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虚幻
    • 『人间尘』
        



      ===================================


      一身幽雅的淡蓝宫装,衬托着飞身而出的吕瑶熙,就像九天飞仙般的飘丽。


      在空中缓缓的旋转身子,准备降落的吕瑶熙,却传出了身上阵阵的幽香,让盗花太岁不禁闻香而醉,陷入了红颜迷梦之中。


      若说真有红颜迷梦,当真是每个男性最渴望的一个梦境,那将是一个多么美丽又不真实的幻境啊!


      就在吕瑶熙落地的那一刻,盗花太岁的双眼才从在自己思想中的幻境恢复了回来,双眼刚好仔仔细细的看清楚了眼前的吕瑶熙。


      她是一个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的仙女,一头乌黑的秀发,随风飘逸着,而胸前却垂落了两束红色挑染的长发,让原本就美丽动人的她,更增添了她独特的气息!


      眼睫皮上抹着淡紫色的胭脂,让她拥有魔女般的妖娇艳丽的感觉。


      双颊的皮肤白晰透人,透过阳光的照射更是闪闪动人,让盗花太岁张大了眼睛,仔细的观望着。


      一口美丽的双唇上着纯桃红色的口红,喘息之间的诱人模样,让盗花太岁几乎忍不住要上前去好好品尝一番。


      虽然吕瑶熙的宫装刚好将她的身段掩饰了起来,但他知道上天绝不会亏待她的,在那层层包围之下的美妙灵肉,也一定是令人垂涎不已的。


      吕瑶熙看到盗花太岁色瞇瞇的模样,心中竟升起了一阵欢喜之情,就好像很得意自己能勾引到盗花太岁一般。


      虽然每个人看到她都是这副模样,但是盗花太岁在看她却是依附仔细打量的情况,她知道盗花太岁一定拿她跟他以前见过的女生比较了。


      不过喜欢归喜欢,但是却还是要杀死眼中这个残害妇女的淫贼,只见吕瑶熙拔出腰上的软剑,把他插於地上的说道:「盗花太岁,我今天就要为那些可怜的女生报仇!」


      「唉!为什么每个人一看见我都是这句话呢?为什么你们不肯瞭解到底武林传闻的可靠性呢?」盗花太岁摇头苦笑的说着。


      「难道你敢说你不是一个採花淫贼吗?」吕瑶熙不喜欢盗花太岁这种态度。


      「不错,我的确是打着採花的名义,但是你们不想想,有哪个女生曾经指证我的罪证呢?我完全都在是你情我愿的情况之下和他们结合的,为什么世人就不能平静的看待这件事情呢?非得以这么极端的态度来对付我呢?」盗花太岁不解的说着。


      「哼!尽说些歪理,不让你吃点苦,你还不肯承认了。」吕瑶熙不愿在和盗花太岁扯下去,右手一拍软剑,身子平飞,人剑一体的刺向盗花太岁。


      盗花太岁看到吕瑶熙的剑法,不禁吃起惊来,谁想得出来这么一个大美女竟怀有如此的剑艺,盗花太岁急忙见招拆招,只看他右脚后退了一步,双手顺着吕瑶熙的转势,将她的杀招移了出去。


      吕瑶熙的剑招却不停歇,身子还没落地之前,手中的软剑往地一拨,再次借力的转向进攻盗花太岁。


      盗花太岁又是退了一步,利用身子的移动闪过了吕瑶熙的攻击。


      吕瑶熙两次攻击不成,停下了身子,持着软剑,注视着盗花太岁。


      「怎么,刚刚就是『红雪杀招』吗?」盗花太岁的语气听来就是看不起刚刚吕瑶熙的攻势。


      「盗花太岁,你不用太过得意,接下去才是真正的『红雪杀招』!」吕瑶熙被盗花太岁的话引出了杀意,怒视着盗花太岁,准备用出独门绝学『红雪杀招』了。


      盗花太岁却一副不为所动的神情,观看着吕瑶熙的每一个动作,他发觉吕瑶熙就像是上天刻意造来吸引世人的天妃一样,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一嗔一怒都是那么的独具风格,那么的引入着迷。


      不过盗花太岁到现在还不曾用过『天精魔道』,他实在不想让这么一个不食人间凡尘的仙子受到魔道的侵犯,他知道只要一运行魔道,他体内的盗花太岁就会不自觉的原性毕露,那是他最不想让人家看到的一面啊!


