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姬雅的私密日志】(女性第一人称视角)(1-3)作者:0deadsoul』
        作者:0deadsoul
      字数:10990

      第一章色色的情趣装被……看了

      我站在落地全身镜前,有些羞怯地又有些得意地看着镜中那个诱惑的美人。

      美人脸色通红,双眸含雾,可爱又精致的五官无比惹人怜爱,而美人的身材
      傲视世上绝大多数女人,高高挺起的一对美乳微微颤动,丰腴肥美的双臀后翘,
      与稚嫩清纯的娃娃脸形成强烈反差。

      感觉确实拥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不过我还是不太了解小易哥为什么说我
      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尤物,是上帝赐予世人,使人得之而后快的恩物。

      我的身体,就有这么吸引男人吗?

      但为什么小易哥在新婚之夜和我欢好了一次之后,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都没
      有再勃起过了呢?

      想到这里,本来莫名得意起来的心情又一泄而空,镜中的美人也嘟起了可爱
      的小嘴。

      什么尤物恩物的,一定是小易哥他撒谎哄我。

      小易哥是我对老公的爱称,他名叫青易,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豪门青氏第二支
      的继承人,未来将继承数十家遍布世界各地的五星联锁酒店,是个名副其实的富
      二代。

      而我则是普通工薪家庭的独女,与小易哥身世千差万别,虽然与小易哥在大
      学时期相遇相知相爱,但其实我也自知两人没有半分可能性,只是在将它当做人
      生中珍贵回忆的前提下与老公谈恋爱。

      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身体不像现在一样长开,容貌也只能说是
      清秀,也不知当时小易哥是怎么看上我的。直到去年大四下半期,我的身材突然
      有了再次发育,而五官的细微改变也让我从普普通通一跃成为可爱风格的校花。

      即使作为一个女人拥有了不菲的资本,我也没有妄想过能与小易哥结婚,毕
      竟双方门第差距太过巨大。

      但没想到,在毕业那天前来观礼的青叔叔突然之间就点了头,这不仅让我犹
      在梦里,据说也在上流圈子里引起不小的波折,当时青叔叔复杂的表情我还记忆
      犹新。

      后来才知道,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老公没有生育能力——并非指女人的生育
      能力,而是指他的精子无法使女人致孕——与其迎娶其他世家的女人,引入被谋
      夺产业的可能性,还不如选择我这个毫无威胁性的平民女孩。

      至于以后的继承问题,已经成为我公公的青叔叔,言明以后会在近亲中选择
      一个优秀子弟过继到我与小易哥名下。

      对于小易哥无法生育这点,我虽然可惜但并不在意,毕竟我爱的是小易哥本
      人。

      大学毕业后,我随着小易哥飞往世界各地视察产业,同时也是确定小易哥的
      继承者身份,另外也是小易哥将我介绍给各地的远近亲戚认识,顺便环游世界,
      今年2月初我们才回到国内,赶在农历初一举办了婚礼。

      小易哥在结婚那晚才取走我的初夜,他的能力也很强,翻来覆去要了我不知
      道多少次,还好我的恢复力较强,否则三天都下不了床。

      可是可是。

      从那以后,小易哥就从来都没有勃起过,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明明他那晚
      那么厉害的。

      不过,哼哼哼——今天我准备了王牌。

      从衣柜的抽屉里取出一套衣物,这是我忍住羞意到仁和大厦购买的情趣女仆
      装,小易哥一定会喜欢的。

      尝试着将这套叫做「甜美公主」的女仆装穿好,我看向全身镜。

      这套甜美公主是内衣专柜里价格最高,面料最好,也据说是近期最受好评的
      一套情趣衣物。

      甜美公主采用了柔软透明网纱和优雅奢华蕾丝交互的设计,穿在身上滑滑的
      十分舒适,轻轻地搭在我敏锐的皮肤上,偶尔动作时极其细微的摩擦让我痒痒的。

      它整体就像是一件半透明的小吊带低胸连衣裙,让我曼妙动人的胴体在轻纱
      下若隐若现,诱人揭开一探究竟。

      镜中照出的女人羞红了小脸,胸前白色玫瑰的蕾丝与网纱拼接,使得我一对
      E罩杯的美乳若隐若现,娇美的乳头与乳晕在白色纱布下透出隐隐的粉红色,由
      于胸口开得很低,不仅露出了大片白腻的乳肉,连乳头上方的少许乳晕露了出来,
      看起来就像是我以乳头支撑着轻薄的上衣,稍不注意就要掉下来似的。

