并不会因为夏天而脱下,相反到了夏天她更换丝袜的频率更加
      频繁,早上穿肉丝出门,下午下班了就换成黑丝回家。

      刚开始我很不适应妻子的自恋,甚至一度认为这是一种病态,直到有一天晚
      上妻子穿着黑色长筒丝袜连着腰间的吊袜带替我足交的时候我才明白,这是妻子
      身体中最美好的一部份。既然是最美好的,为什么要含羞带臊、遮遮掩掩,就应
      该将其展现出来,让世人欣赏甚至是敬仰!

      妻子早上出门前最后的一件事,就是在床边的立体镜前轮换交替优雅地架起
      裹着各种颜色丝袜的大腿,双手相互交替着抚平,然后缓缓站立,侧过身立起脚
      尖打量一番小腿,如今女儿也是这般了。

      倏地女儿抬起头看着我,咧嘴一笑说道:「爸~~我今天就想穿裙子,厚丝
      袜我没有,可我知道咱家哪儿有。」

      「哪儿?」我面无表情,心中惊疑的看着女儿。

      「要不让我去那儿找找吧,没准能找到。」说着,女儿嘴角朝我房间的衣帽
      间一噘。果然,她发现了,虽然我一直不想让她过早知道。

      女儿口中的「那儿」是我房间里一个暗室,藏在我主卧电视背景墙左侧,我
      用一幅2米7乘1米的山水画装裱后钉在那里挡住视线,从外看去根本看不出一
      丝一毫蛛丝马迹. 过去那里一直给妻子当作衣帽间使用,隔间里存放了妻子各个
      季节的衣物,存放最多的恐怕要数妻子的短裙和丝袜了。自从妻子走后,这么多
      年来我一直没法面对这个事实,也就一直没有动用过这个衣帽间作为它用。

      我疑惑的看着女儿,气极而笑:「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个地方的?」

      「哈哈,家就这么大,想知道就能知道,知道那儿是很难的事情吗?」女儿
      像是个胜利者,一副喜悦的表情,看到我的疑惑中夹杂着气愤也不禁说了实话:
      「上个月楼上装修,你知道的,他们砸了一个星期的墙,也不知道他们家要改造
      成什么样子。就是比咱家大上一倍也用不着砸这么久呀!」

      「好了,别瞪我了,我说就是了。有一天你去上班,我一个人在家,突然听
      到这个房间『匡噹』一声响,我吓了一跳,赶紧就过来看看,这才知道你的这幅
      画倒在了地上。」女儿用手一指墙上的山水画:「我看到画后面的墙上四周有缝
      隙,就过去推了推,一推才发现这是个小房间. 后来……后来我就装作什么事都
      没发生一样又把画给钉了回去。」

      我盯着女儿好一会,直到她对我做起鬼脸才收回目光。我知道,这一切迟早
      都是要发生的,这个暗室她总有一天也是要发现的。妻子的容貌一点点浮现在我
      面前,记忆里的妻子含泪注视着我,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道:「老公,忘了我,等
      到溪溪大了就别瞒着她,她有权知道我的事情。我曾经以为我会将我最好的时光
      留给她、陪伴她,可是……」

      我身体抽空一般坐倒在床沿上,浑身无力,心情一下子跌倒了谷底。女儿确
      实长大了,这么些年我一直宠溺着她,宠溺到没大没小、无法无天,可妻子的事
      情让我此时告诉她,我却又不知从何开口,她真的能接受得了吗?或者她做好了
      接受她母亲过往一切的准备了吗?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女儿眨着明亮的大眼睛关注着我,走到我身边蹲下握住我的手关切的问道:
      「爸~~爸~~爸,你怎么了?不就是放我妈过去遗物的地方吗?」

      良久,我抬起头看了眼女儿,缓缓地说道:「过去没有告诉你是你还小,怕
      你接受不了。现在你大了,想知道她的事只要你问我,我都会告诉你,你……你
      真的……真的想知道吗?」说完这话我心里一阵紧张,害怕女儿会打破沙锅问到
      底,更害怕她接受不了这些。

