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欲望漩涡】(5-6)作者:chunjingshui568』
        作者:chunjingshui568
      字数:6203

      欲望漩涡5

      正在屋里聊的正火热的时候传来了院子外开大门的声音,估计是我的娇妻送
      肉来了,她哪里知道在这里等他的除了情郎外还有一个精虫上脑的叔叔,她更不
      会知道她马上就会用自己的身体拉她爸下马。

      「艳,你带着老周和婷婷进去,等我把肉蒸熟了你们在出来」坐在中间的老

      女人站起身来拿了他们脱下的衣服打开了正对着床的一个老式的衣柜拉着老周和

      婷婷往里进。

      「你这儿设备可以啊,兄弟」

      「进去你就知道我这穿衣镜的好了,嘿嘿」我也迅速的躲到了墙脚处露头看
      着即将走进来的妻子。院子里没灯,昏暗的环境里还是能看到我的娇妻身着一袭
      黑色蕾丝连衣短裙,10CM的高跟鞋,薄薄的一层黑丝更是衬得白皙的小腿如
      此纤细。在玄关处她脱下了内裤,整理了下头发下身真空的走了进去。屋里黑驴
      半倚着床头在享受着女孩儿的口舌服务,扭头看妻子进来了示意女孩儿穿衣服回
      家,然后一把搂过妻子。

      「怎么才来,都等你半天了」说着一只大手敷上了妻子的胸部肆意的揉捏着。

      「我去做了个私处养护,省的成了黑木耳没人喜欢」

      「来,我检验下效果」黑驴好像故意似得撩起了妻子的短裙扒开大腿,把妻
      子的花园完完全全的展现给了衣柜的人。衣柜后面估计也是春光无限好,一个自
      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如今双腿分开让她的叔叔看自己最隐秘的身体,此刻的老周
      估计在镜子后面已经坚硬如铁了。透过镜子的发射,能看到黑驴正在用他粗糙的
      手指不停的拨弄着妻子的阴唇,是不是捏一下已经勃起的阴帝。妻子的整个下体
      已经布满了闪亮的粘液,妻子微微闭着双眼很迷情也很自觉的舔弄起了黑驴翘起
      的大屌。认真的程度就像职业军人擦枪一样,充满着爱恋的抚弄枪身,枪托部位
      也毫不懈怠的舔弄。然后双手扒开那两块乌黑的石块,享受般的深吸一口气又带
      着点陶醉的说「爸爸的痔疮好像长大了,乖女儿……嗯……用舌头帮爸爸按摩一
      下吧」说完伸出舌头埋头扎了进去。镜子里的黑驴倒是十分冷静,在旁边柜子里
      拿出了盒药膏一样的东西,用手指挖出了一块,开始在妻子的木耳上涂抹。妻子
      沉浸在这淫靡的刺激里对即将临近的危险毫不自知。黑驴又拿出一片药告诉妻子
      是迷情药让妻子吃了。黑驴调整好角度好像故意作秀给镜子里的人看一样,把药
      放在了自己的龟头上,妻子毫不犹豫的来了个深喉。两人一阵打情骂俏,大约1
      0分钟后,妻子的下体开始奇痒难忍魅惑的如同女妖一般的祈求黑驴的插入。黑
      驴让妻子双手扶着镜子,向后翘起臀部,一插到底,妻子整个人的上半身都贴在
      了镜子上,胸部在镜子上上下的摩擦着,红透的脸也贴在了上面大口的护着热气
      呻吟着。

      「你是谁,屄里怎么这么多水?」黑驴羞辱这妻子,也不断刺激着镜子后面
      的老周。

      「我是爸爸的,,,乖女儿……爸爸……在帮女儿……除湿气呢……爸爸最
      疼我了」迷情药已经开始发挥效果了。「骚女儿,还记着你周叔不?你小时候可
      是光子屁股让周叔抱」

