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情非得已】(第4章)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字数:4016


      第四章最后的努力

      乐阳碰了一鼻子灰,怏怏地回到沙发上,掏出烟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起来。
      自从到了上海之后就接二连三地不走运,自己好不容易在物流公司找了个工作,
      温妮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套房子是他们遇到的唯一走运的事情了:虽
      然姑妈把房子租给他们,却只是象征性地收点水电费。姑妈已经五十多岁了,是
      个老寡妇,是爸爸的亲妹妹,虽然多年未见,对他们两小口仍是关爱有加。

      住在这套房子里唯一的不方便的事情,便是住在二楼上的姑妈和他们共用一
      个浴缸,因为她上面只有淋浴而没有浴缸,而姑妈又很喜欢泡澡,所以常常在早
      上敲响他们的门,然后脸上堆满歉意的笑容地走进来,颤巍巍地裹着一件长度及
      小腿肚子的丝绸浴袍。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头发盘在头上用个小巧而好看的浴帽
      罩着,那张漂亮的脸上皱纹也没有了,红扑扑、粉嫩嫩的,变得跟年轻女孩的脸
      蛋一样。她有时看见小俩口在客厅里看电视,她也会逗留一会儿,和他们聊聊天
      什么,总之,「像个有趣而可爱的姐姐」,刚来的时候温妮曾经这样言简意赅地
      评价姑妈。两岁的女儿用不了一个星期,就粘上了这个姑奶奶,从托儿所回来就
      粘着跟她睡。姑妈也乐得有个活泼可爱的小孙女陪伴,在星期一早上把她送到托
      儿所去,到了周末又去接回来,「本来也不远,就当着散步。」她笑呵呵地这样
      说。

      他记得有一次,姑妈下楼来洗澡地时候对他们说:「你们不知道吧?听说你
      们要来,我生怕你们不喜欢呢,我当时也在想,要是我也不喜欢你们该怎么办?
      现在看起来都是瞎担心,见到你们之后我就欢喜得不得了,多么恩爱的一对小夫
      妻啊,很棒!我喜欢你们!」她把一根大拇指竖起来说,他们都报以她愉快而诚
      挚的微笑。

      从现在开始,一切都变了样子,他明天早上得比平时起得更早一些,最好赶
      在姑妈下楼来洗澡之前就去上班,免得姑妈看见他一个人睡在沙发上之后问东问
      西的。

      乐阳天刚蒙蒙亮就醒了,在沙发上睡觉一点都睡不舒服,夜里醒来了好几次,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就没睡着。他把铺盖叠好抱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敲
      了敲房间门。

      「对不起!」他彬彬有礼地说,眼前这个蓬松着头发的女人,现在看起来募
      地觉得好陌生,「我没想要打扰你,只是你看,我得去上班!」他小心翼翼地说,
      用目光扫了一下自己没穿衣服的身体。

      「没什么……进来吧!」温妮抓抓头皮,轻柔慵懒地回答,好像瞌睡还没睡
      醒似的,摇摇晃晃地往回走到床沿坐下了。他才注意到她没有穿睡衣,而是穿的
      蓝色衬衫和牛仔裤,仿佛换好了服装要远行的样子,心里隐隐地不是滋味。

      乐阳开始打开衣柜找到上班时穿的那套衣服,从衣服开始穿起来,他也不知
      道这么早应该去哪里,也许可以在公园广场上耽搁久一些,在那里熬到上班的时
      间。裤子穿到一半的时候,温妮的那柔柔的声音从后面的床上传到耳朵里来,
      「你起那么早啊?」她说。

      「啥?」他有些茫然地转过身来,「……噢……是啊,这个……」他看到女
      人的目光正盯着他的大腿中央,那里因为晨勃而顶起了高高的小帐篷,「你什么
      时候走呢?」他一边把裤子往提上来一边说。

      「我今天去买票,明天就走!」女人淡淡地说,「难道你不想多睡一会儿?
      ……我可以再抱抱你吗?」温妮的声音有些伤感,不过里面仿佛暗藏着魔力,让
      乐阳慢慢地挪到床边来,把手伸过去抚摸着她的下巴。