      本来这些我就打算等女儿成家之后再一点一点告诉她,如果可能,我将永远
      不向她提及。我一生本没有什么秘密,而这却是我一生感受到最为卑劣、无耻、
      羞愧且要死死藏在心底不愿坦露的心结. 我答应过妻子,女儿大了,只要她想知
      道,我都会告诉她,为的就是让女儿心中不要永远背负着对单亲家庭的遗憾,对
      我的怒怨以及对她母亲的美好怀念。

      女儿默默站起身走到山水画前仔细端详起来,纤细的手指抚摸着画幅,画幅
      中央是一座千年古刹隐立於崇山峻岭中间,一挂瀑布从山顶飞流直下彙聚到古刹
      门前形成一汪溪水,古刹门前两棵枝繁叶茂的千年古树,一僧童在溪前挑水,而
      僧童头却望向山涧。山涧处一架马车隐没於古道荒草丛中,马车前一位衣冠楚楚
      的男子正在专心致志地赶车,车中乘坐一位少妇在帘子后频频向山下古刹探望。

      女儿端详了良久,我的心一直悬着。蓦地女儿转过头来,咧嘴朝我笑了笑:
      「不!我不想知道,等到哪天你不难受了我再问你。」

      我愣了半天,激动地看着女儿,心里一块石头终於放了下来。我欣慰地指了
      指衣帽间:「去挑吧,里面的东西都是你妈留给你的。赶紧穿好衣服,咱们去玩
      他个昏天黑地!」

      「真的?」女儿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当然!不过你只有十分钟时间,因为十分钟后我就能穿戴整齐出门了,出
      门后爸可就不等你了。」我逗着女儿说道。

      「呀!」女儿一声惊呼,「嗖」地一下钻入山水画后的暗室里……

      几分钟后我在车里数着时间等女儿下楼,女人都是这样,一看到漂亮衣服就
      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所有。我打开音乐挑了首许巍的《曾经的你》,忧郁沧桑的
      声音缓缓充斥着整个车厢。许巍,我和妻子曾经最喜欢的歌手,向往着仗剑走天
      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那般的生活。最终妻子义无反顾,而我还依然庸俗的活在
      当下。

      「砰砰砰」的一阵敲窗声惊醒了我的迷醉,女儿嘴里含着棒棒糖,笑容挂在
      脸上洋洋得意的看着我,像是我做了什么亏心事被她抓住把柄一样。

      没等我转头,女儿手指就顶住了我的脸:「别看我!你说,你刚才是不是想
      甩掉我,自己去玩?还好让我赶上了。怎么样,我速度快吧?」

      我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唏嘘无语,求饶道:「行啦!我怎么敢丢下你,自己
      逃走,怎么也要给你带到地儿再溜走,让你一个人打车回来。」说着,我推开女
      儿的手指,瞥了眼女儿的装扮,还是粉色毛呢连衣裙,不过丝袜换成了黑色加厚
      的,黑丝到大腿处还有花瓣的纹路。

      『还是不像个学生。』我心里说. 既然同意让她自己去选,就不便指责她,
      再说今天有我陪着她,一般小流氓也是不敢近身的。

      女儿脚蹬黑色的圆头小皮鞋,立刻显得人高挑了不少,显得活泼俏皮。丝袜
      和皮鞋是妻子留下的,穿在女儿身上刚刚好,我不禁对自己说,女儿真的是长大
      了。女儿含着棒棒糖,一副兴奋的跃跃欲试的样子,直指前方大呼:「GO~~
      GO~~」我听着女儿的欢呼也激动起来,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我们用了两个小时去逛动物园,无非是猴子、老虎、大象之类珍稀动物,每
      年我都得陪女儿来上七、八回。女儿和她母亲一样是个认死理的人,一旦喜欢上
      了一样东西就会想法设法、不计代价的去得到,如果未能如愿也会在记忆中残存
      一辈子。

      我看着老虎在笼中打鼾,不时舔弄一下嘴唇,不时摇动一下尾巴,身边的十
      几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朝老虎大喊大叫挑逗老虎,想见见兽中之王发威的模样,
      可惜都未能如愿,老虎依旧自顾自的睡去。