      「记得,记得,周叔还抱我撒尿,还有他……他儿子……小时候爱偷看我,
      上厕所……」

      「现在女儿涨到了该给周叔报恩了,你准备咋弄?」

      「女儿……女儿用身体……回报周叔……啊……太深了……啊……让周叔射
      进……射进女儿的小洞……里……啊……我到了……到了……别停……不行了…

      …「妻子整个人瘫软在了镜子前对着镜子潮吹了,透明的液体顺着镜子向下
      流淌。

      「你周叔要是从镜子出来,你准备咋服侍你周叔」

      「女儿用嘴吃周叔的大jb,让周叔和爸爸一起插女儿」

      黑驴拉开了衣柜的门,老周一丝不挂的从里面走出来,挺着完全勃起的14
      CM的阴茎。后面跟着两个同样一丝不挂的女人。

      「兄弟,你的药真好使」然后摸着妻子的胸说「静静,长大了,要服侍叔,
      叔还把着你尿」黑驴卜的一声拔出了他的巨屌,带着婷婷上了床。

      「静儿,刚才说服侍叔这事儿,算不算啊」老周一边搂着全身发热的妻子上
      下其手,一边调笑道。

      「老周,别怂,她吃了药,现在跟憨子一样,完事儿啥也记不住。今天想咋
      肏你就咋肏」

      妻子在这种状态下看到一丝不挂的老周再怎么发情肯定也是抗拒的,毕竟那
      是自己父辈的人,回想以前面前这位一丝不挂的周叔是多么道貌岸然的和自己的
      父亲称兄道弟,简直比亲兄弟还亲。现如今满脸堆着猥琐的笑全身赤裸的想要对
      侄女行不伦之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真是人心隔肚皮啊,再低头看自己同样的一
      丝不挂淫水顺着大腿向下流,已经到这步了估计今天不被他上是不可能了也来不
      及思考黑驴是什么意思了先过了今天再说吧。

      妻子面无表情的被周叔搂紧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老周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
      打这么久的人一定看出了妻子心里的顾忌「静静啊,都是出来玩儿嘛,我带着你
      王艳阿姨来也没想到你会过来。既然这么巧遇上了就开放点儿,除了这个门儿,
      我还是你周叔,权当是春梦嘛」老周说话的功夫一只手还在妻子的椒乳上揉搓着,
      另一只手粘了些淫水用拇指和食指在妻子面前拉出一条长长的亮线好像就是在说,
      今天该看到的我都看到了,大家开心什么都好说。妻子一言不发盯着黑驴,身体
      已经在失控的边缘。黑驴全然不在意的一把搂过王艳掰开屁股从后插入。妻子本
      就情欲高涨加上春药的刺激老周的手法好像还带着点报复黑驴的意思,柔情似水
      的伸手挽住了老周的脖子献上了自己的香吻。「静静今天一定好好伺候周叔,周
      叔的经验一定比年轻人丰富,可不能欺负静静啊」老周面对铺面而来的桃花喜出
      望外一把将妻子放到床上咸猪手爬上双乳开始和妻子接吻。「放心吧,疼你还来
      不及呢,保证让你以后忘不了」老周确实把妻子当宝贝一般伸出舌头一边舔一边
      发出滋滋的吻声从上到下一丝一毫都不放过的舔舐着。妻子已经陷入疯狂双手抱
      住老周的头,扭动着身体「啊……周叔……叔……放过小静吧……啊……受不了
      了……」老周好像得到鼓励一般更加蛮力的向下舔弄,双手不停的揉搓妻子的乳
      头时不时还抬头看看妻子的表情。另一边王艳这个老骚货被插的也已经语无伦次
      了上半身使劲后仰大张着嘴巴发出歇斯底里的叫春生。整个屋子里就像上演歌剧
      一般,啪啪的撞击声是重低音,老一辈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带着年轻的女主角不遗
      余力的歌唱着性福的生活。窗户外面的观众也完全沉浸在这种淫靡的氛围里掏出
      硬的不行的肉棒上下搓弄着配合着紧张的剧情完全置身其中。

      妻子已经在老周的口舌下彻底放下了尊严和顾虑让他们伴随着冲出阴道的热

      流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老周舔了舔嘴边的淫水品尝了下这个大侄女儿的人妻
      情怀砸了砸嘴看来目的达到了,一步一步的挪动着将自己的导弹部队送到了大侄
      女的口边。妻子还在刚才的淫乐中迷失者,好像理所应当一样开始用自己的口舌
      回报起滴水之恩的周叔叔仔细的舔着周叔叔的鸡巴。老周低头看着自己的大侄女
      儿如此尽心尽力,胯下向上挺懂了下,妻子也来者不拒的开始轮流擦拭起两个睾
      丸一心只想着一定要让恩人舒服。老周显然不满足于此,又一点点的向上挪动着,
      终于轮到了自己的菊花。妻子抬手轻轻的拍了下老周挺直的阴茎,然后的画面我
      就看不到了,只能看到老周与黑驴一个会心的眼神。好吧,看来这个技师确实记
      忆非凡。老周爽的倒吸了几口凉气让妻子亲手打开了自己的大门那道用来抵御细
      菌和入侵者的大门被自己的主人打开,迎来的确实另外一位入侵者。这位入侵者
      显然是身经百战的帅才,千里之外不战而屈人之兵,九浅一深,张弛有道的体会
      着城内老百姓的民脂民膏箪食壶浆。一进一出让城门外一片白雪一前一后的晃动
      着城门看来逝要让成立的老百姓铭记这位入侵者。妻子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两
      颗乳球任由老周抚弄。「静静啊,感觉有啥不一样没?」完全一副胜利者阅兵的
      姿态。「啊……恩……恩……粗了……好像变粗了……撑的好涨……」「答对了,
      有奖励」带着卜的一声老周拔出自己湿淋淋的凶器,长度没什么变化,确实粗了
      一圈,龟头像撑伞一样张开了一圈如此的丑陋而怪异。「你这是啥羊玩意儿啊?」

