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爱妻可欣】(6)作者:水镜第捌奇』
        作者:水镜第捌奇
      字数:6553



      (6)被注射春药后和两个老人3P的娇妻上


      上文提到,在老王的胁迫下,我的新婚妻子可欣被迫在他的邮轮上受尽老王
      和他的同伙老周的凌辱,老周在泳池边的更衣室强奸了可欣之後,突然出现了一
      个健硕的光头男,他不单止对可欣进行更粗暴的淫辱,而且还口不择言不断的侮
      辱可欣,躲在储物柜后偷看的我,燃起了迟来的怒火…


      「唔…喔…唔…嗯…喔唔…」满脸通红紧闭双目,口塞阳具的可欣继续痛苦
      的呻吟着,一双玉手无力地按着光头的大腿想推开他,但光头那根接近十寸长的
      紫黑肉棒,依然不断在可欣的两片涂了粉红色口红的樱唇里进进出出,而且越来
      越粗大,看来这混蛋又要再射精了。

      「哇…你这淫妇真会吸…老子…又要来了…嗄…现在就用老子的子孙给你敷
      个面膜…嗄…」话犹未毕光头从可欣嘴里抽出鸡巴,再自己套弄了几下,两股白
      浊的浓精便喷到可欣那流着泪泛着红晕的俏脸上。

      「停手…别这样…」可欣想把脸移开,但被光头抓着头的她只是徒劳无功,
      而光头射完精后还意犹未尽,还抓着肉棒把沾在龟头上的精液揩到可欣的嘴唇上。

      「哈哈,老子今天真走运,居然可以忽然捡到你这个骚货!聪明的就不要乱
      说话,否则我便告诉你老公你刚才跟那老头打炮的糗事,知道了吗!?」光头说
      罢伸出双手又再狂抓了我老婆那双34C 的雪白奶子一篇,才穿回衣服并离开了更
      衣室,留下了被奸得筋疲力尽躺在木长椅上的可欣。

      我望向长椅上那个裸露着雪白娇躯,整张俏脸染满精液,一头秀发散落在长
      椅上,躺着不动并且还在娇喘着的妻子,心里很难过,但我也不能就在这里出现
      在她面前,因我明白到可欣绝不愿意让我知道她被人强奸,所以现在我只能够做
      一件事,狠狠修理这臭光头一顿替可欣出回一口气。

      我尾随着光头来到厕所,正好里面没人,方便了我可以狠狠教训这个混蛋,
      我拿起一把扫帚把厕所门口卡着,令外面的人没法进来。

      「老兄你干什么…」光头回过头向我提问,但话犹未毕,我已一拳重重打在
      他脸上,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再重重一脚踢向他的小腹,他整个人像断线风筝
      般倒向墙上。

      「你干嘛打人…」流着两行鼻血的光头想反击,握着右拳向我挥来,我看准
      来势双手抓着他的右臂,再顺势将他往前摔,失去重心的光头屁股朝天倒在地上。

      我立刻整个人骑到他背上,再按着他那个光头狠狠撞往地上,他右手肘向我
      挥来,但被我一手抓着,再用力把他的右手向后扳,痛得他哇哇大叫。

      「老兄…快放手…我手要断了…小弟有什么开罪了你都好…你大人有大量就
      饶了我这次好不好…」

      「饶了你?你先看清我的我的样子再求饶吧!」

      「你是…刚才那骚货的…老公…?」光头勉力只过头来看我,他不单止鼻血
      流个不停,而且额头也箊青了一块,应该是刚才我将他的狗头重重撞向地板造成
      的。

      「什么骚货?我老婆是骚货那你是什么!?」我加大力度扳他的右臂。

      「不不不要…老兄你停手…我告诉你…你老婆不是好东西…她背着你…跟一
      个老头在更衣室…偷情…我只是…替老兄你…出口乌气…替你教训这个…背夫偷
      汉的…女人而已…」妈的,这臭光头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哈哈!那么我应该要多谢你告诉我这秘密罗!」