      吕瑶熙将手中的软剑插於地上,缓缓的全身的真气聚於两手之间,只见红光毕现,光彩刹时照明了整个吕瑶熙。


      盗花太岁看到吕瑶熙的招式,心中惊讶不已,不相信的喃喃说着:「怎么可能?『红雪杀招』竟和『武林密传』当中的『落日光剑斩』如此相似,看来上策的『武林密传』有很多招式没有记载了。」


      吕瑶熙看到盗花太岁虽是生死关头之间,却呆在原地,一点动作也没有,不禁好奇心起,喝道:「盗花太岁,你难道真的想惨死在我的剑下吗?」


      盗花太岁这时恢复了一贯的神情,洒脱的笑着道:「吕姑娘不用为我担忧,反正生死由命,就看上天给不给我机会了。」


      「哼!就让我看看你的『生死由命』吧!」吕瑶熙口中虽这么说,但也非常佩服盗花太岁死到临头的从容表现。


      只见吕瑶熙双手再次运气,双手红光刹时大放光明,就在这时候,吕瑶熙将真气灌入软剑当中,一道道红色的剑气脱体而出,似满天飞雨般的密集,无情的射向盗花太岁。


      盗花太岁不敢大意,提起真气,再度用出『偷天换日』,只见身影顿时飘飞了起来,穿梭於红色剑气之中。


      盗花太岁这一举动,真可说是艺高人胆大,竟敢以身犯险的闯入剑气雨林当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还不愿用出『天精魔道』才得这么费事的闪躲。


      吕瑶熙看到盗花太岁的反应,有点惊讶了起来,想不到盗花太岁竟用了这一种最笨的方法闪躲他的剑雨,难道他真的不怕死吗?


      吕瑶熙却也不手软,右手一拔,软剑随之而起,满天的剑雨全数射回软剑之中,看来应当是『红雪杀招』真正的杀招。


      只见吕瑶熙身子一转,刹时一道红光包围吕瑶熙的身子,并且向盗花太岁急奔而去,盗花太岁知道不使用真功夫不行了,当下摆开了架势,双手张开,『天精魔道』中最有威力的杀招之一『怒雷闪电』集於掌中,待势而发。


      红光一闪,吕瑶熙已经和盗花太岁硬拼了一招,只见盗花太岁竟将『怒雷闪电』的威力集中於右手,硬接下吕瑶熙的这一式『红雪杀招』。


      吕瑶熙也不甘示弱,运足了十成的功力,再度催动手中的软剑,配合着『红雪杀招』的威力,怒劈盗花太岁。


      铿然一声,只见吕瑶熙手中软剑应声断成两截,而她和盗花太岁也因为分别受到对方招式的影响,退了几步。


      盗花太岁看起来没受到什么样的伤害,倒是吕瑶熙的嘴唇却缓缓流出了一股鲜血,看来这一场争斗应当是盗花太岁占於上风了!


      「真是可惜,若是吕姑娘使用的是天兵神器的话,今天断成两截的恐怕就是我了。」盗花太岁说道。


      吕瑶熙倒也很服气,只看她先拿出了纱巾慢慢的擦拭着嘴上的鲜血,之后又将胸前垂落的红发给拨到后方去,带有男性的洒脱气概说道:「哼!输就是输,不用你帮我说好话。」


      「想不到你盗花太岁竟是这般的深藏不露,竟连『红雪杀招』都让你给轻松的接下,我真想看看你拿出全部本事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贺显仲从头到尾观看着盗花太岁的动作,心中佩服着他的武艺。


      「不过侥倖罢了,若是『红雪』的掌门人使用这『红雪杀招』的话,那我可就抵挡不了了。」盗花太岁还是提心吊胆的说着,以他现在的身躯,若是其余几位天子不愿放行的话,那大概只有战死此地了。


      「盗花太岁,你已经胜了,可以走了。」『红雪』的掌门人说道。


      「喔!你们就这样放我,难道不怕武林中的舆论吗?」盗花太岁不敢马上就离开,用言语试探着道。


      「盗花太岁,不要逼我们出手,我肯放你一马完全是因为看见你刚刚并没有对熙儿使用杀招,饶过了她一命,否则你今天想走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红雪』的掌门人再次申明道。


      王耀轩知道如果盗花太岁再不走的话,可能真的会走不了了,急忙拉住他,向各位掌门人说道:「各位掌门人,就让我送他一程吧!」说完后,拉着盗花太岁的身子快速的离开了『六合居』。


