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爱的奉献】(第一章)作者:seselangnv』
        作者:seselangnv
      字数:10242


      第一章、帮助小叔解除悲伤痛苦

      世事难料。一天,突然从老公口中得知小叔媳妇得了癌症。

      自此小叔媳妇(后面就简称「弟媳」吧)的病情成了我们夫妻的长谈话题,
      即为这个弟媳感到难过,又为小叔惋惜。这是怎么了?婆婆就是因患癌症去世的,
      怎么弟媳也得了癌症呢?真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癌症——世界人类不治之症,谁也没办法。我们只能隔三差五的给小叔打电
      话询问病情以示关心(一是因对弟媳隐瞒病情,二是怕勾起弟媳的悲痛,女人总
      是比较脆弱的,所以多是给小叔打电话)。

      一天下午,意外的接到弟媳打来的电话,弟媳有气无力的对我说:「三嫂,
      我是张艳,我病了快半年了,尽管你兄弟和你侄子不跟我说,但我也能猜到我得
      的是什么病,我觉的我没几天活的了。」

      我一听赶紧打断她的话,说:「张艳,别瞎说,慢慢地会好起来的。」

      「三嫂,你别插话,先让我说完,我明白你们的好意,但我知道我自己的情
      况,我现在说话都困难了,估计已时日不多了。我们的公公婆婆早已没了,三嫂
      你是我们妯娌中最好的人,你的心地最善良,三哥也最重兄弟情义,现在,能给
      他安慰的只有你了,我很爱他,我本想陪伴他走完一生,没想到就要离他而去了,
      我走后,剩下他一人,孤孤零零的好可怜,我好心痛……」说到这她哽咽着说不
      下去了。

      我强忍着心中酸楚和与夺眶而出的泪水安慰着她说:「张艳别瞎说,你会好
      的。」我知道我的安慰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我真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安慰她。

      稍停了一会儿,弟媳微弱的话语再度传递了过来:「三嫂,我不多说了,我
      最心爱的人就托付给你了,替我多安慰他,多照顾他,答应我……」弟媳又难过
      得说不下去了。

      我赶紧说:「好,张艳,我答应你,一定好好照顾他,你放心吧。」

      「你是我最信赖的人了,谢谢!」

      在我正想安慰她几句时,她挂断了电话。我好难过,我哭了很长时间。

      老公下班回家后,我流着泪把弟媳的电话内容述说了一遍。老公也难过的落
      了泪。

      三天后的傍晚得知弟媳去世的消息,我们让儿子坐飞机去了xx市,帮助小
      叔和侄子料理了弟媳的后事,劝说着小叔在儿子伴随下来到了我们家。老公特意
      请了三天假相陪,以缓解小叔丧妻之痛。

      我的家地处新发展的小城市,虽然近几年发展很快,但也还是有些微农村的
      影子,比如我们的这个小区名字就是××村,而且多多少少的有一点菜地,为了
      让他没时间想弟媳的事,就拉着他到我们那有2分大的小菜园看我们种的各种蔬
      菜,拉着小叔帮我们翻地种植。小叔是个勤快人,很爱干活,身体也好,我们原
      本打算让老公休2天班翻的地,他半天就翻完了。我又让老公和儿子专门陪伴着
      小叔游览了我们这个小城市。

      很快没别的活可干了。

      第三天,在家中,我们劝解、安慰着小叔,小叔只是低着头闷闷的坐着,一
      句话不说。我们知道,劝人劝不了心,只能让时间慢慢的抚平他内心的伤痛。

      三天假很快就过完了,老公和孩子们也要上班了。

      晚上睡觉时我小声和老公说着小叔的事:「你们明天走的走,上班的上班,
      就剩下他自己了,他会不会又想弟妹啊?哎,死了的人好说,一合眼完了,活着
      的人才难啊!何况他才40来岁,虽有儿子儿媳,但到晚上却是一个人睡,孤孤
      单单的怎么办啊?」

      老公也苦闷的说:「是啊,不行再给他找一个吧。就是不知道孩子们同不同
      意?」

      「我以后有时间和孩子们说说,让他爸找个伴,他们也省心。」

      老公符合道:「怎么着也得给四弟找一个,不然真不是个事。」

      我想着小叔的事幽幽地说:「哎,男的要先死了剩下女的还好说点儿,女的
      死了剩下男的就难过啊,我要是先死了,你就找一个。」

      老公也黯然地说:「别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剩下一个都不好过,我要先死了
      你也得找一个。」

