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人妻公寓之城中村纪事】(1—3)作者:lakerktt』
        作者:lakerktt
      字数:5453

      (一)巧遇

      首先给大家普及个概念,什么叫城中村。

      城中村恐怕是我国内陆城市特有一个区域概念。

      城中村本是地处城市边缘,也就是近郊的乡村,由於城市化进程的飞速发展
      而导致的结果,在一段时期内,我国各个方面的进展都得用「飞速」

      这个词来形容。

      由於城区规模的迅速扩大,一些城边的村子被划分到城区规划内,「被」

      这个词在那段时期也是高频出现.

      这些被划分到城区的村子的土地一般有两部分构成:耕种用和自有宅基地,
      后者较前者农民所分到的补偿不能用一个等级来区分,往往会是前者的好几倍,
      并且在当时有个政策,你宅基地里有几间房,将来盖了新商品房,就分你家几套,
      一时之间,村里家家户户是闭门造物,有的则充分利用纵向体积建起了小三楼、
      小四楼,甚至是小高层。

      但是如此一来,开发商可拆不动了,舍不得拿那么多钱来给这些额外的支出。

      这些城中村不同於单个的钉子户,他们以生产关系为契约,好,你不拆了,
      那我就不动了,你要城市化,那绕着我建吧,城中村由此而形成。

      本文就在於描写城中村下的人生百态.

      下面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孙晓伟,今年三十岁,已婚,尚未生育,在一家重
      型设备制造公司做业务员.

      干我们这一行,少不了出差在外的,十天半月不在家也是常有的事。

      今天公司派我去省会联络业务,晚上和客人联络完感情后,自然就不回家了。

      在我印象里,妻子的一个表妹小琴两年前似乎是嫁到这里来了,说起这个表
      妹来呀,啧啧,应该算是妻子所有妹妹中的佼佼者吧,我认为若妻子属於大家闺
      秀型的,而小琴就有点带野性的那种,给予男人一种强烈的征服欲。

      小琴89年出生,是八零后的尾巴,九零后的先头,着装打扮偏九零后,但
      性格上又带有一丝倔强,属於迷失的一代人,没有自己的理想,活成什么样就什
      么样,把生活中的一切归咎於命运的安排,找对象基本看颜值。

      当时找了个省会边上的一个村子。

      想到这里我叫了个车直奔南部郊区.

      到了郊区,我才发现当时的村子,已经变成了城中村。

      在村里转了一圈,根本看不出原先的样子,无奈之下我拨通了小琴的电话,
      却提示已停机,许久不联系,可能是换号了吧。

      四周看看,也没有回市中心的车了,既来之则安之,就随便找个住宿吧。

      我走到一家日租房旅馆,名字叫琴怡旅馆,大概是名字里带琴吧,我选择了
      这家。

      进了大厅,说是大厅,其实就是原来住户的客厅,这家旅馆像周围的其他旅
      馆一样,是在宅基地的基础上,增建的六层楼,一楼是接待厅加老板一家的客卧
      厅,二楼往上全部都是日租房,又想到了小琴,小琴在这里也许也当包租婆呢吧,
      那倒是符合时下大多数女孩的愿望了,不用很辛苦,在家里歇着就可以挣上前了。

      大厅连接二楼楼梯的地方,有一个吧台,里面坐着一位五十岁上下的大妈。

      「住宿?单身?一晚上60,带卫生间的80。」

      大妈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玩手机里的消消乐,问我。

      「哦,那来80的吧。」

      我回答道。

      「押金100。哦,对了,要服务么?要服务的线; 这是房卡和
      毛巾。」

      大妈这次连头都懒得擡了。

      我交了押金,领取了毛巾,上了楼。

      房间号是302,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住户都已经休息了。

      进了房间,这是一个字形的格局,狭窄的走廊通向略显拥挤的卧室,走廊的
      右手边是卫生间,卧室的拐角处摆了台电脑,电脑对面沿着窗户的下方是一张小
      茶几和一把椅子,中间是张单人大床,床头有展台灯,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了,
      这就是所谓的胶囊公寓了吧。

      放下东西,我在纠结要不要给门留缝.