      「这算是最后一次拥抱吗?」他问。

      「我不知道……」她痛苦地摇了摇头,「亲爱的!现在这样说,太早了点!」
      温妮喃喃地说,温顺地闭上了眼睛,嘴巴向上噘着。

      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他弯下身腰来,吻在炽热的花瓣一般柔软的嘴唇上,轻
      轻地贴着吸吮,「噢……」温妮喃喃地张开嘴巴,双手抱住他的头。舌头灵巧地
      钻过齿缝,找到了另一条柔软的舌头,挑逗着翻搅起来,温妮「吚吚呜呜」地呻
      吟起来。

      「亲爱的,你真好,」乐阳的手指伸到饱满的胸脯上,开始解开衬衫的扣子,
      一颗两颗三颗……一直解到最下面一颗,把身子往后挪了挪,在逐渐亮起来的晨
      光中,盯着胸前那纯蓝色蕾丝文胸看,下面是裸露着的雪白无暇的肌肤,「……
      亲爱的,你知道,我离不开你!」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乐阳的双手在女人光滑温暖的脊背上摩挲着,沿着后腰滑向了臀部,温妮以
      为她会将她推到在床上,身体慢慢地向后倾斜。可是乐阳却没有那样做,而是紧
      紧地搂住女人丰满的肉臀,把她从床上带起来,这样温妮就在床前,在晨曦中和
      他面对面站着了。他的一只手伸进温妮蓬乱的头发中,另一只手在臀上温柔地捏
      弄着,把女人的腰轻轻地往他的胯间拉过来贴着。

      温妮感觉得到那胯间硬物正隔着衣物抵在她的裸露的小腹上,「……噢……
      唔……」她捧着他的脸贪婪地吻起来,在乐阳的口中吟哦起来,她的手肘碰着了
      男人胸前的肌肉,感受得到上面坚硬的肉块,躁动的荷尔蒙在温妮的身体里乱窜,
      「……我要你……我要……」她急切地说,双手紧紧地抓住男人粗壮的胳膊。

      乐阳突然把温妮的嘴唇丢开来,身子沉沉地往下坠去,最后跪在了地上,双
      手握住女人的腰肢,把头埋在温妮的小腹上,把温热的嘴唇贴着玲珑的肚脐眼轻
      轻舔舐起来,一路扫向两边的髋骨「啊哈……」温妮呻吟着,一度忍不住想笑起
      来,硬硬的胡茬蹭得小腹簌簌地痒,她试图控制住不要笑出来,呼吸却因此变得
      越来越急促了。

      男人的手从腰上滑到前面来,停在了温妮的小腹下面,熟练地解开了牛仔裤
      的铜纽扣,一边捏住拉链的细小的拉头,用很慢很慢的速度,缓缓地往下拉到底
      部。然后仰起头来看着正在低头凝视着她的女人,抓住牛仔裤的裤腰,也用很慢
      很慢地速度沿着大腿一直往下褪去,一直拉到了大腿上才停下来,整个过程眼睛
      也没有离开过女人的眼神。

      温妮看到乐阳的脸上的表情有了变化,在逐渐亮起来的天光里浮现出一丝清
      晰的愉悦。乐阳舔了舔嘴唇,移开了目光,把鼻尖贴在蓝色镂空蕾丝内裤的中央,
      用力地吸了吸鼻子,「真香啊……」他闭上眼睛喃喃地说,那里面散发出来的骚
      香而温暖的味道让他沉醉,让欲望的神经在微微地震颤。

      乐阳温柔地把女人推倒在床上,把褪到大腿上的裤子拉着越过膝盖拉了下来,
      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完美而修长,就像是刚刚洗净的莲藕,散发着迷人的芬芳。他
      抓住女人的脚踝抬起来,跪着用舌尖在光滑的小腿骨上滑动……他感觉得到女人
      在颤抖,在渴望中颤抖。

      温妮挣扎着用手肘把身体撑起来,她要看着他在做什么,湿漉漉的舌尖沿着
      小腿肚子,一路蜿蜒到了大腿内侧,一寸寸地靠近那神秘的花园……温妮仰面倒
      回床上,不断地喘息着,她感受到了身体里面升腾起的欲望的骚动,情不自禁地
      咬着嘴唇小声地哼哼起来,她听到他在低声暗笑。