      我取笑老公说:「我要找一个,你还不又恼又酸的从棺材里爬出来啊?」

      老公回道:「你老公是那么没度量的人吗?要不你现在找一个,看看我恼不
      恼酸不酸。」

      我沉默了一会儿,回转话题说:「今晚那间屋中只剩四弟一人了,他会不会
      又想弟妹?」

      「那是肯定的。」

      「哎,一直是夫妻相伴,突然一人独守空房,多孤单难熬啊!尤其是看到他
      独处时那痛苦发呆的样子,真让人难受。」我幽幽地说。

      老公不说话,沉默着。

      我扭头看着老公问:「睡着了?」

      「没有。」

      「那怎么不说话了,想什么呢?」

      老公突然问我:「你觉得四弟可怜么?」

      「当然可怜了。」

      「那你觉得心疼么?」

      「当然心疼了。」

      「那你过去安慰安慰他行么?」

      「白天安慰了一下午了,再安慰也是那几句话了,管用么?」

      「我说的不是只用话安慰?」

      「那怎么安慰?」

      「我说的是你用身心安慰。」

      「身心安慰?」我愣了一下,旋即似乎明白了老公话里的意思,我一下红了
      脸。但我仍然装傻,看看老公到底想要胡说些什么?

      老公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说:「就是用你的身体给他安慰,用心给他爱。」

      终于说白了,我咬牙给了老公一拳。老公「哎呀」一声,不出气了。吓坏了
      我。因为我这随手一拳,正好砸到了老公的胸口上。我起身惊恐的看着老公,一
      时不知所措。好一会儿老公缓上了一口气,有些生气的对我说:「你想谋杀亲夫
      啊?」

      看到老公难受的样子,我心疼的小声回道:「谁让你没正经,胡说八道。」

      老公一边慢慢的揉着胸口一边说:「我没胡说八道,我是实心实意的为四弟
      和你着想的。」

      「说你为你弟弟着想还差不多,是为我着想么?当我是鸡啊?」

      「别说那么难听好不好?你忘了我们原先讨论过的话题了吗?我心中最在意
      的就是你,你和我结婚二十多年了,你只与我进行过性爱,你从未尝试过和其他
      男人做爱是什么滋味,原先和你谈这事,你也曾动过心的呀,只是由于这样那样
      的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你正好实践一下,即能让四
      弟从痛苦漩涡中转移出来,也能让我们多年的意愿得以实现,这是一个两全其美
      的好事啊。」

      老公的话,让我想起几年前,被我诈出老公招小姐一事,老公为了哄我,多
      次引诱我,做我的工作,让我尝试和别的男人做爱之事。

      记得那时:

      老公原是国有单位的一个科长,受高薪诱惑辞职进入一家私企工作,由于工
      作能力非常强,很快就成为这家私企的副总,经常出差做业务,那几年特别流行
      客户之间为了业务进行色情贿赂。对此,我十分不放心。一次,我通过诱供的方
      式,老公招出曾有几次客户给他招小姐的事,但只有头一次真做了,那一次客户
      说是让小姐做泰式按摩。老公也没进行过泰式按摩,看到电视剧中像是有这样的
      镜头,就决定试试。房间中确有那种按摩床,上方还有像双杠似得架子。小姐来
      了,听说话像是当地人,感觉长得还可以,年轻漂亮,约有20多岁。老公说绝
      对是个结了婚的少妇。老公问:「怎么按摩呀?」,小姐让老公趴在床上,象征
      性的在背上轻轻的捏吧了几下,老公问这是泰式按摩吗?没成想小姐直言说不会
      按摩就会打炮,老公虽没玩过小姐,但也隐约的明白打炮的意思。老公说那一次
      也是脑袋进水,想尝试一下和别的女人做是不是和老婆有不一样的感觉。想尝鲜,
      又怕小姐有性病,傻的还检查了小姐的下面,看着还干净,不像有病的,小姐的
      外阴黑乎乎的,的确和老婆的不一样,小阴唇很大。里面是不是也不同呢?带着
      这种好奇心理,决定试一试。进入后,感觉空荡荡的,而且一点儿也不滑润,倒
      像书上说的老妇的,比老婆的差远了。而且那次他自己感觉像做贼,总怕被警察
      逮住,惶惶的,很不安,差点半途蔫了。老公决定速战速决,结果才十来分钟就
      交了差,完了事后疑心疑鬼的,总觉得龟头发痒,心中害怕,赶紧进入浴室进行
      了仔细冲洗才算作罢。