      「爸~~快过来……快来看猴子!」女儿站在猴山上空的围栏处朝我招手,
      一边朝猴子扔花生,一边大声呼唤我,忙得不亦乐乎起来。女儿见我慢悠悠的走
      来就迳自和猴子互动起来。

      猴山是一座人工垒成七、八米高的假山,以山为中心半径十米处是钢筋混凝
      土砌成的高墙,高墙下方被砌成几十个猴洞形状,方便猴子歇息和生养繁衍,为
      了防止猴子偷逃出来,墙面光滑乾净,一点借力的地方都没有。沿着十多米高的
      墙头四周是铁栅栏围成的圆形栅栏观光通道,通道底下悬空,一条铁栅栏楼梯通
      上十米高的铁栅栏观光通道。看着这年久失修的栅栏,我对看猴子的游客安全不
      禁捏了把汗。

      在这时我见到一个年轻人很奇怪的在栅栏下转圈,仰头看天。随着他的目光
      向上,我倏地愣住了,他头顶上正是女儿的股间,这小子正在偷窥女儿的裙底风
      光!可惜女儿今天穿的丝袜是加厚的,就算抬头也只能看见黑乎乎的一片,我心
      里偷笑:偷窥都不挑个好季节。

      正当我想上前制止的时候,突然见到女儿因为猴子逗得她开心,猛地蹦了起
      来。而铁栅栏上年久生锈的鏽迹粉尘随之飘然落下,恰巧落在男青年的眼睛里.
      我见他狼狈的劈头盖脸挥手拂去铁锈又不时地揉眼睛,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这时男子身边疾步走来一个精緻的女人,这个女人轻轻拿开男子的手,用
      她修长纤细的手指拨开男子的眼皮,噘起丰润的嘴唇替男子吹眼。女人虽然背对
      着我,我依然感觉到这是个漂亮且有修养的女人。

      有时候看一个女人不需要看她的脸,从背后看她走路的姿态就能判断她的修
      养和学历,从走路摆动的双手就能看出女人受过的教育,从挽起被风吹乱的秀发
      那一刻更能判断那是一个精緻的女人,就像我小时候夜里从楼道的脚步声判断出
      是父母还是邻居回家一样。

      背对着我的女人吹了一阵却不见好,男子却并不着急,两只手伸进女人驼色
      的大衣里上下游走,女人脸颊一阵娇红但并没有制止,大衣下肉色丝袜的大腿不
      时抖动起来,就连红色高跟皮靴的脚也站立不稳,时刻像是要晕倒在地的样子。

      『这两口子胆子也真大,大白天在动物园还这么肆无忌惮。』我心中暗自骂
      道。我假装去猴山,偷偷的挪到了他们的侧面,正在这时男子朝女人耳边轻言说
      了些什么,女人犹豫了一会张开了嘴,男人从女人大衣里缩回的右手上染着晶莹
      剔透的液体,男人慢慢地将手塞进女人嘴里,女人眼神迷离,宛若无骨的身体剧
      烈抖动着,女人含着男人手指的脸颊蠕动,像是极其满足的吸吮着美食一般。

      吸吮了一会,男人抽出手指又伸进了女人的大衣里,女人缓缓将自己沾满口
      水、鲜鲜欲滴的舌头递到男人眼前,舌尖轻轻一挑便松去拨开男人眼皮的双手。

      男人嘴角咧着笑,频繁眨着进入灰尘的左眼又揉了揉,没事人一般揽住女人
      的细腰走向孔雀处,迳自站在一个五、六岁男孩的身前。

      女人微笑着抚摸小男孩的头,小男孩觉察有人抚摸他,回头朝女人笑了笑就
      要扑进女人的怀里. 女人还没来得及抱起小男孩,男人就一把拉开小男孩藏在身
      后,女人苦楚的神色欲开口说些什么却没说出口。

      男人嘻嘻哈哈的左手牵着孩子、右手搂着女人的腰身,偷偷在女人耳边说了
      什么,女人抬起头看了看前方的猴山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突然女人的头定住了,
      男人猥亵的侧脸靠得女人那么近,像是要去咬女人的耳朵。

      或许是我过於谨慎和好奇的缘故,一直紧紧地跟着,未曾走到他们前面也没
      有直面瞧过女人的正脸,而我心里只有一个问号:这个女人太熟悉了,不知在哪
      里见过.