      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除了偶尔陪客户时逢场作戏外,一般不好这口,
      再说这村里能有什么好货色,话说回来,也许乡下能给人与众不同的感觉也说不
      定呀,嘿嘿。

      稍作休息,我坐在茶几旁的椅子上,静静得等待服务的到来。

      没过多久,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

      「老板,休息了么?我可以进来么?」

      声音脆生生地,感觉好年轻的样子,脑子里幻想白虎幼齿在自己身子下婉转
      娇鸣,太邪恶了。

      「唔,进来吧,」

      我故意坐在暗处,想先看看成色,再做决定,「你在门口把衣服脱了,再走
      过来。」

      没有回答,只听见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估摸着没穿太多吧,三两下就完了,
      走了进来。

      我低头从下看起,脚上蹬着一双黑色高跟鞋,修长的美腿上没有一次赘肉,
      皮肤白皙,下体处修剪得体的阴毛,透露出诱人的神秘,跟着是平滑的小腹,纤
      细的柳腰,当下朋友圈里流行的反手摸肚脐,我想是难不住这位美女吧,一对乳
      房挺拔翘立。

      直到脸庞,天哪,虽然较几年前,多了些成熟和娇媚,可我还是一眼认出来。

      「小琴!」

      我失声叫到。

      「姐夫!」

      美女几乎也同时开口。

      (二)小琴的自述我依然坐在椅子上,此时小琴蜷缩在单人床上,身上也穿
      回了自己的低胸吊带,从我这里望过去,能看见大半个乳房,但现在我只能咽咽
      口水了。

      下面是小琴的自述,为了方便记叙,这里改为她的第一人称.

      那年我不顾你们让我多考虑考虑,径直嫁给了高正(表妹夫),是的,我看
      上他就是因为他长得帅气,又带点坏坏的感觉,女孩子不都喜欢这样的么?然后
      蜜月还没结束,我就从邻里听到了一些关於小高的风言风语,对於这些我也不置
      可否,既然已经嫁过来,就该容忍他的一切,我自己做得好,他自会回家,回到
      我的身边的。

      可后来我发现他绝不止在外沾花惹草那么简单。

      那是一个夏日的夜晚,小高的同村表弟来家里做客,他们二人喝了很多酒,
      我看一时半会还结束不了,就先回房间休息。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上了床,我以为是老公,没多想。

      一会儿一只手伸到了我两腿之间,用中指扣弄我的下体,小高有日子没和我
      做爱了,没扣两下,我下面就咕咕冒水了。

      另一只手撩起睡衣掀过我的头顶,遮挡住我的双眼,摸索我的乳房,并用手
      指捏我的乳头,我不禁呻吟了两声,心里盼望着他快点插进来。

      可插进来时,我脑子一翁,这绝对不是小高的鸡巴,比他粗,比他硬,会是
      谁呢,是小高的表弟么,虽然我心里想反抗,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了,只想要大
      鸡巴一直插在我的阴道里.

      然后大鸡巴开始缓缓抽动起来,并且很有技巧的采用九浅一深的插法,插了
      几十下,我感觉下面像绝了堤似的,淫水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很快就湿了
      一大片。

      当时我只想插得再深一点,顶到我的子宫里去,我尝试环手去拥抱他,可每
      次刚抱住,就被那人粗暴的掐住脖子按在床上,我感到有点委屈,又有点屈辱,
      但下面收缩得更厉害了,我似乎渴望对方这样淩辱我。

      那人用手把我的两条腿弯曲在我胸口,我知道这样的逼会更加突起,会插得
      更深,深到每次鸡巴顶到底时,龟头几乎要插到我的子宫口了,每次鸡巴都完全
      拔出去,小腹再重重的落下,鸡巴贯穿我的身体,阴囊拍打我的屁股。