      老公说:「招小姐绝对不是享受而是折磨,心理上——怕得性病,精神上—
      —怕别人知道。后悔死了,别说担惊害怕,就是那感觉也远不及和自己媳妇的舒
      服。所以决定从此再也不招小姐。」以后几次客户招小姐,老公都是为了不扫大
      家的兴,私下对小姐说老婆厉害,上面有老婆做的记号,每晚都要检查,老婆发
      现了可是不得了。所以不真做,只是逢场作戏而已。那次听着老公心有余悸的述
      说,我不但没生气,反而笑的差点叉了气,就这么个胆儿,还玩小姐啊?

      后来老公带我上网,浏览黄网,知道了什么换妻呀,什么淫妻呀,什么3p
      的视频,小说这类东西,慢慢引诱着我接受色情事物,做爱时学着网上的情形说
      给我找大jj的帅哥一起和我做,我也感觉很刺激,自己会被带入让别的男人大
      鸡鸡插入的幻想情形,我会很快进入高潮。色情小说、影视看多了,对人的影响
      还是很大的。比如:我老公原先见了别的男人说些挑逗我的话或是动作,他就吃
      醋,自从看多了淫妻的文章小说后,他的想法变了,总说想给我找个壮男和我做,
      说是想看我被其他男人弄的我死去活来的淫荡情形。我也从开始坚决抵制反对他
      这种想法,到慢慢的感觉内心深处的淫荡欲望开始复苏抬头,有了接受老公给我
      找男人的想法。所以说,人是经不住诱惑的。

      丈夫还真的在网上给我物色过单男,结果我对老公找到人总爱拿老公进行比
      较,老公虽不算高大英俊,下面的那话儿也属于一般大众化的,但聪慧机敏,知
      道爱护呵护我,所以多数觉得还不及老公。比老公好的,老公怕我被拐跑了,不
      放心。好不容易我和老公都认可了,临见面时我又反悔打了退堂鼓。老公问我为
      什么会这样?我说:万一暴露了,被别人知晓还怎么活呀?所以至今没成功。

      这时老公推了我一下,说:「想什么呢?和你说话你听没听?」

      我赶紧收回思绪,问:「哦,你说什么了?」

      老公又说:「俗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四弟是自己的亲弟弟,自己人,
      绝对没病,也不会对外人泄密,安全,方便,隐秘性高,大家也都放心,三全齐
      美的事,多好啊。」

      看着老公认真急切的样子,我又找理由说:「我和四弟那样那不是乱伦吗?」

      老公搂住我说:「别听孔老二那套封建说教,我和四弟有血缘关系,你又没
      有,怎么会是乱伦呢?就算是乱伦,你不说我不说,四弟肯定也不会说,谁会知
      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这事即隐秘有安全,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成功了
      有赏。」

      我不明所以的傻问:「怎么赏?」

      老公神秘的说:「别问了,到时你自然会知道的。」

      我又忧虑的说:「我都快是40岁的人了,谁会喜欢一个老婆子啊?而且还
      是个胖婆子。」

      老公笑了笑,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你脸盘不错,皮肤白而细腻,环肥
      燕瘦,你还是蛮有吸引力的。尤其是你的下面非常出色。要相信自己。」

      我感觉到老公无私的爱,我感动了,我紧紧的搂住老公吻在了老公的嘴上,
      我的激情燃烧了起来,我想索爱,老公婉言拒止道:「我们今晚不做了,你养足
      精神好好安慰四弟吧。祝你马到功成心想事成!睡吧。」

      我能睡的着吗?脑海中不断的胡思乱想着。不过老公的话还是给了我一点儿
      底气。我一米六五的身高,皮肤诚如老公说的:白且细腻,生过小孩,肚子上却
      没有妊娠纹,虽然有点儿发福了,但并不显臃肿,自己不敢说自己美,倒是别人
      总赞我美,或许真如老公说的算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么?又想起小叔子,四小叔
      比老公小两岁,与我同岁,人长得比老公帅,身体也比老公健壮,没老公聪慧,
      但比老公朴实,倒是很招人喜欢。