      贺掌门看着盗花太岁离去的背影,说道:「此子果真天生奇才,就连由『武林密传』中演变出来的『红雪杀招』也有办法接下,若真让他危害武林的话,那将会是一股无法预料的灾祸,瑶熙,看来只有救助你的魅力,让盗花太岁和那人互相残杀了。」


      吕瑶熙的芳心在最后一刻被『天精魔道』猛烈的震了一下,心中的平湖已经开始起涟漪了,这时候听到贺掌门要她用计陷害盗花太岁竟升起反抗之心,不愿意去害这个能走入自己心里的男人。


      「熙儿,你可不要感情用事了,要知道盗花太岁和他都是靠不住的,不管哪一个都不是你能够掌握的,如果喜欢上这种男生只会让你空余恨的。」『红雪』的掌门人提醒着吕瑶熙道。


      「瑶熙知道了。」吕瑶熙听到掌门的命令,也只能遵命而行。


      贺显仲在一旁虽然不表示任何意见,但是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就很像不同意着贺掌门的作法,但又如何呢?他终究只是『天城六门』的一份子,没有改变大局的力量。


      ******


      盗花太岁在随着王耀轩离开了『天城六门』之后,一口鲜血才吐了出来,看来他不会比吕瑶熙好上太多。


      「老弟,原来你也受伤!」王耀轩紧张的说道。


      盗花太岁苦笑说道:「废话,『红雪杀招』要是那么好接的话,那你们『天城六门』还混什么啊?」


      「那你刚刚为什么装作那副模样呢?」王耀轩不懂的问着。


      「唉!你以为刚刚那个红雪的老太婆真的想让我走吗?他还是一直在试探着我,若不是我强忍下去,还有你的出面,我看我早就被他们那些自命武林前辈给打死了。」盗花太岁解释着。


      「可能吗?」王耀轩不太相信的问着。


      「唉!大哥,若论年纪,你是比我大多了,但是论江湖经验的话,你还太嫩了。现在武林中哪一个名门正派不想杀我呢?若是让我变成一个无可救药的大魔头,那他们可就后患无穷了,若刚刚我一示弱的话,保准活不出『六合居』。」盗花太岁详细的说着。


      王耀轩却还是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他实在很难把『天城六门』的六位掌门人和盗花太岁所描述的连结在一起。


      盗花太岁也不和他多说了,只道:「王大哥,我要先回客栈疗伤了,你也快回去吧,免得那些人起疑,还有等一下他们问起我的事情,你一概都说不知道就好,免得你会惹祸上身!」说完后,盗花太岁便迅速的离开了此地。


      王耀轩看着盗花太岁安然的离开,也跟着回到了『六合居』里面去。


      ******


      夜晚时分。


      盗花太岁一人独坐在客栈的厢房里面,思考着接下去的行动。


      「嗯,今天这么一闹,看来『龙家』也应当有所防范了,看来想要去看看龙馨蒨可能不易了,该想个好办法才行啊!」盗花太岁喃喃说道。


      「不过,倒也想不到吕瑶熙的功夫这么如此的高明,害我受伤,现在只剩八成的功力,想要硬闯『龙家』看来是不可能了,我看还是趁着夜色黑沉的时候,潜进去看看吧。」盗花太岁终於打定了主意,反正对他来说,美人就是生命,就算真的会丧失性命,他也会进到『龙家』里面,一观天下闻名的『叼蛮公主』龙馨蒨。


      「太岁兄,真没想到你还没有行动啊?」贺显仲从厢房的窗旁跳了进来,打趣的笑着盗花太岁。


      盗花太岁瞪了贺显仲一眼,不满的说道:「这都怪你,若不是你招出我的身份,我刚刚哪用跟你那个漂亮的师妹硬拼啊!」


      「怪我?也对,是我不对,但是我这样不是帮助你跟我吕师妹有接触吗?」贺显仲承认着道。


      「有什么用?我想她心里只会恨我,大概不会喜欢我了。」盗花太岁灰心丧志的说道。


      「想不到武林闻名的盗花太岁竟如此容易丧志。」贺显仲惋惜的说道。


      「谁说我容易丧志啊!」盗花太岁反驳的说着。


      「你现在这副模样,不是丧志是什么啊?」贺显仲说着。


      盗花太岁摇着头,叹气说道:「唉!我不是叹气,只不过我不想获得一段强求的爱情,如果吕姑娘真的不喜欢我,那就算了,我所追求的不是结果,而是一段美丽的过程。」


      贺显仲想不到这盗花太岁是这么的君子,难道他真的和武林传闻不同吗?