      我想这么大的动作,小高在哪呢,他是喝醉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终於对方射精了,我感到一股股浓稠的滚烫的液体打在了我的花心上,我也
      到了,比以往和小高做到的要高要持久,我的身体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阳面朝
      上,双腿无力地弯在身体两侧,一只手伸到嘴里,睡衣已经揉成围脖一样。

      「吱呀」

      一声,房门再次打开,「啪」

      房间的灯亮了起来,我微微睁开眼,看见进来的是老公,他的脸上闪现着我
      看不懂的表情,但我可以肯定他不是怒不可遏的样子,坐在我身旁果然是老公的
      表弟小高,他刚刚射完精的鸡巴上竟仍保持着挺立的状态.

      看着我一脸既担忧又迷茫的表情,老公竟说了句让我更加不解的话:「怎么
      样?泄火了吧?早点回家休息吧,小翠还等你呢!」

      小翠是表弟的老婆,怀孕半年多了。

      难道是老公安排一切,为了让我为因为老婆怀孕不能做爱的表弟泻火?可这
      不是给他带绿帽子了么?表弟走的时候,还做了个让我大跌眼镜的事情,他从兜
      里掏了一沓红票给了老公,「嫂子辛苦半天了,这是应该的!」

      老公居然也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后来他给我解释说,这是为了表弟一家夫妻和谐,这是有利於全家团结的事
      情,再说我也爽到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真想抽他个大嘴巴子,可是我却打不出手,我当时气
      得想要回娘家,可又觉得自己也有问题,和小叔子睡一块了,要是回了娘家,让
      周围人知道了,父母肯定擡不起头,我又想一死了之,可我压根没那勇气,也许
      这就是我的命吧。

      小高在家里陪了我几天,我也觉得这事挺对不住他的,也渐渐原谅了他。

      他看没事了,就又和楼下网吧的女网管搞到了一起,我也没什么办法。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小琴啊,最近咱家旅馆生意不太好啊。」

      其实,旅馆的经营这块我一只没参与,收银和打扫卫生都雇了人,我从来没
      有过问过.

      「其实呢,不是来夜宿的人少了,是他们都去了隔壁。因为呀,隔壁有特殊
      服务。」

      他说完这句看了看我。

      我们的旅馆分两种客人,一种是长期的,一种是像我这样短租的,住的时间
      越短,收费越高。

      「一些单身的男性顾客,大多会选择隔壁。我悄悄去了几次,原来隔壁阿发
      家的老婆晚上兼差做小姐,自己的老婆出来卖,真是一本万利呀!」

      他居然去找小姐,还是隔壁阿发的老婆,他老婆生了三个孩子了,我突然觉
      得好嫉妒,我有哪点比她差的啊,他后面的话我都听不太进去了。

      「老婆,你说,咱们也搞这种服务吧?」

      他自打结婚后头一回用恳求的眼神看我。

      「我可不去做小姐,谁爱做谁做!」

      听他这样问,我真生气了,把我当什么人看待了。

      「切,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货色啊,还当自己是贞洁烈妇呢,小傑(老公的表
      弟)那天告我说你水有多少,腰扭得多厉害,还叫喊着别停别停呢!」

      老公把那天的事情翻出来,我也觉得自己当时的表现实在太不像话了,也不
      敢还嘴。

      老公看我不吭声,摆了摆手,「要么你来做,要么就滚回你家去,在这干吃
      不做!」

      这话说到了我的软肋上,我急忙抓住他的手,「老公,不要啊,我做,我做
      就是了。」

      眼泪也掉了下来。

      老公看我答应了,象征性的抱了下我。

      就转身离开了,丢下我一个人楞楞的坐在那里.