      「爸,爸~~你快来呀!猴子太可爱了!」忽然女儿提高了声音朝我挥手。

      前方的女人和男人警觉的回过了头,直到这时我才清晰的看见了这个精緻女
      人的真容。

      『蓉!』我心头一惊,木然的钉在了那里,眼睛里除了这个精緻的女人,其
      它的一切都彷彿不存在了。女人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白皙的手掌捂住张大了
      的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我们都没有朝对方走去,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实在无
      法想像在这里会遇见她——我的妻子,蓉!

      男人一只眼大一只眼小的瞇缝着盯了会我,又盯了会蓉,一脸坏笑的拉着蓉
      和小男孩离开了。我想要去拉住蓉,可我这一时什么都做不了,手脚彷彿都不是
      自己的,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带走了我的妻子。

      突然一只手拉扯着我的衣袖,我嗖地一激灵,恍然活了过来,一回头是女儿
      焦急紧张的脸。女儿盯着问:「爸,你怎么了?没事吧?」我沮丧的甩了甩头:
      「没……没事,就是看到了个朋友,好多年没见了。都说她死了,没想到她还活
      着。」女儿听了我的话,望向疾步离开的三人,关切的捏着我的手。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魔怔了呢……呀!爸,你刚才是没看见,小猴子听我
      的指挥翻跟头呢!」女儿显然没太在意这对男女,向我滔滔不绝的说起猴山的事
      情。女儿看出我心里有事,逛完动物园去后街吃了饭就赶去金色时光去拍写真。

      一路上我心里充满了疑惑和愤恨,为了不让女儿扫兴,强打起精神强颜欢笑。

      金色时光位於市中心后街与人民路尽头的交口处,这两条路一年四季很是繁
      华,后街是美食街,人民路是购物街,延伸出的各种行业在这里都能找到。金色
      时光是我一个朋友开的,所以我才敢於让女人在这里拍摄写真而不担心有什么隐
      私被偷录放到网上的情况出现.

      「濮总,您来啦!」一进入金色时光,前台只有一面之缘的汪小姐便很客气
      的迎上来。

      「来了!」我点头答道:「这是我女儿,濮溪溪。溪溪,喊姐姐。」我转头
      看着女儿。

      女儿很开心,盯着汪小姐:「姐姐,我在哪儿拍写真呀?我都等不及了。」

      汪小姐显然已经准备好了,左手一请:「溪溪,林总早就准备好了最好的摄
      影师给你,你跟我来。」汪小姐说完领着我们进影棚,在入口处突然停了下来:
      「濮总,林总交待,等您来了务必要去一趟他的办公室,他现在就在,您看要不
      要……」

      「行,那我去一趟,溪溪就交给你了。溪溪,你得听话哦!」我向两人交待
      一番就迳自走进了林瑞的办公室。

      林瑞正在玩斗地主,一屋子烟草味,我伸头看了看他的烟灰缸,已经堆成一
      座小山了。他见我来了也不客气,指了指沙发说道:「哥,你坐!」说着立马关
      了电脑,强打欢笑地给我倒了杯茶坐到我对面。

      平日里林瑞见到我都是漫天胡侃,什么好事、坏事到他嘴里都能变着法的胡
      诌出各种版本,这会林瑞左顾右盼的抹着鼻子,一脸郑重的看了看我,又低下头
      看了看脚.

      如此三番五次的,我心里起了疑惑,我挪了挪身子离林瑞近了点,拍着他的
      腿语重心长的问道:「怎么了?瑞子,遇到什么事了?跟哥说说. 」林瑞哑巴似
      的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头低得更深。

      我心中着急,猛地一拍林瑞的大腿骂道:「你他妈倒是说呀!」

      「哥,我今儿见到了嫂子!」林瑞抿了抿嘴,依旧低着头不看我。

      (待续)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