      「不敢不敢…只要老兄…不…大哥你让我走已经可以了…」

      「你别客气,既然你让我知道我老婆的秘密,那我也礼尚往来,也来告诉你
      身世的秘密如何?」我微笑着对光头说。

      「大哥你别说笑…我身世没什么…秘密…不劳烦大哥你了…只求大哥…松一
      松手…我手真的要断了…」

      「我说有就有!那天晚上你那又老又丑的妈自己送上门来求老子操她,老子
      见你妈的逼又干又臭实在操不下,于是抓了头野狗来操你妈,你妈被一头狗操了
      还不满足,害老子要多找几头野狗来操她,之后就生了你这狗杂种,你是几头狗
      跟你妈打的乱种!怎样?知道自己的身世高不高兴?」

      「高兴…我很高兴…多谢大哥…大哥你可以放手了吧…」

      「那么你自己说,你是什么身世的?」

      「我…我是狗…跟我妈…打的乱种,我是…狗杂种…」

      「吠两声来听听!」光头倒也够爽快,即时「汪!汪!」的叫了起来,我于
      是松开了手并站了起来。

      「这才是乖孩子嘛!回去好好练习当一条好狗吧!」我说罢转身离去。

      「妈的!」如我所料,这光头还想反抗,他从我身后扑来,早有准备的我立
      刻转身躲开他的攻击,再用右膝重重顶向他的腹部,再将他压往墙上,疯狂地用
      双拳不断打向光头的脸部和腹部。

      经过我一轮重击之后,光头烂泥般挨着墙坐到地上,双手无力地挡在自己面
      前,似是哀求着我停手,但我不打算就此放过他,我用力地往他胯下踼了一下,
      光头的老二受了重击,他「呀!」的一声惨叫后,昏死了过去。

      我还意犹未尽,往昏死的光头脸上狠狠踏了一下,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个箊青
      的脚印,之后我把他拖到厠格,把他的狗头塞进马桶里,往他头上撒了泡尿后再
      关上厠格的门才离去。

      我回到泳池的男更衣室,可欣却不见了,是回了房间吗?我换回衣服之后匆
      忙地跑回房间,房间的浴室门关上了并且传出水声,看来是可欣在里面洗澡了。

      这时我看到可欣的手机放了在床上,上面有一条刚收到的讯息写着「十二点,
      到会议室」。

      正当我想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进一步的内容时,浴室传来的水声停止了,可
      欣随时会出来,让她发现我偷看她手机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连忙放下她的手机离
      开了房间并且轻轻关上房门,我不想她怀疑我看到那条讯息。

      我来到甲板上看着夕阳西下的海景,点起了香烟思考着那条讯息,我想九成
      是老王或是老周传给可欣的,对照起之前老周在更衣室对可欣说今晚会和老王一
      起干她,即是说可欣今晚十二时要到船上的会议室赴约去了。

      不过我知道了又怎么样?我可以做点什么吗?明知自己老婆又要被人干了,
      而我这个不中用的丈夫却又只能干着急之后去偷看吗?然之后看到受不了又脱裤
      子打枪吗?

      妈的!在这里想东想西也没有用,今晚我也是要去偷看的了,不光是为了自
      己的慾望,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在场,说不定能改变些什么,我总觉得,老周似是
      谋划着一些针对老王的计划,而今晚说不定他会下手。

      之后我回到房间,可欣已经沐浴完毕换好衣服,她没有换上今早那套运动装,
      而是穿上了平时她上班的那套白恤衫黑短裙和黑丝袜的OL制服,脚上还穿上了白
      色高跟鞋,可欣说她不想穿那件黑色低胸连身裙,但只剩这套衣服可以换了。

      我偷偷留意可欣的表情,她看起来除了有点累之外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
      样,但我还是从她的眼神中感到有一丝的哀伤。

      接着我和可欣来到船上的餐厅享用晚餐,晩餐是自助形式的,而且款式相当
      丰富,可惜各怀心事的我俩都没有胃口,可欣更是吃了一小碟蔬菜沙律之后便说
      饱了,叫我自己继续吃,她自己先回房间休息。