      「走吧,我带你到一个地方,算是补偿今天对你所做的事情。」贺显仲拍着盗花太岁的肩膀。


      「什么地方?」盗花太岁反问着。


      贺显仲邪笑了起来,表情诡异的说道:「一个可以看到我吕师妹和龙馨蒨的地方。」


      盗花太岁虽然不知道贺显仲要带他到哪里去,但看到贺显仲的脸色,看来应当是个不错的地方,更何况自己真的想见龙馨蒨一面,便跟着贺显仲一同前去。


      ******


      「贺兄,看不出来你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竟会知道这种好地方啊?」盗花太岁看着眼前的景致,笑着贺显仲。


      原来贺显仲竟然带盗花太岁到吕瑶熙和龙馨蒨常来的一个沐浴地点,『春水湖』。


      这『春水湖』乃位於『龙家』领土的北方,虽然还不到『龙家』的内部,但却因为吕瑶熙和龙馨蒨两人的关系,守备非常的森严,别说一般的偷窥小贼,就算是本领高强的武林高手也没有办法可以轻易的进到这边来。


      盗花太岁却不知道这边的守备如此森严,也是疑惑为什么贺显仲一路带自己来到这边,为什么不见任何阻碍?照理说龙馨蒨这位『龙家』最宝贵的公主,不应该这么轻易的让外人得以窥看的才对。


      贺显仲当然知道盗花太岁心中的想法,解释着道:「这边不是我发现的,而吕师妹自己告诉我的,毕竟她也是『六天子』之一,如果有事情的话,我们也必须要帮助他,所以我们『六天子』每天都会有一个轮班到这边守护着她。」


      「喔!那你现在这样,不等於引狼入室吗?」盗花太岁嘲笑着自己的说道。


      「我只是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并没有叫你做任何事情喔,等一下或许会有几位小贼闯进,就让你表现一番,看看能不能夺得吕师妹的芳心吧。」贺显仲笑着说道。


      「没问题的。」盗花太岁拍着胸脯保证着。


      「那样最好,我要先过去那边巡逻一下,你可不要做出什么事情喔!」贺显仲有所指的说着。


      盗花太岁笑了一笑,并没有回答。


      贺显仲眼睛闪过一丝奇异的眼色,但随即就消散掉,也没有再说什么话,离开了此地。


      盗花太岁看着前面围绕前圆圈的巨石,知道巨石之后就是自己想见的吕瑶熙和龙馨蒨,真是迫不及待的想上去瞧瞧这两个美人的身材如何,但是这么做好像对不起贺显仲,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突然,一阵银铃笑声从巨石后方传了过来,只听见那笑声中还说着道:「吕姊姊,你今天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


      盗花太岁听着这话,知道这声音的发言人大概就是龙馨蒨了吧。


      另一阵熟悉的声音回道:「蒨儿,哪有啊,你别乱猜。」


      「姊姊,我看你是不是因为那个盗花太岁呢?」


      「什么盗花太岁啊?」


      「姊姊,你就别装了,我刚刚听六卫说,今天盗花太岁大闹你们月试,还将你打败,这不刚好符合你意中人的条件了吗?人呢,是英俊潇洒,武功又在你之上,而且还是年轻一辈的高手,怎么看都足以作你的夫郎啊!」


      「你别乱说,这盗花太岁花名太多,而且在武林中名声太差,就算他符合我的条件,我也不会倾心於他的,更何况他还不是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这第一高手还是你那位心上人,刚哥哥比较恰当吧!」