      (三)我和小琴的对话听小琴自述的半中间,我俩已经不是她刚来时的姿势
      了。

      小琴一丝不挂地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的右臂环绕着她健美的腰,右手搭在她
      的大腿根处,左手托着她一只乳房;小琴也非常乖巧的把我早就硬了半天的鸡巴
      从裤子里解放出来,上下套弄着。

      哪个姐夫不垂涎自己的小姨子呢?「那你第一次接了什么样的客人?」

      我问小琴。

      「和你的工作差不多,也是个跑业务的,五十多岁的个老头,乍看上去是个
      老实人,哼,结果,男人一个比一个色急!」

      小琴娇嗔地回答。

      听到小琴第一次出卖给一个老头,我心里还有点莫名的醋意。

      想到几年前刚见到小琴时,她才大学毕业,听我媳妇介绍我时,不屑得看了
      看我,就掉头离开了。

      如今小琴却一丝不挂的坐在我怀里,任我上下其手。

      我手上加了把劲,似乎弄疼了她,她也非常有职业素养的,没有责怪我。

      「那天晚上,我略微画了个淡妆在大厅坐着,那个客人一手提个公文包,风
      尘仆仆的走进来,一边办入住手续一边贼头贼脑的在我身上瞄了几眼,我最瞧不
      起这种男人了。那会小高也在,一口一个老板娘叫得很甜,但我知道那只是想让
      来住宿的客人知道我是他老婆。」

      小琴恨恨得说.

      我原先托着乳房的手转移到下面,用手指摸索小琴的下体,分开她的阴唇,
      拨弄阴蒂。

      小琴不由自主地闭着眼呻吟起来。

      「但总归是第一次,我还很不好意思,老公朝我使个眼色,示意我跟那个客
      人上楼。大厅里就我和老公还有吧台里雇的钟点大妈。我咬了咬牙,知道总归用
      个开始,没准那个客人不要我的服务呢。」

      拨弄了会阴蒂,小琴里面就已经湿湿的了,我伸出一根手指头插进她的阴道,
      缓缓的抽动。

      「那老头上了你没?讲仔细点,不要漏掉什么啊。」

      「你变态啊。」

      小琴笑骂道,「我上了楼,找到那人开的房间,敲了敲门,过了片刻,门开
      了个小缝,露出老头的脸问我有什么事。我问他要不要服务,他倒是蛮胆小的,
      连忙摆手,可能知道我是老板娘,担心有什么陷阱,不敢轻易应承吧。」

      「那你怎么办?」

      我抽出手指,停下手中的活问道。

      下体抽空后,小琴赶忙握住我的手指,由於慌忙,一下子握住了三根,焦急
      的说,「不要停,继续啊」

      我换成三根手指插入她的小逼里,顿时充得满满的。

      「我带点报复的语气说,是我老公让我来的,他喜欢别人给他带绿帽子。这
      么突然老头呆了一呆,好像明白了什么,随后脸上堆砌了那种得意的笑容,把我
      拽进了房间. 刚进房间,他就扑了上来,满是烟熏味的嘴凑到我脸上开始乱啃,
      耳边、脖子上、脸上,到处留下他的齿印,可能他很久没有碰女人了吧。」

      想到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把小琴按到墙上胡乱啃抱,我把小琴放倒在床上,
      裤子只脱到一半,扶着龟头在她小逼前蹭,想插进去。

      脸凑到她身上,用嘴叼她的乳头.

      「啊,啊,快进来,快进来呀,好想要,姐夫的大鸡巴。」

      小琴浪叫着。

      「那天老头比你还着急呢,连我的裙子都没脱,把我面朝墙摁着,把丁字裤
      拨到一年,在我的小逼上抹了点唾沫,就往里插,疼死我了,卖逼和平常做爱一
      点也不一样,他一边插一边还用手拧我的屁股,骂我是个荡妇. 奇怪,听他这样
      骂我一点也不感到生气,反倒有种爽快的感觉. 」

      话没说完,我的鸡巴已经整个进去了,开始大力抽插起来,她也顾不上讲述
      了,开始专心扭腰应对我,我俩激烈的拥吻在一起。

      可能前面的内容太刺激我了,没过一会我就射了。

      射完后,我仰面躺在床上,小琴在我身边喘着气,「姐夫,歇会,一会我给
      你吹起来,今晚我要题姐姐好好照顾你,嘻嘻。」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