      可欣离去后我也没心情继续吃,我想不如先到船上的会议室看看,看清那里
      的环境再计划一下稍后的行动也好。

      我沿着船上的指示牌找到了会议室,该死,门是锁着的,那么说我便不能预
      先埋伏在里面吗?就算到时我跟踪可欣来到这里,我也只能在门外偷看,况且这
      条走廊又长又窄,我会极容易被发现。

      唉,怎么办才好呢?如果我不能先混进会议室的话,我想连在门外偷听也没
      我的份儿,现在距离十二点还有几个小时,我还有一些时间可以想想办法。

      我决定到甲板上吹吹海风再抽根烟,这可以使头脑清醒一点,我转身走不了
      几步,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原来是一个清洁工推着满载清洁工具的手推车来到
      了会议室门前,似乎是要入内打扫。

      只见他将手上的一张白色电子卡放在门旁的感应器上,再伸手一推门便打开
      了,我可以把那张电子卡弄到手吗?

      清洁工在会议室待了一会,便离开了会议室,推着手推车前进,他似乎要到
      下一个地方工作,我悄悄地跟踪着他,他走了一会儿便在一个房间前停了下来,
      再利用手上的电子卡把门打开,之后把电子卡随便地丢在手推车上的一个纸盒里,
      自己则走进了房间。

      我见机会难逢便一个箭步向前,再来个顺手牵羊把那电子卡收入怀中,接着
      悄悄离开了现场,神不知鬼不觉。

      我来到甲板上抽着烟吹着海风,看着手中的那张电子卡,心里百感交集,这
      次可是我上船以来我首次争回一点主动权,要知道在这船上所有发生的事情几乎
      都是老王安排好的剧本,今次我将会在会议室潜伏可是他的意料之外。

      原本为免夜长梦多,我打算现在就躲进会议室里,但我顾虑到如果可欣发现
      我突然失踪,必定会四处找我,那可能会衍生出意料之外的麻烦,所以我还是先
      回房间会合可欣,等到大慨十一点钟左右才借故离开房间躲进会议室,这样可欣
      就算想找我也没有时间,我便可以将意外发生的可能性缩到最小。

      回到房间我看见可欣在床上睡得很熟,连衣服也没有换,由昨天开始整整两
      天不断被侵犯的她一定是身心俱疲了,我坐到她身边,伸手轻抚她的秀发,看着
      她那睡美人般的脸容,我情不自禁的在她脸上和樱唇上吻了又吻,而在我的脑海
      里也不断重播着刚才可欣被老周和光头轮奸的情景,令我的老二也在裤裆之间搭
      起帐篷来。

      这时我才想起这两天在船上虽然旁观了每一次可欣被奸淫的活春宫,但自己
      连枪也没打过一次,满腔慾火一直无从宣泄,忍无可忍的我脱掉裤子掏出硬如铁
      棒的老二,准备在我那可怜的娇妻身上狠狠发泄憋了两天的慾火。

      就在这时可欣那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了收到讯息的声音,会是老王还是老
      周传来的吗?我连忙穿回裤子再走到茶几,看到在可欣手机上显示了一条这样的
      讯息。

      「小欣,你听听伯母我一句话,别做这件儍事,你还年轻又刚刚嫁人,不值
      得为了那头老禽兽牺牲你自己,伯母知道你一直想为小勇讨回一个公道,但你已
      经为小勇付出了很多,现在你应该抓紧你的幸福,你现在那位丈夫跟小勇长个一
      模一样,这正是上天赐给你的,一个最珍贵的礼物,你不可以令他伤心」传来讯
      息的署名是…程伯母…?

      从讯息的内容来看,这位程伯母应该是可欣的前男友小勇的母亲?还有,可
      欣原来老早就知道小勇是死于老王的毒手?而且事隔多年,可欣还跟前男友的母
      亲有联系,但我最在意的是可欣想做什么傻事?难不成…她要跟老王同归于尽…?