      「刚哥哥?是谁啊?」盗花太岁不懂的忖着。


      「姊姊,说来说去你就是喜欢我刚哥哥吧,这样吧,改天他在来的时候,我在跟他提醒一番,要他顺便娶你吧。」


      「死丫头,什么顺便娶我啊,难道我会比你差吗?」


      「那让我来比比看吧。」这阵声音一完,盗花太岁便听到一阵宽衣声,知道她们两人大概要每人入浴了。


      这时候,盗花太岁再也忍耐不住了,爬上了巨石之上,偷窥着两人的入浴情景。


      盗花太岁才一爬上巨石,就被吕瑶熙的美妙动作给吸引住,吕瑶熙刚好要卸下身上所剩的肚兜,而全身完美无瑕,洁白动人的皮肤,藉着月色朦胧的映照之下,更是白晰动人。


      一对出众的玉乳慢慢的从肚兜中露了出来,坚挺无比的形状再加上可比得上蓝水星所拥有的弹性,真是集天地宠爱於一身。


      而且乳头特别的尖锐,呈现淡淡的粉红颜色,在月光下四处的晃动着,就好像随风飘零的樱花般,那么样的迷人。


      盗花太岁在往下观,直视着吕瑶熙诱人的私处,虽然因月光微明,而且距离太远,没有办法看清楚,但是私处的毛发整齐,虽不稀疏,也不茂盛,隐约之间可以看见私处洞口。


      在往下瞧,一双无可匹敌的修长双腿直直的伫立於地上,从臀部沿着大腿、小腿,甚至整个脚掌处,所形成的曲线漂亮无比,就好像特意打造般的那么的刚好,一点瑕疵都找不出来。


      盗花太岁这时微微转头,准备看看这个『叼蛮公主』是不是也能向传闻那么的美丽了。


      才一转头,就被龙馨蒨吓了一跳,原来龙馨蒨的身材和表情让人感觉起来就像一个爱玩得小妹妹一样,心中有一股怎么都不忍责怪她的心情,而且很想把她拥入怀里,好好的爱惜她。


      能让盗花太岁有这种感觉的人不多,除了修练『玄女诀』的蓝水星外,龙馨蒨竟然让盗花太岁有这种感觉,可见有多么天生丽质了!


      龙馨蒨对於头发的装饰非常的重视,除了平常多种的发饰之外,额头还留着浅浅的浏海,但又不完全的整齐,还刻意的剪成长短不齐,两个耳朵旁各绑着一条小办子,剩余的头发紮起了一个翘马尾的装饰,虽然看起来特异离俗,但却又充满着一股可爱、天真模样,看来这就是龙馨蒨天生过人的地方吧。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樱桃般的小嘴,加上不时传出的悦耳好听的笑声,这乃是传闻中的『刁蛮公主』龙馨蒨啊,这简直比传闻中更加的漂亮、更加的美丽。


      看着龙馨蒨早已一丝不挂的身材,盗花太岁真是恨微光之熹明啊!


      由『春水湖』加上她们自己倒进的热水,缓缓的产生蒸汽,隐隐约约间笼罩着龙馨蒨的身躯,随是如此,但盗花太岁还是得以看见龙馨蒨动人的身体曲线。


      虽然龙馨蒨不像吕瑶熙般有着令人无法喘息的身材,但是却拥有另外一股玲珑之美,就和孤玲茹一样,都是那么的小巧可爱,玲珑动人。


      一对纤小的椒乳,虽然是盗花太岁所见过中最小的,但是配合着龙馨蒨的身形,却展现另一股感觉,若说吕瑶熙所表现出来的是美丽的话,那龙馨蒨或许可说是美丽的另一种形式,可爱。


      不用得天独厚的突出身材,龙馨蒨就是有本领让盗花太岁觉得美丽,看着她也不算娇小的身材,大概比吕瑶熙矮不到半个头,但是一双比之吕瑶熙更美丽、更修长、更洁白的双腿完整的映入了盗花太岁的眼中。


      吕瑶熙的双腿已经算是美人的极品了,但整体的感觉上,就是差龙馨蒨那么一点,可能是因为练武的关系吧,练武的确让吕瑶熙的整个身形变的美妙无比,也让她的美腿结实健壮,但是也因此留下了一些不可避免的痕迹,和没有办法达成龙馨蒨直直到底的感觉,这也是有一得必有一失吧!