      但怎么和小叔说呢?小叔会同意吗?我如果主动示爱会不会被四弟看不起?
      如果小叔愿意和我做会是什么感觉?一想起小叔趴在我的身上把硬挺的阴茎插入
      我的体内,下面不由的一阵搐缩酥痒,流出了淫水。我是不是生性就很淫荡啊?
      瞬间我觉得很羞愧。但想着老公的话,我又试图说服自己:「我是在帮小叔缓解
      痛苦,老公说过性爱是消除痛苦的最佳良药,当初婆婆去世时,极为孝顺的老公
      深陷痛苦的漩涡时,就是我用性爱把老公从痛苦的漩涡中慢慢解脱出来的。所以
      我这么做应该不算是淫荡行为吧?」

      就这样,在翻来覆去中过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当我听到老公上班告别的话语我才惊醒,已经是清晨七点半了,我慌慌张张
      的要起床,老公按住我是说:「昨晚你没睡好,多睡会儿吧,我给你们锁好门。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主动些,让四弟摆脱痛苦,给他全新的生活向往。」

      我躺在床上,想着老公上班前的叮嘱,思绪很乱,怎么安慰小叔?苍白的宽
      心话已经说了几遍了,几乎没有效果,用性爱或许是能改变小叔哀伤痛苦的唯一
      可行之策。使用这一策略,那肯定我要采取主动,可是,小叔会不会接受这种方
      式呢?万一被小叔拒绝,那不羞死人啊?今后还怎么面对小叔。一想到被拒,我
      即羞又怕。又想,也许没这么糟吧?为了帮他,要不豁出去试一试?可怎么开口
      呢?静静的思考了一会儿,理了一下思绪,本着走的那步算哪步吧,行,皆大欢
      喜,不行,也算尽了力。

      深吸一口气,用一种豁出去的劲头,穿着睡衣走进四弟睡觉的卧室,小叔已
      经醒了,只是拥被坐着发呆。一块就知道他昨晚肯定在思念弟媳没睡好。见我进
      入,叫了声「三嫂」就没话了。

      我走到四弟身边,问:「是不是又想张艳了?别老想了,人死不能复生,俗
      话说的好:」活人想死人,好比傻狗赶飞群。『没用的。你要振作起来重新生活。


      小叔的眼圈红了。我的心一下软了,一种母性柔情使我不由自主的搂住了小
      叔柔柔的说:「心里难过,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着,憋着会憋坏身体的。」

      也许是家中没别人了,小叔在我怀里真的哽咽着哭了起来。是啊,在自己家
      有儿子儿媳在,挺着不能哭,在我家当着哥哥和侄子不能哭。思念爱人的痛苦撕
      扯着内心,可能只有嫂子的胸怀上才敢释放出来。

      我没有说话,只是像拍婴儿那样轻轻的拍着小叔的后背。是的,再坚强的男
      人也有脆弱的时候,这时是需要爱心呵护的。

      小叔在我的怀里哭了一会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离开了我的怀抱抬起了
      头。看着我的胸前,发觉上面不但有泪水还有点儿清鼻涕,就不好意思的用手去
      擦,由于只穿着睡衣,那片泪迹正好在我的乳上,擦了两下碰到了我硬了起来的
      乳头,我的乳头是非常敏感的,小叔连擦了两下,乳头觉得一阵酥痒,我忍不住
      哼了一声,小叔也惊愕的把手停在了半空。我见状赶紧遮掩着说:「没事,别擦
      了。」

      为了化解这尴尬,我没话找话的问:「心里觉得豁亮些了吗?」小叔点了点
      头。

      我坐着床边,又轻轻揽住他,怜惜的吻了吻他的额头梦魇般的自语着:「让
      我来接替弟妹延续对你的爱吧。」我舔掉了他脸上的泪痕,接着轻轻吻向了他的
      嘴唇,用舌头试着顶开探寻他的舌头,小叔开始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慢
      慢的也搂住我回应着……,我们慢慢的倒在了床上……

      我感觉到了小叔身体的变化,我心里有些突突直跳,害怕?兴奋?也许都有
      吧?用有些发抖的手试探着悄悄的握住了他那挺立起来的阴茎,耳红心跳的轻声
      问他:「想要么?」

      小叔「嗯」了一声,却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推开我惊恐的说:「我不能,
      你是我亲嫂子,我不能对不起我三哥。」