      「唔呃……」这这这,真是何等大胆啊……

      我只觉得血液猛地冲向大脑,两颊腾地一下就泛出娇艳的红霞,羞意大生之
      下,我下意识地捂住脸,像是鸵鸟一样不去看身上这件羞耻得就跟引诱男人来玩
      弄我一样的衣服。

      等一下,说起来,我不正是要引诱小易哥来,来,来那个什么吗?

      于是我深呼吸一口气,慢慢放下双手,以战斗并必须取得胜利的气势看向镜
      中那个妖媚的美姬。

      除开胸前那片比作围裙的白色蕾丝部分,这套甜美公主其余部分都是轻盈透
      气的透视黑色网纱,堪堪盖过大腿根部的半透明网纱下,一条非常狭窄的黑色小
      内裤将我的阴部遮盖。这条黑色小内裤只有在我小穴外面才有一片三角形的布料,
      细细的丝带打着可爱的蝴蝶结从我腰际绕过,与从下面而来的另一根丝带连接系
      在一起,三角形的布料与吊带小裙的主体相同,是黑色的透视网纱。按照店主的
      建议,我特意选择了小一号的内裤,同时系得很紧,双重透视网纱下,紧紧与半
      透明布料贴着一起的小穴花瓣隐隐可见又看不分明,同时还被轻薄的布料勾勒出
      花瓣的形状,极尽诱惑性感之能。不过与随处可见的蝴蝶结一搭配,却增添了几
      分可爱与甜美,并不只是单纯的引人兽欲。

      真不愧是甜美公主。

      对于情趣衣物了解几乎为零,但对服装搭配我可是很有心得的,如果不是有
      许多色色的元素,这件甜美公主完全可以作为日常外出的私服,我很喜欢。

      看到这里,对于甜美公主也就不那么排斥了,穿上各种各样可爱的衣服,本
      来就是我最大的爱好。

      嗯,正面看完了,感觉很好,现在看看背面。

      对自己来说,想要看到背面太过困难,需要至少三面镜子相互成像,而且效
      果不一定好。不过我只是大略看一下就可以了,因此我背对着全身镜稍稍扭过腰,
      只要腰腹以下的位置还是能看得清楚的。

      甜美公主在腰部以下有一个开叉的设计,两片黑色网纱被我丰满挺翘的双臀
      撑起来,少许肥嫩的臀肉与臀瓣之间的沟壑暴露在空气中,内裤的一根黑色丝带
      从沟壑上方伸出来与腰间的蝴蝶结丝带连在一起,腰胯的丝带在我圆翘的臀瓣上
      勒出一道小小的凹陷,可以想见丝带的紧绷之处,也对从臀瓣沟壑里伸出来的那
      根丝带,是否也如勒着臀肉一样陷入菊花的外部充满了向往与期待。

      唔……

      即使有了相当的觉悟,并且对这套甜美公主可爱方面的设计十分喜爱,也依
      然有些承受不住其中的羞耻程度。

      心脏如小鹿乱撞之中,我赶紧回过头不再去看,但没有半点要换下来的意思,
      因为我今天一定要胜利!

      我偷偷摸摸像是做贼一样地来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一道缝隙,这个时间的话,
      小易哥差不多该回家了。

      视野里一片错落有致的庭院,长长的道路通往外边看不到的地方,在那里有
      着高高的围墙与铁门,这就是我与小易哥的家。

      现在我身处的这栋洋房有三层,第一层是客厅大堂、健身房、家庭影院等娱
      乐设施以及澡堂,第二层是十余间客房与餐厅酒吧,第三层则是书房还有我与小
      易哥的卧室。