      龙馨蒨看起来一点也不会嫌弃自己的身材,当然她的确有骄傲的本领,但她却是摸着吕瑶熙的双乳,哈哈笑道:「吕姊姊,你的身材真是越来越标准,越来越硕壮了,以后谁娶了你,可得小心一点,别被你压垮了。」


      「好啊,小丫头敢开我的玩笑,看我不抓得你哇哇叫!」吕瑶熙也不甘示弱的抓起了龙馨蒨,摸着她那娇小的乳头,就因为娇小的缘故,让龙馨蒨马上就有的感觉,不停的喘息了起来,那小口半张半闭,呼吸急促,还不时带着每个男人都动心的娇息声,让盗花太岁实在按捺不住,体中的『天精魔道』随之升起。


      这魔功才一散发出而已,吕瑶熙马上就有反应,急忙右脚一踢,踢飞了地上的衣服,急忙先护住自己和龙馨蒨的身体,然后才道:「是谁?」


      龙馨蒨没想到这有人可以闯进这里,也急忙叫道:「六卫。」


      「小姐,我们在这里。」盗花太岁只觉得后方出现了六到黑影,紧紧的盯住自己,看来自己不容易脱身了。


      「盗花太岁,是你吧?」吕瑶熙突来一句,让盗花太岁知道没有办法再躲藏下去,也只好跳下巨石,现身问道:「吕姑娘怎么知道是在下呢?」


      「哼!除了你之外,整个『岷山镇』有谁赶来这边偷看呢?」吕瑶熙怒容说道。


      「姊姊,不用跟他多说,六卫,给我杀了他。」龙馨蒨想到自己全身都被这个淫贼看光了,生气的说道。


      「是!」六卫齐声应道,飞身而出,团团的围住了盗花太岁。


      盗花太岁先镇定下心情,打探着六卫的情势,这六个可真是毫无空隙的围着盗花太岁,而且每个都神气高扬,看得出来每个都是内家高手。


      单说一对一的单打独斗,盗花太岁想赢都很困难了,更别说想在这六人的掌下逃出生天,但『天精魔道』就造了他一副不惧危机的心理,使得他在这种不利得情况下还是保有一惯的从容不迫神态。


      「六卫,等一下!」吕瑶熙阻止了六卫的行动,接着对着龙馨蒨问道:「蒨儿,你相不相信姊姊呢?」


      龙馨蒨点点头,一副柔顺的神情说道:「蒨儿当然相信姊姊了。」


      「那这件事情就让姊姊作主好不好呢?」吕瑶熙带点恳求的语气说道。


      「嗯,好!」龙馨蒨想也不想的答应道。


      吕瑶熙看到龙馨蒨答应了,先叫开六卫说道:「六卫,你们先到一旁守着,不要再让别人闯进来了。」


      「是!」这六卫果真听吕瑶熙的话,一听完吩咐便散了开来。


      「盗花太岁,我想刚刚我跟蒨儿的话你也都有听见了吧。」吕瑶熙先问着盗花太岁说道。


      盗花太岁不好意思说全部听见,只含蓄的说道:「不小心听见少许,请吕小姐见谅。」


      「哼!有听见就听见,什么听见少许。」龙馨蒨看不惯盗花太岁这种作风。


      吕瑶熙伸手阻止了龙馨蒨再说下去,又道:「那你应该知道我的确是我可以倾心的对象了。」


      盗花太岁没想到吕瑶熙说得这么坦白,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实要我嫁给你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做到一件事情。」吕瑶熙不等盗花太岁的回答,又接着说道。


      「什么事情?」盗花太岁直觉的反问着。


      「我从小就有一个心愿,想要娶我的人必须是个武林中有名的大英雄、大豪杰,不管长相、武功、声名必须都是天下第一的。」吕瑶熙缓缓说道。


      盗花太岁点点头,肯定的道:「依你的条件,要求这些并不过份。」


      「今天你盗花太岁长相已经符合了,至於声名这一项却远远的不及格。」吕瑶熙看着盗花太岁说道。


      「吕姑娘,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你以为我想拥有这一身臭名吗?」盗花太岁有感而发的说道。


      「唉!就是万般皆是命,既然你已经看过我的清白身子了,这一点我也不要求你了,只要你能达成最后一项武功的要求,那我就嫁给你。」吕瑶熙叹口气的说道。


      「怎么样才算达成你的要求呢?」盗花太岁想到难道她会叫自己挑战武林中的『十大高手』吗?


      吕瑶熙看着盗花太岁疑惑的神情,不由得笑了出来,这一笑就好像黑暗的署光般的闪亮动人,配合她的天仙般脸孔,说有多动人,就有多动人!