      听了这话,我心中也是一阵慌乱,镇静了一下才对小叔说:「你没有对不住
      你三哥,因为我就是按照你三哥的嘱咐做的,是你三哥让我用身心来安慰你的。」

      「我们这样做合适吗?三哥会同意我们这样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这么做,确实是你三哥的意见,而且我也愿意,只要能
      使你摆脱痛苦,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别有任何顾虑。你不做反而辜负了你三哥
      的一番心意。除非你嫌我老,看不上我。」

      「不,不是看不上你,你不老,你既年轻有漂亮,你是我们家媳妇中最漂亮
      的,如果说你不漂亮,那就没漂亮人了。其实,我,我不是不想,只是,只是我
      怕这么做了对不起三哥。」

      「傻弟弟,放心吧,这真是你三哥的意思。」

      「可能吗?谁愿意让自己的媳妇去伺候别的男人?」小叔疑虑的自语着。

      「这真是你三哥让我这么做的,你三哥很疼爱你,他看你总思念弟妹,闷闷
      不乐的痛苦样子,他心里很心疼,我也很心疼,希望你赶紧好起来,所以我才主
      动来找你的。」

      「三哥三嫂真好,我怎么报答你们啊。」

      「听话,快点儿好起来就是报答。」我说着,又再次试着搂住他亲吻。也许
      是我的解释,劝说起来作用,打消了他的顾虑,没了心理压力,小叔开始回吻,
      搂住我手臂也越来越有力,他的下面再度抬头挺立起来。我伸手轻轻的握住了它,
      「噢」还真不小,感觉比老公的长了有一寸,而且也粗些,火热火热的。小叔的
      一只手也犹豫着伸到我的睡衣内握住了我的一个乳房揉了起来。

      我的身体也开始发热,一边和小叔亲吻着,一边胡乱的脱掉小叔的内衣,小
      叔也脱掉了我的睡衣,一起钻进了被窝中,赤身相偎,相互抚摸着亲吻着,燃烧
      着对方的激情。

      小叔爬到我的身上,用口舌吸吮着我的一个乳头,一只手揉捏着另一个。

      小叔在我身上的动作,很快我就被刺激的受不了了,下面流了很多水儿,痒
      的难受,我的手不由的握住小叔的火热怒涨的阴茎,引导到了我的阴道口上面。
      小叔可能也忍不住了,在我的引导下下身一挺,怒涨的阴茎一下就插入了我的阴
      道中,我们同时发出了「噢」的一声舒服的惊呼。小叔的阴茎确实比老公的长,
      一下就顶到了底,我的阴道底部被顶的有些痛,但涨痒的快感完全盖过了胀痛的
      感觉。

      小叔开始行动了,开始很温柔,慢慢的抽插,一下一下的,我的阴道膣肉随
      着粗大的茎体每一下抽插、摩擦,会产生很明显的是酥痒快感,随着小叔抽插动
      作力度加大加快,酥痒快感也在渐渐增强,加上小叔吸吮、揉捏乳头传来的麻痒
      的刺激,使我的忍不住呻吟起来。突然想起这是小叔在奸淫嫂子,一种怪怪的乱
      伦想法也同时刺激心中那根瘙痒的神经,三重感受像大海中的三重巨浪,汇集在
      一起瞬间形成海啸,盖向我的脑海,接着吞没了我的全身,脑海一阵空白,什么
      也不知道了。

      当我恢复意识时,看到小叔愣愣的看着我问:「三嫂,你没事吧?」

      「没事啊!怎么了?」

      「刚才,你嗷了一声就没气了,吓了我一跳。」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说:「可能是你太厉害了,我舒服的一下晕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啊!」小叔很高兴,像小孩受到了夸奖一样,高兴地更上劲了,
      抽插的力度更大,速度也更快,这样一来,没一分钟,大浪再次席卷,快感高潮
      再度将我淹没。如此周而复始,我在海浪中翻滚着。这期间,我不知经历了多少
      次高潮。直到小叔的怒涨硬挺的阴茎像重炮一般连连喷射,火箭弹似得精液射在
      阴道底部膣肉上,我再次被击晕。