      我正思想间,程伯母又传来了第二段讯息,内容如下。

      「小欣啊!伯母知道你被这个远去已久的恶梦再度缠上你,又要再遭受这老
      禽兽的暴行让你濒临崩溃,更加令你自暴自弃,所以才有做这儍事的想法,但伯
      母恳请你多忍耐几天,伯母知道上天很快会让这老禽兽罪有应得,而小欣你一定
      要挺下去!知道吗?」

      我呆住了,这程伯母何来如此神机妙算可以知道几天后老王会罪有应得?我
      看是程伯母会自己进行一个对付老王的计划?又或者…她其实是想加速可欣的报
      复行动…?借可欣的手来报儿子的仇…?

      不可以!我不可以将程伯母想的这么坏,至小她是这段日子以来可欣唯一的
      倾诉对象,而我这个丈夫虽然也知道一切,但我又为可欣做过什么?我凭什么怀
      疑程伯母?

      况且我现在想程伯母的真实企图也于事无补,我现在要关心的是可欣会否在
      今晚就实行她的计划?而她又打算进行一个怎么样的计划?不过看她现在熟睡的
      样子又不像一会儿要去拼命。

      看到了程伯母的讯息之后,我的慾火也熄灭了,我颓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我
      知道现在情况非常恶劣,只要可欣一旦执行她那个和老王玉石俱焚的计划的话,
      我肯定会永远失去可欣,但我又可以怎么办?我伸手摸向可欣的手机,希望能从
      她跟程伯母的其他对话里得到更多线索。。

      「老公…你回来啦?」哇!可欣突然醒来了!我连忙把手改为伸向旁边的茶
      杯,扮成要喝茶的样子,若然被可欣发现我偷看她的手机,还是那一句,不是闹
      着玩的。

      「是啊…老婆你累就多睡一会吧…不用理我。」

      「不,我睡够了,老公你可以陪我到甲板上吹吹海风吗?」

      「好…当然好…」这时可欣已下了床走了过来并拿回自己的手机,她一看见
      手机的屏幕脸色便刷地白了,然后惶恐地偷看了我一眼,似是害怕被我看到了什
      么。

      而我则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站了起来之后便迳自往门口走去,可欣则无言
      地从后跟了上来。

      在甲板上我从后搂着可欣,耳边传来「霍霍」的海风声,我嗅着可欣的发香
      心里却非常难过,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抱着可欣吹海风了。

      「老公啊!我是个好老婆吗?」我俩经历了良久的沉默,可欣先开了口,但
      却是问了如此奇怪的问题。

      「你当然是个好老婆啊!老婆你知道吗?每次跟你拖手上街,我看见旁人被
      我们放的闪光闪到的羡慕表情,就令我有多么自豪啊!」说罢我用力抱紧可欣,
      并且吻了她后脑勺的秀发一下。

      「是吗?但我连菜也没炒过一碟给你吃,把家务几乎都丢给老公你做,我也
      可以叫做好老婆吗?」

      「哎呀老婆,有谁不知道你是个事业型女性呢?你工作比我忙,下班比我晩
      又怎会有空做饭做家务?那些小事就交给我好了,我不是说过要做成功女人背后
      的男人吗?」

      「傻瓜…」这时可欣转个身来搂着我,接看闭起眼睛把一张俏脸迎上来,两
      片樱唇吻上我的嘴,我也深深的搂着可欣的娇躯,并且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使我
      俩的舌头激烈的交缠起来。

      吻了良久我们终于分开,但我的老二却不听话的在裤裆搭起帐篷来,顶住了
      可欣的小腹,使得她难堪得满脸通红。

      「老婆啊!我们现在回房,让我好好疼你好不好?」

      「嗯…」满脸通红的可欣在我怀里含羞答答的点了点头。

      回到房间,兴致勃勃的我把可欣按在床上,双手迅速地把可欣和我自己的衣
      服都扒清光,我俩的咀唇几乎没有分开过,我俩的舌头也没停止过交缠,我一手
      轻抚可欣那雪白圆滚的一双34C 大奶,一时又轻捏她那浅褐色乳头,另一手则是
      伸到她双腿之间的海绵地带,再将两只手指伸进潮湿的蜜穴中快速抽插起来。