      佣人每日上午会前来做日常清扫及维护,不会在家里待很久,所以我才会穿
      着如此大胆而不用害怕被被人看到。

      忽然间一辆黑色小轿车进入我的视线,我瞪大了眼睛望去,正是小易哥座驾
      的车牌号,他回来了。

      从这个位置到地下停车场停车,再回到洋房大门大约要5分钟,5分钟的时
      间足够了。

      想到这身虽不失可爱但显得十分淫靡的装束,我就要穿着这身装束暴露在小
      易哥的眼底下,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

      心里怦怦直跳,连走路也变得费力,慌慌张张,跑跑跳跳地从三楼下到一楼,
      期间由于动作太大,还导致上衣从我乳头外滑落下来,所幸还是有惊无险地来到
      门前玄关。

      稍微整理了一下,我深呼吸一口气。

      熟悉的皮鞋脚步声从门外由远及近。

      女仆女仆……女仆应该怎么做呢?

      欢迎回来,主人大人?

      唔……欢迎回来,夫君殿下?

      呃……

      钥匙开锁的声音入耳,我来不及多想,跪坐在玄关门前。

      大门打开,我立刻躬身下来,甜腻腻地脆声说:「欢迎回来,主人大人。」

      然后我慢慢地抬起头来,眯着双眼自然地微笑起来:「请问主人大人,是要
      先吃饭呢,还是要先洗澡呢,还是说……」我睁开双眼可爱地眨了一个电眼,
      「要·先·吃·我·呢~ 」哼哼哼,怎么样,我就不信都这样了小易哥还不中招!

      我心怀得意地朝小易哥看去,给了他一个挑逗更甚于挑衅的眼神。小易哥一
      脸错愕的表情,不过他双眼里的光芒变得和新婚那晚很像,我果然成功了,嘻嘻!

      「那,那个……」「嗯嗯,怎么了小易……咦?」我忽然发现声音不对,小
      易哥的声音没有这么稚嫩,这倒像是未成年少年的嗓音,定睛一看,才看到小易
      哥的身后还有一个少年,他脸上微红,眼神看似躲躲闪闪,但始终不离我胸前的
      位置。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突然之间我像是当机了,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剧本一定拿错了
      啊啊啊啊啊——!!

      少年闪躲又灼热到有如实质的眼神让我胸前微微发痒,E罩杯美乳上粉红色
      的乳头悄然翘立起来,我才发现刚才躬身的时候上衣脱离了乳头的支撑,已经悄
      然滑落下来了,现在我的一对白嫩美乳暴露在空气中,接受着两个男人赤裸的欣
      赏,其中一个还不是小易哥……

      回过神来的我立即爆发出有生以来最高最尖锐的叫声,双手环抱在胸前,惊
      慌失措地跑着上楼去,等到跑进三楼卧室,才想到刚才我丝毫没有顾及背面开叉
      的裙摆,美妙丰腴的臀肉随着我小跑的动作荡出一波波白嫩的肉浪,一定被看了
      个清清楚楚。

      呜呜呜呜呜——

      我真是大笨蛋!

      怎么办怎么办,这可是被其他男人看到身体了啊,小易哥会怎么看我,可能
      明天就离婚了吧,我并不眷恋附属于小易哥的这些财富,但一想到小易哥肯定会
      讨厌我了,眼泪就忍不住地模糊了双眼。

      房门打开的声音,小易哥进来了,我抱着双膝紧闭着双眼,已经做好了被扇
      耳光的觉悟,没有男人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吧,我这是自作自受。

      可是我迎来的不是暴力而是小易哥温暖的怀抱,没有说什么,但我在如此温
      暖的怀抱中慢慢静下来,停止了抽泣。

      「先吃饭,好吗,小雅?」我木然地点点头,姬雅是我的名字,而小易哥通
      常叫我小雅。

      换上便服后,晚饭吃得味同嚼蜡也无比尴尬,那个少年我也认得,是青氏豪
      门第三支的继承人青允,今年即将参加高考,因此提前来到北都,当时少年的父
      母听闻我在大学时期优异的成绩后,还拜托我在这段时间辅导小允的功课——也
      正是答应了这点,我才暂时在家没有出去找工作。