      我再次从高潮晕迷中醒来,激动幸福的搂着小叔说:「你真棒,你让嫂子舒
      服死了,我从未像今天这样舒服过,你真是个优秀的男子汉。」

      小叔嘿嘿的傻笑着说:「嫂子才是最棒的,嫂子的下面很紧很润滑,而且还
      能像小嘴儿一样吸吮我的jj,那才叫舒服呢。」

      「是么?有你说的那么好吗?不会是哄嫂子高兴吧?」

      「真的,嫂子的里面真的非常美,紧紧的,热热的,滑滑的,皱褶很多,还
      不断的吸我。我从没有尝试过这么美的事,让人难忘。」

      「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是的,非常美,非常棒。这样我怕会上瘾的。」

      听小叔一再这样说,我觉得很有成就感,忘情的说:「如果你真喜欢,我可
      以天天给你。」

      小叔惊喜道:「真的,那我谢谢三嫂了。」

      看来性爱这个方法还真管用,我明显的感觉出了小叔心中的高兴和清松。稍
      许时日我想会把小叔从痛苦漩涡中解脱出来了。

      晚上,老公下班回家后,先问候了弟弟,我发觉小叔的脸有些红,说话也有
      些期期艾艾的不太自然。我也不好意思的接过老公脱下的外衣赶紧说:「你洗洗
      脸吃饭吧。」

      「好的,洗洗吃饭。」老公一边回应着我的话,一边向我投向问询的目光。
      我的脸立时羞得通红,为了掩饰窘状赶紧扭头奔向厨房。

      吃完晚饭后,坐在客厅,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和我们聊着天,老公可能发现
      我们的不自然,所以,多是说些单位的事情及网上趣闻,我和小叔只是回应些应
      付性的话。直至睡觉的时候。

      脱衣上床后,老公问我:「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

      「今天你和四弟的事啊。」

      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我从今晚的气氛中感觉到你们应该是有些进展的,只是不知道到了什么程
      度?你好好跟我说说行吗?」

      「总算达到了你的目的了。」我羞涩不安的说。

      「这么说你们已经上了床了?」

      「嗯」

      老公一下搂住了我,一边亲一边激动的说:「谢谢你,我的好老婆。」

      老公兴奋的摸着我的下面说:「好!老婆终于实现了突破,感觉怎么样?好
      吗?噢,你的下面流水了,看来还不错,是吗?」说着趴到身上急不可耐的把硬
      挺的阴茎插入了我那淫水泛滥的下体。

      老公连连催促我讲述与小叔做爱的情形。我羞涩的道:「怎么说呀,怪羞人
      的。」

      老公一边动作一边不停地问:「害什么羞啊,说说吗?四弟的粗吗?大吗?」

      「粗,比你的粗,比你的大。」

      「粗多少?大多少?」

      「粗一圈,大概长一寸吧?他用力插入时感觉像是穿过了子宫口一小节,顶
      到了底儿,反正感觉里面很涨、很痒。」在我羞涩的叙述中他的阴茎怒涨,加快
      了抽插速度,在老公发射时我们一起进入高潮。今晚我们都感到异常兴奋,那感
      觉真的和狼友们的H文小说中描写的一样。

      老公搂抱着我休息了一会儿,说:「你还是过去安慰一下四弟吧!」

      「还去呀?怪丢人的,我不去了。」

      「好媳妇了,去吧,趁热打铁,也好早点治好四弟的相思病。」

      我假意扭捏着,其实我下面早就开始酥痒流水了。

      「快去吧,别磨蹭了。」在老公的再次催促下,我才假装不情愿的下了床。

      进入小叔的卧室,到了小叔的床前,小叔轻轻的叫了声「三嫂!」

      「没睡那?还在想弟妹吗?」

      「没想她,在想你。」

      「想我?」

      「是想你。」

      「想我什么呀?」

      「想你的漂亮,想你的那里的美妙。」

      「呵呵,四弟学会嘴甜了,会恭维人了。」我一面说一面掀开小叔的被窝钻
      了进去。

      「想我,好啊,给你送来了。」

      小叔激动的一下就搂着了我,一边亲一边上下其手,又摸乳房又摸mm。本
      来我就带着淫欲来的,他这么上下其手的一阵乱摸,下面早就泛滥成灾了。小叔
      这时像个小色狼一样,扑到了我身上,分开我的双腿,扶着早已暴怒的阴茎一下
      插入了我的阴道中:「噢,真舒服,真美。」我也感受到阴道中的涨痒,引发着
      阴道一阵缩动。