      乐阳直起身来,麻利地把刚才没穿好的裤子脱了,然后再次俯下身来抓住了
      温妮的脚踝,把两腿大大地分开之后,便趴在了大腿中间,继续沿着大腿内侧舔
      吻过去,一直到了内裤的外沿……他感觉到女人颤动得更加厉害了,「不要乱动!」
      他命令道,嘴唇却跳过了饱满芳香的花房,再次吻到了小腹上找到了肚脐,舌尖
      伸了进去,然后继续向上……温妮的身体骤然升温,肌肤仿佛就要灼烧起来,身
      体像条岸上的美人鱼一样在被单上不安地蠕动。

      乐阳爬上来,躺到女人的身边,温暖的手掌沿着大腿摩挲,然后是滑向腰部,
      最后钻到温妮的乳罩里面去了,「噢……真软和……」他喃喃地赞叹着,把乳罩
      向上拨开,雪白的奶子跳入了她的眼帘,「……好美……」他不止一次这样赞叹
      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种美好的感觉被重新唤起。他爬起来压在女人的
      身上,两手握着鼓胀的乳房推拉起来,食指轻轻地点在乳尖的蓓蕾上温柔地按压,
      乳房越来越有弹性,仿佛就要把他的手掌弹开似的,玫红色的乳头在他喷出来的
      热乎乎的气息中。在他的目光下尖尖翘翘地立着,变得越来越糙手。

      「……啊哦……啊……」温妮大声地呻吟起来,下面被男人的烫乎乎的肉棒
      贴着,已经潮乎乎地热起来了,穴口上的肉正在一阵阵地收缩,她知道那里已经
      开始分泌出渴望的爱液了,欲望的魔鬼已经把俘虏了她,「……噢……求你了…
      …我要!」温妮的手指紧紧攥住床单,娇声向他恳求。

      乐阳含住了一只勃起的乳头,用牙齿轻轻地咬噬着,不断地用舌尖点着乳尖,
      引得女人一阵阵地颤抖,另一只手是用力地捏住剩下的那只乳房,往上慢慢地拉
      扯着提起来,提到高处又撒手放下来,任由它在他的脸颊旁晃荡。

      「啊……求求你……啊呜……停停……」温妮扳着他的头呜咽着,企图让他
      的头离开乳房,她快承受不了这样的蹂躏来了,双腿因为紧张而僵硬地蜷曲起来,
      每一根神经上都在男人的舌尖上震颤,就快震颤着化为碎片了。

      「宝贝儿……放松点,快了快了!」乐阳放弃了乳房,他重新找到了那些时
      光使用的这个称呼——宝贝儿,如此陌生而又如此亲切。他把嘴唇堵住女人的呜
      咽,把舌头探到里面去,温柔地在里面翻搅,呜咽声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呜呜」
      声了……一直吻到温妮的「呜呜」声渐渐小了,最后只剩下鼻孔在呼哧哧的冒着
      粗气的时候,乐阳才把宽大的手掌沿着腰际的曲线滑到髋骨上,在那里停留了一
      会儿,才在两腿间跪起来,手指从蕾丝内裤的边上滑了进去,整只手掌覆在软乎
      乎的柔软上揉弄,不大一会儿,手心就被那道温热的湿漉漉的缝隙给濡湿了。

      「……啊……」温妮喊了一声,男人手上一个指头陷在了湿漉漉的缝隙里面,
      还不等她回过神来,手指就已经没入了暖烘烘的洞穴之中,进进出出地抽动起来,
      温妮开始闭着眼睛欢快地呻吟起来,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都流这么多水了啊!」乐阳把手指从肉穴中抽出来,坐起来把女人的腿蜷
      起来,把蕾丝内裤脱了下来扔在床下,然后在床上站起来,把自己的平角裤也脱
      掉了,粗大的肉棒,鸡蛋般大小的鲜红蘑菇头在晨曦中蹦了出来。「宝贝儿,你
      要温柔,还是……」他跪在温妮的双腿间,手握着雄赳赳的南傍国问。

      一声「宝贝儿」,仿佛把温妮拉回了少女时代,听着是如此的悦耳,她张开
      眼来看乐阳,可是在她身上的已经不在是那时的乐阳的,不在是那个冲动莽撞生
      龙活虎的小伙子了,他的嘴角隐隐地浮现出了隐忍的纹道。

      【待续】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