      「啊喔…你这…啊…死鬼…弄得人家…好痒喔…啊…快进来…」可欣说着伸
      手抓住我的鸡巴,再塞进自己那湿答答的蜜穴里。

      这时我双手抓着可欣的一双大奶,再挺动屁股抽插着她那又湿又窄的小穴,
      而可欣的一双玉腿则是盘缠着我的腰肢。

      「老公你…啊…好硬喔…啊啊…再快点…大力点…啊…」

      在可欣那销魂的呻吟声中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看着可欣那呻吟着的那两片
      粉红色的樱唇,心里忽然兴起了一个念头,如果突然有一根肉棒强行捅进去不是
      会更加刺激吗?我开始不由自主的妄想起来。

      在我想像中裸身的老王忽然出现了,他一手抓着可欣的头,另一手把他那根
      紫黑色大肉肠毫不客气地捅进我老婆咀里抽插起来,使她那原本销魂的叫床声变
      成了「唔唔嗯嗯」的声音,是啊,这种声音对我来说比叫床声更加性感。

      「唔喔…救…不…唔嗯…唔…」嘴里突然被捅了肉棒的可欣双眼惊恐的瞪得
      老大,她想用一双玉手把老王推开,但已经不由得她这样做了,只因又有两个裸
      体的男人现身了,他们分别在床的左右两边抓住了可欣的双手。

      这两人赫然是老周和光头,他们分别抓着了可欣的左右手,然后强迫可欣用
      她的玉手套弄他们那两根已经硬得青筋暴现的紫黑大肉棒,然后用空出来的一只
      手恣意玩弄我老婆胸前那两只圆滚雪白的大奶子,两只淫手又搓又揑的,把我老
      婆的奶子弄成各种形状。

      「唔唔…别…唔嗯…唔…老公…嗯…救…唔…」被老王的肉棒抽插着小嘴的
      可欣没法可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向我求救,双手双乳都正在被男人玩弄着的她只能
      用求助的眼神望向我,可是老婆啊,难道你看不见在我的勃子前面架了一柄利刀
      吗?我自己也是自身难保啊!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后又多了一个裸体的男人,他居然是已死于大货车
      轮下的老荣,他一手拿刀架着我的勃子,另一手则抓着可欣那白玉似的脚丫在磨
      擦着自己的老二。

      受制于凶刀的我也只能继续参与这场淫宴,这情?实在太刺激了,我老婆身
      上可以玩的地方几乎都被男人用了,她只能无助的发出「唔唔嗯嗯」的声音,异
      常兴奋的我抓着可欣的纤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知道快到极限了。

      我停止了幻想然后抽出鸡巴,再整个人跪到可欣面前套弄着自己那根硬如铁
      棒的老二,可欣也配合着我张开小嘴伸出香舌,准备迎接我的精液。

      我再弄了几下,那些憋了两天,又白又浓又多的精液像挤牙膏般从我的龟头
      处喷发出来,大部份落到可欣的香舌上,也有部份溅到她那泛红的俏脸上。

      可欣她双唇一合,喉咙一动,她竟然吞了嘴里的精液,之后她再把我整根老
      二含进嘴里吸吮着,射精后我的老二特别敏感,阵阵快感从老二传来冲击我全身,
      我几乎要叫出声来。

      良久,可欣才把我那半软不硬的老二吐出来,我也从床边的纸巾盒抄来一张
      纸巾,擦掉她脸上的精液。

      「老公,你可以到酒吧给我买杯鸡尾酒吗?」躺在床上还娇喘着的可欣微笑
      着对我说。

      「当然好啊!老婆你想要那一款鸡尾酒?」我边说边轻抚着她的秀发。

      「人家想要那杯长岛冰茶啊!」

      「好,老婆你等我。」说罢我穿回衣服离开了房间。

      我看了看表发觉已经快十点钟了,距离十二点还剩大慨两小时…干!我猛然
      醒悟这是可欣把我支开,而她自己则准备赴约去了,相信我再回到房间应该已经
      见不到她的了…

      既然如此,我也要采取自己的行动了…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