      小叔下面没动,只是吸吮揉捏着我的乳房,感受着紧裹在阴茎上的膣肉收缩
      蠕动的美妙感觉。

      小叔终于忍不住了,开始行动了。

      我也被快感刺激的开始呻吟。

      小叔的抽插力度在加大,动作在加速,像烈马带动着我在草原奔驰,仿佛间
      我的身体像飞了起来,我的灵魂被疯狂奔驰的烈马带离了躯体,飞向了天空。

      当我灵魂归窍时,我才发现仍在床上,烈马仍在奔驰。

      经过几度的灵魂出窍的高潮感受后,我们都已是大汗淋漓了。我颤抖着,呻
      吟着,喘息着,相互紧搂着不肯分离。就这样感受在高潮快感的美好余韵,直到
      平息,进入梦乡。

      当我有了尿意醒来时,小叔还在我的身体上酣睡,我的两个小腿仍搭在小叔
      的腿弯上,看来性爱真把小叔思念媳妇的痛苦挤跑了。让我意外的是小叔的阴茎
      虽然不再那么坚硬,却仍然还留在我的阴道中,也许是我们紧搂结合的姿势造成
      的吧!看着小叔熟睡的样子真不忍心惊动他,可尿意让我不得不起来,于是我轻
      轻搂着他慢慢翻转,将自己脱离出来,当小叔的阴茎抽离我的阴道时,引起了阴
      道的又一阵酥痒缩动。

      解了小手,发现下面湿乎乎的连两个大腿都粘湿一片,怕惊醒小叔和老公,
      不敢去浴室清洗,只好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又悄悄的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甜
      蜜景象,再次进入梦乡。

      清晨我被乳头的一阵瘙痒弄醒,发现小叔又在挑逗我,硬挺的阴茎也顶在我
      的腿股上,我惊讶的问小叔:「你还想要啊?」

      「嗯,还想。」小叔不好意思的回答。

      「别累坏了啊!?」

      「没事的,嫂子,我们再来一次吧,不累。」

      「你要不觉得累,想要就来吧。」

      于是我好小叔再赴巫山共行云雨。

      再度云雨过后,小叔突然对我说:「坏了!」

      我立时惊问:「怎么了?」

      「我没戴避孕套,嫂子要怀孕了怎么办?」

      「哎呀,我也忘了,怎么办?」

      「一会儿赶紧到药店买紧急避孕药,还来得急吗?」

      「你昨天就没带,到现在已经超过24小时了,怕是来不及了吧?算了,爱
      怎么着吧,反正你们哥俩都做了,也分不出是谁的?有了就给你生一个。」

      「那怎么成?那叫儿子还是叫侄子,那不乱套吗?这可怎么办呀?」

      我看着小叔认真着急的天真样子,忍不住扑哧笑了:「傻弟弟,我逗你玩儿
      的,我早就采取措施了,不然我可不敢让你这么做,你以为我真变态呀,我还是
      有底线的,和你玩玩痛快痛快行,但绝不能生孩子,和你生了孩子可就成了地道
      的乱伦了。」

      「吓死我了!不行我还是买盒避孕套吧,那样更保险些。」

      「要不我们别再做了?这样最保险。」

      「可我自从和嫂子做过后,那种感觉让我再忍怕是忍不住了。」

      「我不喜欢带套,带套如同隔靴搔痒似得,感觉不强烈。」

      「那我就控制着点儿,不射在里面了。」

      「别,我喜欢射在里面的感觉。你放心吧,不会怀孕的。」

      逗了一会儿天真憨厚的小叔,看看表已是清晨6点多了,我不敢再恋床,虽
      说是老公同意的,但终是有些不好意思直接面对。于是对小叔说:「我们赶紧去
      清洗一下吧?你三哥也快起床上班了。」

      我们刚起床,老公就起来了。

      我很不好意思的赶紧安排早点。

      老公趁四弟洗脸不在的空当,在我耳边小声对我说:「昨晚,听到了你的叫
      床声,看来效果不错,你继续再接再厉,引导好四弟。」

      「你?」我羞得面红耳赤,像被老公剥的赤身裸体暴露在公众面前一般羞愧
      难当。

      「害什么羞啊?看你脸红的。哦,对了,你今天没事的时候,教他上上网,
      让他看看黄色录像什么的,让他也学习学习。四弟这人太单纯了,只知道干活,
      别的什么都不懂。」

      我红着脸嗔怪道:「你带坏了我,还要教坏弟弟么?」

      「真是好人没好报,你们尝了甜头,却怪我不好,天理何在啊?」

      我刚要打他,老公就跑了。

      【未完待续】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