      本来我应当想到小允最近就该到这边了的,不过事已至此,说什么也为时已
      晚。

      饭后,小允去客房整理行李休息,我和小易哥则来到了书房。

      小易哥背对着我默默地站在书架前,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沉默给予了这方
      空间难以言喻的沉重压力,让我几乎透不过气来。

      我下定决心,要认认真真地道歉,然后任凭处罚,无论结果如何,至少我希
      望我的歉意和爱意能够传达给小易哥,在那之后,无论小易哥做出什么决断我都
      不会也无法反对。

      对……

      「对不起……」咦?这不是我的声音。

      而书房内只有我与小易哥两人,也就是说……

      小易哥转过身来对我深深地埋下头,仿佛做错了什么的小孩子:「对不起!」

      「等一下,我,这,小易哥……」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啊小易哥,怎么现在
      变得反过来了呢,唔啊,我的脑袋变成浆糊了啦,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仿佛看出我思绪的混乱,小易哥抬起头来,抓住我的小手:「跟我来。」我
      只得乖乖地任由小易哥拉扯,无论今天他要做什么,我都不反抗。

      小易哥来到书架前,右手拇指往书架上那本《女皇日志》一按,滴滴声响中,
      书架自动打开,露出一个摆满了影像设备的密室。

      这这这,没想到小说或者电影里,所谓的逃生密道或者偷情密道,真的是存
      在的。不过也对,毕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必要的警惕还是不能缺少的。

      密室里亮起幽蓝色的灯光,我看见四壁上挂着我的半身或全身照,一瞬间我
      内心涌起莫名的情绪,只想抱着小易哥嚎啕大哭。

      不是喜悦的哭,不是悲伤的哭,只是哭。

      否则怎对得起「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至理名言。

      「小雅,你看。」还没等我付诸行动,小易哥就打开了设备的屏幕,不知道
      调试了哪里,屏幕里显出了我的身形,应当是昨日我从仁和大厦回来时,因为屏
      幕上我将一个纯白色的盒子塞入衣柜,那正是甜美公主的包装盒。

      应该是监控中枢,不过也无所谓,从刚才小易哥的举动来看,这个或许是监
      控中枢的密室是与小易哥的指纹绑定的,如果是被小易哥看的话,我并没有什么
      不满。

      等等。

      「小易哥,难道你……知道?」的确,如果有监控在手的话,那我买情趣女
      仆装,试穿什么的,岂不是都在小易哥的眼底下发生?

      小易哥点点头:「没有提醒你小允今天来是我的错,不是小雅你的错。」可
      是,可是。

      「可是我被小允看到了,你……不介意吗?」不敢正视小易哥的我低下头,
      发现小易哥下面有些鼓胀,难道他硬了?在看了我的情趣装之后?

      「不,不介意……倒不如说,我,我……」小易哥支支吾吾地,好像有什么
      难言之隐,不好意思或者不敢对我说出来。

      我来到小易哥身前,小手抚上小易哥的下身,然后隔着裤子感觉到他的肉棒
      迅速软化下来。

      是因为我被小允看过,已经变得肮脏了吗,本来已经勃起了的,由于感到恶
      心所以一瞬间就没了性欲了吗?

      「对不起,小雅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我的沮丧与失落被小易哥包容,
      他仿佛下定决心了一样,深吸一口气之后,双眼认真地对着我,说出了他的性癖。

      「小雅,我有严重的绿妻情节。」

      第二章天然诱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到我身旁的地上。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昨天小易哥向我透漏了他那正常男人多半不会有的微妙
      性癖,对我造成了很大困扰,按照他的说法,他非但不介意小允看到我的身体,
      甚至不介意小允与我发生实质性的性关系,或者更确切地说,出于绿妻的心态,
      小易哥对此反而是乐见其成。

      可是我的出身,以及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却是相当保守的,去买了那件甜
      美公主对我来说都是相当大的越界了,更不用说,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做那
      种事。