      看来惊讶的不只我一个,黑驴也觉得稀奇。「没见过世面,我这神屌,刮谁
      谁知道」黑驴也示威一般的亮出了自己的剑「戳不到B芯儿刮了也没用,女人是
      条狗,谁戳进去谁牵走」黑驴甩了两下自己18公分多的大屌,放下瘫软的王艳,
      开始进攻年轻的婷婷。妻子这时候好像维护自己老公一样带着醋意「周叔的鸡巴
      好大,静静从来没有这么爽过,静静还没爽够」说着又用力分开了自己的腿。老
      周倒也乐乐呵呵的向里插,妻子知道黑驴在看着自己,故意弄得好像粗的插不进
      去忍痛也要让老周插的感觉,最大限度分开双腿咬着牙让老周进去,进去的一瞬
      间像如释重负一般吐了口气。她根本已经忘了她是谁的妻子,我以为她只是沉浸
      肉欲无法自拔,现在看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内心都有什么。

      我不是绿帽奴,尽管网上的绿帽色文如此吸引人,背带绿帽的感觉也是压抑
      中带着异样的兴奋,但是精神的出轨远比身体出轨来的更让人心死。我是多想挽
      救她,曾经我以为下雪天如果我们都不打伞就真的能白头到老。好吧有人送了我
      一顶帽子然后拉着她缓慢而坚定的渐行渐远。或许是摊牌做选择的时间了。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我回到自己的家里,地上已经没有了撕破的丝袜,性感的
      内衣满地的卫生纸,结痂的床单。一切都像我离开之前。

      「喂!我回家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谈谈吧」我从没用这种语气和妻子
      说过话。

      「恩,我这就回去」或许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次与以往不同。

      欲望漩涡6

      一个小时后,妻子衣着整齐出现在我沙发旁边,一言不发。不知道是敌是友
      之前确实按兵不动好点。

      「我全都知道了,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啊?开始什么?」妻子带着僵硬的微笑。

      「我这两天一直远远的看着你我觉得是时候和你谈谈了」

      「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我早就想提早结束了。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面
      带微笑完全不像是在讲自己的事情。

      「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不想说这些,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也变不
      回去了。就让我这么堕落的死吧,咱们离婚吧。你是个好男人,我知道雅雅喜欢
      你,如果你愿意,我会帮你的」

      沉默,如此压抑的沉默。妻子起身开始去收拾自己的衣服,我坐着没动,也
      没有说话,这样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我走了,不要去找我。求你别和老人们说,下周选举结束了我会找个合适
      的机会让雅雅过来陪你,算是替她姐姐赎罪吧,你想知道的我都记在我邮箱里了,
      密码一到九,我真的没脸说出来」说完妻子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像个傻子坐在沙
      发上。

      4月25日

      和某人分手的第二天,我想把自己嫁出去啊。明天大姨安排的相亲,希望把
      自己嫁出去啊。听大姨说这人家底儿不错,有事业心,高高壮壮的会很有安全感,
      我需要一个人把我从他的阴影里拽出来。莫名的好想他,想他的吻,宽阔的肩膀
      ……

      4月26日

      这哪是什么相亲嘛,赤果果的勾引,一有机会就动手动脚。明显不是好人,
      老娘还是处女呢炮不是那么好约的。再也不相信大姨了。拉黑!奇怪了,为什么
      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哪个叫吕鹏的汗味儿,真的是充满荷尔蒙啊。还有他那结实
      的肌肉,被他揽在怀里确实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还有他坏坏的下半身时不时在
      我屁股上的撞击,不经意的用手臂蹭过我的胸前……我怎么可能想着这种流氓,
      如果我不是处女可能会想和他玩儿玩儿吧。我要把最宝贵的东西给我未来的老公,
      算了,不拉黑先,不再联系就好了。

      4月28日

      这次是大伯安排的,我怎么沦落到需要不停相亲的地步了。这次倒是挺有素
      质,但是感觉好软弱,木有男人味儿啊!我该怎么办啊

      5月2日

      吕鹏约我吃晚饭,我真的不想去,可能还是想回味下那味道,那种不被人当
      主角呵护的感觉,在他身边真的感觉自己只是附属品公交车。我要在守住底线的
      情况下也放纵下自己,这能帮我以后挑男人。好吧,今天我要化淡妆,黑丝袜,
      高跟鞋,短裙早了点,还是长裙吧。吼吼……

      好害羞啊,现在脸还是热热的,我是怎么了这是。不能再跟他见面了,我会
      堕落的,这种人嫁给他以后会有操不完的心。断了,断了还好关键时刻他打来了
      电话,心灵感应?我们还有可能么?

