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短篇】【作者:勇敢小鹿】』
        作者:勇敢小鹿
      字数:3890


      前言:谨以此文献给淳朴的故乡,献给美丽的小芳,献给那永远也回不去的
      时光……

      黄海之滨,依山傍水,有一个美丽的小村庄,这里民风淳朴,气候宜人。一
      座青翠苍茫的小山伫立于村庄之上。每当夏季来临,充沛的雨水就会顺山势而下,
      沿着古的河道,冲刷出一片银色的河滩,如同村姑那一头秀丽的长发,甩几甩,
      流向未名的远方……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就出生在这淳朴而美丽的小村庄,村庄让我至今惦念和
      回忆的,除了我的亲人,便是小芳了。

      小芳是她小名,比我大几个月,我俩同姓同辈,名字也只是最后那个字不同
      而已。是我已出五服(亲属关系超过五代,不再为之服丧,叫做出服,也叫出五
      服;在婚嫁五服即可通婚)的大叔家的闺女,按辈分叫她大,但从小至今我一直
      叫她小芳。

      小时,我们两家前后院。那时,农村刚由集体大锅饭的挣工分制改为农村责
      任承包制还没几年,农民的积极性一下被大大提高;这种情况下,大人们一天到
      晚忙着地里农活,没多余时间照顾我们。所以,我和小芳自然就成了亲密无间的
      小伙伴了。

      小芳行事相对独立,做事常常有自己的主意;我呢很调皮,行动也很敏捷,
      但缺乏独立性和主见。所以小时候各种疯狂的玩耍中,一般都是她充当班长的角
      色,而我就是她的大头兵了。

      偷摘她奶奶家的杏子;雨后带我去挖菜地里的知了猴;桶槐树上的大马蜂窝,
      每件事,我们都干的很漂亮……

      春夏交接,榆树发芽,进而缤纷出大片大片绿色的榆树钱,真是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绿花开,那个年代,这便是我们小孩们的美食了。小芳常带着我找哪里
      有上佳的榆树钱,找到后,我便如灵巧的猿猴般攀爬腾挪,不大一会,新鲜的缀
      满甘甜可口榆树钱的枝条便落在小芳的脚前,而小芳自然是高兴的手足舞蹈了。

      当我脸上挂着汗水自豪地站在他面前,小芳稚气的脸庞忽如大人般严肃:
      「小鹿(代真实小名),你真能干,长大后俺要当你媳妇!」我好奇的问她:
      「媳妇?媳妇是干什么的?」

      小芳忽然拉着我的手,一路向她家跑去,推开虚掩的柴门,家里毫无疑问是
      没有人的,她领我进入了她家麦秆垛的后面。顺便说下:那时农村做饭都是用打
      麦子剩下的麦秆;谁家迎娶新娘也是要用新鲜麦秆来铺道的,类似于现代城市中
      结婚用红地毯引道;然后结婚当天新房中也要撒上新鲜的麦秆。以麦秆铺路,引
      导新郎新娘入洞房,现在想是多么的淳朴而诗意的新婚风俗啊!但这一独特而又
      原始的风俗现早已被世俗的铜臭淹没殆尽了。

      现在想想,这小丫头还真是苦心:一是隐蔽需要,二是想体会下新婚的味道
      吧!

      「小鹿,你不是问媳妇是干什么的吗?那我教教你,媳妇是日吊用的!」

      「日吊?日吊是干什么的?」我更是一头雾水。

      小芳让我把裤子脱下,拿出小鸡鸡;她也脱下了裤子,只记得她双腿间白白
      净净一条小缝,手感光滑柔嫩。我正傻傻思考她下面为什么和我的不一样时,她
      让我拿着小鸡鸡向她的小缝里面插,记得她也曾用手辅助我,但怎么也未成功!
      现在想来不成功是自然,呵呵!那时太小了,鸡鸡根本涨不起来。后来外面传来
      姐姐喊我的声音,于是我们就匆忙结束了我们的「过家家」。这是我人生中第一
      次关于对性的认知和了解。