      当时我是带着薄怒瞪着他的,只是才坚持了不到十秒钟,就在他宛如小孩子
      索要吃食的祈求眼神中败下阵来。

      「哎……」虽然并非我自身的原因,但我终究无法为他繁育子嗣,想到这一
      点就情不自禁地心软,心软到无论他要什么我都想竭尽全力去做。

      小易哥并没有逼迫我什么,他只是告诉了我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不会介意此
      类事情的发生,让我无需刻意迎合,无需刻意抗拒,顺其自然即可。一时间,我
      自然不可能接受并且主动去引诱什么的,小易哥的顺其自然倒是甚合我意。而且
      小允也不是外人,就此疏远冷漠是绝对不可取的,毕竟昨天错在于我而不在于小
      允。

      顺其自然的话,保守的我估计很难发生什么出轨的事,这么一来拥有特(变)

      别(态)性癖的小易哥会不会终生不举呢?嘻嘻,如果那样似乎也很有趣呢。

      当我半开玩笑地说出我的担忧和促狭时,小易哥却笑眯眯地回答:「小雅可
      是具备天然诱属性的大美人呢,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小雅的诱惑力哦。」话说天
      然诱到底是什么啊,反正就是把我当成笨淡了吧!

      男人的世界就是那么古怪又讨厌,让人恨不得伸出爪子使劲挠过去。

      啊啊啊啊,总而言之,就是顺其自然吧。

      由于小易哥正式步入大人世界,最近几年都会紧跟在公公身边学习,十分忙
      碌,虽然每天都能按时回家,但出门的时间非常早,因此即使现在才早上七点半,
      别墅里也只剩下我和小允了。

      负责打扫维护的佣人会在九点到十一点工作,早餐则在七点之前就准备完毕,
      只等最后一道加热工序,这也是小易哥与我要求佣人最大程度地不打扰我们的生
      活的结果。

      初春时节依然寒冷,不过地暖常在,室内温度并不低。

      脱下睡衣后我随手拿了一件乳罩,却很艰难地才扣上,而且紧紧的感觉非常
      不适。从来都不亏待自己的我自然将乳罩拿下,看了一眼尺寸的标记,的确是E
      罩杯啊,而且前段时间戴上也很合适的,只是慢慢开始变得很紧,近几日思量诱
      惑小易哥的事都没有戴乳罩,难道我的罩杯增加了?

      找出软尺量了量尺寸,果然,现在已经是F罩杯了。

      好吧,我只好换成一套修身但不紧绷的黑色蕾丝内衣,再穿上高领的薄毛衣,
      感觉温度很合适,因为这套内衣并不兼备乳衬,没有穿戴乳罩略微有点不适应。

      不过我乳房的形状很好,柔软与弹性兼备,更不失挺拔,即使不用乳罩托起
      也丝毫没有下垂的感觉,倒不怕失了仪表。

      下身则是一件T字型内裤,一件盖到膝盖上方的包臀裙,以及与内衣配套的
      黑色天鹅绒吊带丝袜。由于是保暖型的丝袜,它一直达到了我臀部的下方,遮住
      了我大腿四分之三以上的位置,短短的吊带扣在内衣的最下端和丝袜的最上端,
      在包臀裙的遮掩下完全看不出吊带。

      穿戴好后,我便下楼,小允虽非四体不勤,但他既是小叔又是客人,于情于
      理都应该由我来准备早餐。

      我们的早餐很简单,无非就是些马蹄糕,蛋黄包之类的点心,再配上牛奶或
      者咖啡罢了,当我将热好的餐点端出来时,小允睁着稀松的睡眼在餐桌上打哈欠。

      「小允早啊。」我随意地打着招呼,把餐点放到餐桌的正中央,与小允相对
      而坐。

      「呃,早,那个……小雅姐早安。」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小允慌张的
      表情和问安立刻让我回想起昨天出丑的那一幕,明明人家已经刻意忽略了的……

      作为唤起我尴尬记忆的惩罚,我在内心将小允的耳朵拧了几十圈,才解气地
      说:「开始吃吧。」「是,小雅姐。」好似发现我正在莫名生气,小允脸上略红
      地乖乖吃起来,一副听话又害羞的小朋友的模样,不过我可知道,小允在第三支
      里我行我素出了名,连他父母也管束不了他,唯独第一支与第二支的两位继承人
      哥哥所说的话,他才能听进去一点。