      吕鹏简直了,约炮机器,哪有吃完饭就让女孩儿去家里的你以为我是那么随
      便的女孩儿?最后,还是没忍住跟着去了,甚至都没反抗就那么一路坐在副驾驶
      被他摸着大腿到了他家,他的手那么粗,那么大,好像有魔力一般只要碰到我,
      我就感觉自己全身的不舒服。

      到他家里,他表哥,表嫂也在他家。俩人就那么一边喝酒一边吹牛逼,男人
      都这样,我和他表嫂坐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们夫妻俩看我的时候带着
      异样的笑,好奇怪。俩人喝的也差不多了,我站起来要走。他表嫂拉着我说让我
      扶吕鹏进房间休息,还是那怪异的微笑,大姐我才见他第二次啊,不是你们想象
      的关系啊。懒得解释什么了,扶就扶吧。进屋这货就不老实了,脱的只剩下内裤,
      这是哪门子的谈恋爱啊,您能勾引的有点技术不?好吧,内裤里的东西好大,还
      有那什么结实的腱子肉。天啊,我的脸可是发烫了。他霸气侧漏的一把把我按在
      床上,完全不顾及我是否愿意,好强势,我愿意。我的底线,你不知道,谁也不
      能突破,但是放纵一下还是可以的。他一边隔着衣服摸我的身体,是不是的品尝
      下我的唇,强势。他坐起来问我知道他的外号不,我说狗蛋。她说他叫黑驴,我
      笑笑说你确实很黑。他告诉我不是因为黑姓吕才叫黑驴,因为他的鸡巴大的像驴。

      粗俗,这货真粗俗。我呵呵呵,他好像觉得我在质疑,一把脱了自己的内裤。

      天啊,不知羞耻嘛。那个东西像大蛇一样,来回甩动着,软软的但是尺寸已
      经比我的那个他大了好多,我来不及害羞,目光也不好意思的挪开。说出了一句
      让我后悔的话,我说我是处女你勾引不到我,我要把自己的初夜留给老公。他保
      证今晚不用强的,让我自愿给他,过了今晚他就是我老公,问我敢不敢让他试试。
      我居然说来吧,天啊,我怎么了。那个东西那么大要进我身体里岂不是要死了么?

      他拉着我的手放在了他的东西上,我连拒绝的能力都没有,配合着他撸动。
      变粗了,长了,好硬啊,臭臭的东西还带着奇怪的味道,一个手已经握不住了,
      我自觉的两只手一起上。这下便宜他了,当我注意到自己时连衣裙已经到了胸前,
      他不容分说的扒开我的内衣。你是第二个看到她们的男人。我感到自己下半身已
      经开始湿润,是身体为了适应这么大的东西自动的么?他居然挺着他的东西到我
      面前说「吃我的屌」当我是妓女么?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都没答应过这事儿,你
      以为你是谁?当时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把包皮撸到底,像蘑菇一样,嫩
      嫩的,又像王的权杖。我张开了嘴,含了进去像女优一样舔着,那味道,让人反
      胃,又想吸毒。他拔掉了我湿的不行的内裤,我的花园第一次暴漏在男人眼前,
      他伸出带魔力的手,摸着我湿润的阴唇。我受不了了,我已经迷醉了,脑子里什
      么都没有,我要给他了么?他要成我老公了?在我不自觉分开大腿的时候电话响
      了,把我拉回现实。我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是他的电话,都分手了,上天的安排,可能他才是我的米斯特如艾特。我点
      了拒接,因为黑驴在吮吸着我的阴唇,我不能控制自己正常接电话。黑驴以为我
      挂掉电话准备给他,他趟在旁边,那东西直挺挺的树立着,让我自己坐上去,呵
      呵呵,你想多了,老娘玩儿够了。我站起身来拉下裙子,丝袜,内裤不要了。穿
      上鞋走了出去。外面他表哥表嫂还在看电视,看到我先是惊讶,然后看到我丝袜
      没了,又带着诡异的笑。我说他没事了,我走了。他表嫂在送我的时候低声跟我
      说,鹏鹏是不是很厉害,今晚要不不走了。我没有说话离开了,出门掏出手机,
      拉黑。再见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