      后来慢慢长大,上学。从小学到初中,我的小伙伴逐步变成一帮调皮的大男
      孩们,我对性和感情的认知也逐步加深。但我和小芳依旧保持着纯真的关系,只
      不过由玩耍变为了偶尔为之辅导作业。她学习不算好,这方面悟性偏差,这里重
      男轻女,认为女孩子总归是要嫁出去的,加之学习成绩不理想,她上完初二便被
      大叔强制退学了。然后在家打猪草、做饭、干农活,走上了一位农村少女标准的
      生活轨道。

      一晃五六年过去,我成为了大二一名,小芳则出落成婷婷玉立的大姑娘:玉
      盘般的长脸蛋,略厚的宽嘴唇,一头乌黑的长发瀑布般披在肩头;苗条身材上耸
      出挺拔的双峰,配上得体干净的衣服,别有一番朴实无华的美丽。

      暑假是漫长的,加之我们这里夏天特别炎热。因此每天傍晚饭后,我都要去
      村西面的河滩去洗澡,然后在河滩边的草地上纳凉。有时心情舒畅抑或烦闷,我
      便带上长笛,呜呜咽咽的吹上一番,配上断断续续的知了蝉鸣,倒也相衬益彰;
      吹得好与不好,自己并不在意。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天晚饭后,我照旧慢慢散步向河滩走去,快出村
      口时,远远的看见一个女人的倩影站在村口的路边;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小鹿,你过来了啦!我在这专门等你呢?」

      「哦,小芳,是你呀?你怎么在这儿呢?等我?」我略显诧异的回答她。

      「怎么,考上大学就不想理人啦?俺这几天可天天看着你呢?俺想陪你走走,
      行吗?」

      「可别这么说,哪能呢?当然可以啊!不过我还是带着一丝优越感回答着她。

      于是我们并肩在并不宽阔的小道上缓缓向河滩走去。路上,她好奇而又羡慕
      的问起我大学时的生活,比如吃饭、穿衣、睡觉以及周六周日玩什么等平常的话
      题。我也一一回答着,到了都市的我,浅浅感觉已有无形的距离横亘在我们中间
      了。我也关心的问她一些事情,要她平时干活不要太累,注意身体等等,更像是
      礼貌的回应。

      到河滩了,河水冰凉而又沁人心脾,像扯着一张软软的玉带哗哗流淌着,玉
      带之下,散落着无数的鹅卵石。我们不约而同坐在岸边草坪上,这时我嗅到了她
      身上那迷人的处女芳香。多年后我一哥们曾对我讲过:说处女身上有一股特有的
      天然的体香,如果结婚了或者发生关系了,那么这种体香就会日趋减少,直至无
      影无踪。

      远处,蝉声渐弱;几个调皮的萤火虫在我们身边绕来绕去。微风拂来,这时,
      我竟发现夜色下的小芳是那么的美丽;我轻轻的揽着她肩膀,那一刻感觉她的身
      体竟有丝丝颤栗。

      「小鹿,我娘最近老催着我去相亲,我该咋办呀?」说完竟嘤嘤啜泣……

      「别哭,别哭,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边安慰着她,边动手为她轻轻拭着
      眼泪。平生之印象里,总是我哭,她安慰我居多,这次看来是真心不好过了。

      我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大叔大婶做不了你婚姻的主,不能为了孝道牺
      牲你自己的幸福!」我用大学里那些时髦的婚姻观念有板有眼的教导她。

      「小鹿,这我知道,可我又能咋办啊?」

      「小鹿,我知道你心气高,打小你就心气高,现在你又考上了大学,我,我,
      我……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说完难过的轻轻趴在我怀里,如同一只需要安抚的
      小兔。