      也许是处在叛逆期吧,不过想起来,似乎从大学时期与小易哥谈恋爱后认识
      小允,我说的话,小允都特别依顺。

      「小允今天要去学校报到吗?」趁着享用餐点的空隙,我问道。

      小允先是看了我一眼,视线又稍微下滑了一些,才点点头:「是啊,小雅姐,
      今天报到,明天正式入学,只有周末才能来看小雅姐了。」小允转校的高中离我
      家很远,而且是只有周末才能回家的住校制。

      不过才刚成年的小鬼头,肯定在偷偷看我的胸部,想起昨天小易哥与我交心
      的倾诉,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忽然萌发,让我稍微捉弄一下小允吧,嘿嘿。

      以青氏的能力,直接将小允送入全国第一大学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过这与
      青氏的教育理念不符,只给后代提供少许的便利,除了在人格上要求苛刻外,其
      余都放任自流,尤其是高三到大学的这五年时间。不过若小允真的蹉跎了,继承
      人的位置毫无疑问会不保。

      所以对此事相当关心的小允父母,特别请求我暂时不要工作,直到六月高考
      前辅导小允功课,当然正式的辅导只有周末,周一至周五则做准备工作——话虽
      如此,准备工作都由小允父母来完成,我只管接收和熟悉找找状态就好,当年高
      中我也是学霸,否则怎能考入北青大学与小易哥相遇。

      「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就高考,小允可不能大意哦。」我一边说着一边捏住粉
      拳,像是舒展慵懒的身体一样挺了挺胸,由于没有戴乳罩,胸前增至F罩杯的乳
      房立即明显地颤动了几下,看得小允眼睛发直忘了掩饰。

      「小允你怎么了?」暗自窃笑的同时,我状若不知地询问,站起身来十指交
      叉,身体尽力地舒展开来,做了个伸懒腰的动作。

      小允嘟哝着「没什么」只是视线丝毫不愿离开我身上的模样。

      我穿着贴身薄毛衣的身体曲线在这个姿势下得以展示,胸部微微前扩,使得
      胸部看起来更大,柔软的形状也被紧绷的薄毛衣勾勒出来,而且没戴乳罩……

      等等,没戴乳罩?

      我下意识地视线下移,果然紧贴着乳房前段的薄毛衣,在双乳乳头的位置有
      一个小小的凸起,昨日的混乱延续到了今天,让我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这
      么说来,小允刚才并不仅仅是在看他嫂子的巨乳轮廓,更将两点凸起也收入眼中,
      由此得出我没戴乳罩的结论,说不定还在内心幻想毛衣与内衣之下到底是何等风
      光……哦,不,不用幻想,小允昨天根本就看到了我无意中裸露在外的一对巨乳。

      这这这这这……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不要突然之间变得这么聪明,迷迷糊糊地混过去该多好。

      脸上腾地一下就烫起来了,慌张之间我不知该如何反应,快速跳动的心脏让
      我紧张无比,腰腹间忽然抽搐似地猛然用力。

      啊!

      「疼疼疼疼疼!」腰背左侧突如其来的抽痛让我眼中浸出泪花,我左手按住
      疼痛的位置,不敢贸然做出其他动作,好像是抽筋了。

      「小雅姐!」小允立即绕过长长的餐桌跑过来,面带紧张地问我哪里疼,看
      他脸上着急的样子,倒像一不小心抽筋的人不是我而是他一样。

      「是抽筋了吗?」小允一下子就猜中,我只得点点头:「没事,保持不动休
      息一会儿自然就好了。」但一直都乖乖听话的小允这一次没有附和,他非常认真
      且强势地把我扶到餐厅隔壁酒吧的沙发上,小心翼翼地让我身体平直地趴在长长
      的沙发上,为我脱掉了拖鞋:「别动,我去拿青花油。」那一副不容置疑的姿态
      与平日里乖孩子的模样大相径庭,倒也有了几分青氏第三支继承人的味道,也有
      了几分男人的味道。

      青氏对健康安全非常注重,这栋别墅里每一个房间都备有应急医疗箱,小允
      所说的青花油是青氏出品的涂抹外敷类药物,主要起活血舒缓的作用,但不能应
      用于有外部创口的情况。