      吕瑶熙知道自己失态了,急忙停止了笑容,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要求你什么无理的事情,凭你盗花太岁的身手,想挤进武林高手之林自是不难,但是我的要求不只这样,我要你击败当下年轻一辈中名气最盛、武功最高的第一高手刚侠风,这个要求你肯答应吗?」吕瑶熙一句、一句的逼迫着盗花太岁,说到最后让盗花太岁没有勇气说个「不」字。


      「只要你答应,我今天就让你平安无事的走出这『春水湖』,否则你将血溅此地!」吕瑶熙半逼迫的威胁盗花太岁。


      「哼!难道你不怕我口头答应,却是不理此事吗?」盗花太岁试探说道。


      「放心吧,只要你一答应此事,我便告知天下,刚侠风这人一身义骨,听到你这採花淫贼想跟他挑战,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躲到天边海角,他也可以找到你的。」吕瑶熙早就有对策的说道。


      盗花太岁看到吕瑶熙有条有理的对应,而且一点害羞神情都没有,知道自己陷入了他们『天城六门』的借刀杀人伎俩当中了,都怪自己十足好色,否则也不用陷得如此下场。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我想约定一个时间跟他决斗,我不想无时无刻的提防着他。」盗花太岁也只得先拖延说道。


      「嗯,那就三个月后吧,三个月后,将在『白家』的『中天城』举行一场武林盟主争斗大会,你就在那场大会上跟刚侠风一决雌雄吧。」盗花太岁看到吕瑶熙连地点都帮自己准备好了,真不知道她是不是连自己的后事也预备好了。


      「吕瑶熙,我慢慢发觉你真是不简单了,但是你如果要我和刚侠风相斗,何必演这一出戏呢?你大可直接传出我非礼你的消息,相信不只刚侠风,武林中的年轻侠士一定想抓我缉案,在你面前争得美人芳心啊!」盗花太岁不懂的问道。


      「因为你的确是可以让我倾心之人,自从跟你对招之后,我的心再也没有办法保持平静无波,而且还一直想念着你,如果我不把自己逼到这等绝境的话,我实在下不了心去逼你作这种事情。」吕瑶熙透露心事的说道。


      「好!就冲着你这句话,三个月后我必不爽约。」盗花太岁说完后,纵身而去,不留任何痕迹。


      「姊姊,你为什么要怎么作呢?」龙馨蒨看不懂的问着。


      「蒨儿,你不要逼问姊姊好不好?」吕瑶熙心痛的说着。


      巨石上又落下了另一条的人影,也是叹息说道:「师妹,值得吗?」


      「值得,若不是这样,盗花太岁绝不肯跟刚侠风一拼生死,凭他的轻功,想要逃的话实在太容易了,也只有这个办法能让他跟刚侠风比个高下。」吕瑶熙口上虽然这么说,但她知道这两个他所倾心的人,必须有一各将死去,脸上的眼泪不禁慢慢的流了下来,让人看人实在心生不忍。


      **********************************************************************


      快要破十集了,这是当初写盗花太岁时没有预料到的,想不到这么能编,而且大家也这么的支持,看来盗花太岁可能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生存了。


      至於这一集出现的吕瑶熙和龙馨蒨,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在出现了,大概在尾声了。


      不过好几集没有写写露骨的情节,这一集特别描写一下偷窥的情景,不知道能不能抵补,如果不行我也没有办法了。


      嗯,算一算『四大才女』已经出现三个了,而『五大世家』中的『七仙女』也出现两个了,还有剧情中出现的小凤、白铃铃、金惜花、玉婵娟、聂筱纤和蓝家三女,哇!不会吧,都已经出现十三个女角了,会不会太过份了一点啊?因为后面最起码也还有『观音玉尼』月婉姿、『灵凤公主』纪筠茹、『鬼剑双姬』和『七仙女』、『四才女』没有出现的部分,本来还企图加上京城里面有名的『官家双花』,我看还是不要好了。


      关於《仲夏的相逢》,我发觉读者并不多,但是每个都是忠实的读者,常常接到一些慰问来信,放心吧,我不会在连载《仲夏》了,ㄟ……别生气,我的意思不是说不写的,只不过我打算一次将《仲夏》写完,然后再一次贴出,别问我要多久,我也不知道。


      下星期日,盗花太岁将有新一段的恋曲出现,艳冠京城的第一美女蓝水梦,竟出现在盗花太岁左右,但身旁又有一个权势极大的护航者,这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


    推荐武侠虚幻

      合作伙伴

    阅女阁

    91福利网

    爱福利导航

    艺术总奸

    熟女人妻会所

    红灯笼会所

    两性百科

    梧桐导航

    含香导航

    先锋导航

    初一导航

    百色榜

    福利入口

    福利目录

    PORNOX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