      我一时竟无语,情不自禁轻抚着她的肩膀,抚着她长长的乌发。那时在我内
      心,是决意没有把她当做恋人来看的,我更希望找一位漂亮的志同道合的学姐抑
      或学妹,然后在都市共同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但我心地又是极软,常常关
      键时刻丢失主见。我知道这时不宜狠心拒绝她,于是我就将她轻轻揽在怀里。这
      时,底下的大鸡鸡也不自觉的产生反应,我气息也渐渐粗起来。小芳感觉到了我
      的变化,主动把脸靠上来,于是我们自然的吻在了一起。她的力道很大,恨不得
      把我的舌头吸出来,而我的手也由肩膀移到了她的双峰上,她的乳房很大,一只
      手几乎难以包裹,且弹性很大。她很配合的将内衣解开,我将舌头移到她的乳峰
      上,疯狂的亲吻着,吸着,裹着,一种特有的体香如同磁石般将我牢牢吸附在她
      的身体上。

      「小鹿,你也长成大男人了,下面的小雀好粗啊!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哭鼻
      子的小鹿了!」小芳喃喃说着,一边扒开我在校队打篮球时发的大短裤,有点粗
      鲁的抚摸着我底下强壮的大鸡鸡。因常劳动,她手掌里有些许的老茧,反而带来
      一种异样的摩擦快感。我激动的掀起她的长裙,向她那神秘的幽谷深地探去,小
      时的白嫩细缝现在不知长成何样了?入手先是一种湿滑,水很多,然后就是一片
      柔软蓬松的芳草。芳草之下,还是一条细缝,只不过细缝两边有了很大的凸起,
      向里探去,两片小肉如同两页柔软的河蚌将我手指柔柔的包裹,再进就是很紧的
      箍感。

      「来!快来!快来日我!」说完小芳急切地拿着我的大鸡鸡就朝她的河蚌软
      缝中塞去。我也挺腰使劲前耸配合,怎奈,数十次未成功,每每快要进去就滑了
      出来。我着急的满头大汗,平时录像也看过呀,怎么这么费劲?这时小芳把身体
      刻意向下挪了挪,「啊!」,她一声大叫,终于进来了……

      很温暖的包裹,对!就是包裹!而且是很紧的包裹!我的身体、我的灵魂仿
      佛煞那间进入了一个无比舒服的温柔乡内,这个温柔乡,如果可以,我情愿一生
      一世呆在里面,不再出来。

      我快速的耸动我的鸡鸡,小芳也随着我的耸动一下下配合的挺着屁股。我的
      双手抚弄着她那极富弹性的双乳,在这强烈的下,大约两三分钟的样子,我就一
      泄如注了!

      完事,我们深情的吻着,不一会,鸡鸡又硬起来了。

      「怎么又硬起来了?」小芳有点诧异的边抚摸着边问道。

      「我的小雀和小时有什么不同吗?」我坏坏的问道。(我们那里俗称小孩的
      小鸡鸡为小雀)「就是大,变黑了,还能伸缩,再也不是那个小雀了,变成大黑
      鸦了!」小芳些许羞涩的回答。

      那晚,我们又云雨数次,直到月上天幕,露水侵肤;直到萤火虫也不再为我
      们点灯,我们才挽手走至村口,然后依依不舍分开,各自回家……

      我毕业那年,小芳嫁到了离我们村十里之外的村子,男人是一位家境殷实能
      干的农村汉子,很传统的媒婆做媒,然后出嫁……

      前两年,我回家探望父母。我眼中的故乡已被所谓的现代文明折腾的一塌糊
      涂:山脉被一条公路腰斩,河流被引向了一个人工蓄水池;那片银色的河滩也被
      挖掘机肢解,原来的河岸,布满了星星罗罗的养殖场……

      村内,一位标准的农村妇女在我前面走着,左手牵着过腰高的女孩,怀中依
      稀抱着一个男孩;短发,粗壮的腰部,微隆的肚腩,这就是小芳。

      「他叔(同辈尊称),回来啦?」回娘家的小芳礼貌的向我打着招呼。

      她的脸上没了往日的纯净,有的只是生活磨练出来的皱纹、沧桑和麻木。

      我点点头,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自问道: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打开车内的CD,听着宗次郎的:故乡的原风景,我眼泪悄然滑落……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