      明明只是抽一抽筋而已,不用这么小题大做吧,但看小允认真的样子,我兴
      不起抗议的心思,只得弱弱地应了一声:「哦。」即使现在已经不疼,只是有些
      僵硬。

      小允很快找出青花油,脚步声来到我身边,然后没了声息。

      我侧头看向他,只见他右手拿着小瓶的青花油一脸踌躇犹豫,不解地问道:
      「怎么了?」小允面带少许期冀,又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小雅姐,那
      个,能请你拉起衣服吗?」小允这一说,我才省悟过来,要抹青花油可不能抹在
      衣服上,只能抹在皮肤上,登时脸上更加地烫了,羞大于怒地瞪了他一眼:「不
      要!」转头抱住沙发上的靠枕,似鸵鸟样地把脸埋入其中,眼前浮出小允进退失
      据的神情,登时心下一软,闷闷地小声说:「还要你嫂子动手吗,硬把我扶到这
      来的到底是谁呀?」「是,小雅姐!」小允的声音略带颤抖,可能是意外,可能
      是兴奋喜悦,也可能兼而有之,这让我没有陷入靠枕的耳根附近如火烧般发热发
      红,心中也升起微微的忐忑,自懂事以来,除了小易哥还没有其他男人直接碰触
      过我双手以外的肌肤。

      薄毛衣贴着我身体的曲线,盖过我的双臀,此时我趴在沙发上,两团丰满的
      臀肉挤在一起,看起来比站立时的曲线还要惊心动魄。

      我感到小允缓慢撩起毛衣的下端,手指隔着包臀裙微微碰触了我弹性惊人的
      翘臀,让我身体不安地稍微扭动,丝丝酥麻的微弱感觉,从小允手指一沾即走的
      部位荡开来,让我心跳继续加快。

      小允把我的毛衣拉到腰间,大概看到了那件深入了包臀裙的黑色蕾丝内衣,
      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衣感受到小允手指轻柔的提拉,然后我下身丝袜紧绷,贴着臀
      部与大腿嫩肉的吊带一擦,弄得我臀部一颤,升起莫名心慌的感觉,这时小允奇
      怪的声音传来:「小雅姐,拉不动啊。」那是当然了,这套内衣和吊带丝袜是配
      套的,它们之间有短短的吊带连接,你拉得动才……怪……咦?

      咦咦咦咦咦?!

      反应过来的我恨不得永远不把靠枕拿开,反复念着「看不到我」的咒语。要
      知道内衣的最下端遮到了臀部的一半左右,而丝袜则接近与大腿根部,要拉起内
      衣露出已经不疼痛了的腰背,只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把手伸入我紧窄的包臀裙下,从接近于大腿根部的地方解开丝袜的吊
      带扣,一个是手从腰上伸入包臀裙,在臀瓣中部最柔软的位置解开内衣的吊带扣,
      无论哪一个都要和我身体上最紧要的部位亲密接触。

      事实上到现在也已经不需要抹青花油了,又或者让我自己来解开吊带扣也是
      不错的选择。但一则我已默许了小允为我抹青花油的行为,这时才推脱未免太过
      挫伤小允的主动性,二则我也说出了让他自己动手的话,中途因为私人原因突然
      变卦是非常不可取的,有悖于我行事的原则——本来贞洁的原则会高于这项原则,
      但小易哥又……

      我侧头露出半张红红的娃娃脸,低声说:「吊带扣在内衣的最下面,但你不
      许把手从嫂子裙底下伸进来。」比起让小允在我紧窄的包臀裙底下大腿根部摸索,
      说不定就要摸到被T字内裤包裹的小穴,还是牺牲我的双臀比较好,比起女人最
      紧要的部位小穴来,臀部还是要稍次一些,而且现代还有好些人开始在大街上穿
      半露臀的服装了。

      听明白我的意思,小允长长地呼吸一口气,仿佛在压抑着急促起来的呼吸,
      他「嗯」了一声,一手将包臀裙上沿拉开到极致,一手紧贴着薄薄的蕾丝内衣艰
      难地伸入窄裙中。

      包臀裙包臀裙,正是将臀部紧紧包裹,突显女人双臀美妙的曲线而设计。在
      包臀裙之下,两瓣丰腴肥美的臀肉几乎占据了整个空间,甚至为了使吊带不在包
      臀裙外边显出痕迹,我还将吊带扣在了内衣的中央,这样一来,吊带才会从我两
      瓣臀肉之间通过。

      如此紧密的空间忽然间进来一只男人的大手,后果可想而知。

      小允的手几乎陷在了我柔软又充满弹性的臀肉之中,当手指伸过内衣下端的
      界限时,更抚摸到我臀部紧致光滑的肌肤。

      我像是屏住了呼吸似的,感觉慌乱更甚,有一种透不过气的窒息感,也有一
      丝痒痒的感觉从内心深处涌出来。

      那只手好像颇为贪恋地陷在我的臀肉中,缓慢地摩挲,手掌中的热力透过我
      敏感又稚嫩的臀部肌肤传入身体深处,加上被狭窄空间所迫,近乎于揉搓般地移
      动,酥麻与尖锐兼备的怪异快感缓缓流遍全身,让我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脸上
      发烫绯红,身体也微微发热起来。

      小允并没有刻意多占我便宜,摸索到前后两根吊带后曲指摘下,又从这片臀
      瓣挪到另一片臀瓣,也不知是否故意,他手指在经过两瓣丰美臀肉中间时,往肉
      缝中深入了一下,隐隐扫到我的菊花。

      昨天几乎被小允看遍全身,今天又让小允亲密抚摸了我的臀部,甚至碰到了
      连小易哥也没碰过的菊花,即使是有小易哥的「绿妻央求」在先,浓烈的羞耻感
      与超乎伦理的刺激也令我快要晕眩过去,同时也变得更加敏感。等到小允解开四
      根吊带,手从包臀裙里抽出时,我已感到小穴开始微微蠕动,分泌出的爱液将附
      近的内裤布料浸湿。

      根本不敢看小允的样子,我死死抱着靠枕,通红的脸蛋无焦距地看着前面的
      沙发。

      小允双手慢慢抹过我腰背光滑的肌肤,将薄毛衣与内衣一起推上来,他似恭
      维般地赞叹了一句:「小雅姐的背真好看,皮肤也超好,有一种不愧是小雅姐的
      感觉呢。」不愧是小雅姐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啊……而且皮肤超好的结论是用
      眼睛得出来的,还是用手得出来的……应该是都有吧,不过小易哥以外的男性夸
      赞我的身姿,倒还是头一次,难道小易哥一直以来的赞赏并不是哄我,是真的?

      正当我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时,小允已经拉下我的衣服:「小雅姐,已经好
      了哦。」小允的动作很快,青花油凉凉的感觉刚过,药力渗入皮肤之下发出热热
      的感觉,很是舒服舒缓,本来就已经缓过来的腰背肌肉一阵放松。

      不知不觉已经抹完了啊,就在我刚才出神的时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唯
      有大腿内侧小穴周围凉凉的湿润感提醒着我刚才发生的一切。

      「小雅姐?」回过神来的我狠狠瞪向小允:「转过去。」露出一头雾水表情
      的小允连缘由也不问,就依言转过身去。

      我一边重新扣上吊带一边整理服饰,平复着似羞耻似愉悦的复杂心情,同时
      还在心里宣判小允的罪行:抹完青花油了都还不知道给我重新扣上吊带,真是帮
      人帮一半,最差劲了!

      「好了,今天我送你去学院吧。」「小雅姐?」看着我气呼呼的样子,小允
      欲言又止,像是尴尬又像是羞愧,一看就知道他根本不明白我为什么把嘴鼓成包
      子,不过这很正常,否则世上怎会有「女人心海底针」的说法呢。

      「对了,周五下课就要回来,然后周一早上再去学校,周末的时间如何安排
      要听我这个辅导老师的,明白吗?」小允也知道他父母请求我的事情,见我这么
      起劲的样子,只得无奈地点点头:「是是是,小雅姐老师。」不过小允也丝毫不
      示弱地给我提出了一个大问题:「但是,小雅姐一点也不像老师啊。」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