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老驢頭的性福退休生活】(1-23)作者:思考兔』
        字数:13612

      老驢頭的性福退休生活

      作者:scote216
      2014/05/11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本人初次寫文,雖文筆一般,但在院子裡潛水多時,還是想寫點東西與大家
      交流下,不當之處,請各位指正。

      (一)偷窺

      初夏午後的陽光從窗戶灑進來,老呂把身子縮進躺椅裡舒服的呻吟了一聲,
      把紫砂壺吊進嘴裡,「滋滋」作響。

      這間茶室是老呂的,內退之後,因為兒子在這座淮河邊的城市裡工作,於是
      就在這買了套門面房開了這麼一間茶室,不求生意有多好,只是想有點事兒做。
      兒子兒媳有時候週末回來看他,但是孫子並不給他帶,兒媳父母都是本地人,所
      以帶外孫自然就責無旁貸了。

      茶室一共三層,下面兩層隔成一個個的包廂,頂樓除了老呂的臥室外,都作
      為庫房和員工宿舍。老呂這裡有五個常住員工,三女兩男,其他的員工都是本市
      人,還有些是兼職的女大學生。

      之所以招大學生,是因為大學生氣質好,茶室包廂裡經常有客人需要給表演
      茶道的,不少女大學生只要稍作培訓就能做得很好,廣受客人們青睞。但是一般
      來說客人們是不敢在這裡胡來的,也曾經有不開眼的想勾引女學生,但是都被老
      呂帶著人給打出去了。那些想找事的人也有試圖報復的,但是令他們奇怪的是沒
      人敢接這個活。

      喝完了茶,老呂決定下樓去轉轉,途徑儲茶室的時候,忽然聽到裡面傳來一
      陣悉悉索索的呻吟。老呂停住腳步,從沒有關嚴的門縫向裡看了一眼,只見裡面
      有一個女人坐在桌上,胸前乳罩被推了上去,白花花的兩隻奶子袒露著,叉著兩
      腿,一個男人的頭鑽在她的胯間正在舔屄,女的被舔得情動,雙手伸進男的頭髮
      裡,不停地發出呻吟。

      那女的不是別人,正是店裡的經理張素素。要說這個張素素,長得實在是好
      看,雖然已經32歲了,早已結婚生子,可是身材依舊保持得很好,再加上一股
      少婦的成熟美,任誰都得讚美一聲。

      老呂看到這種場景,臉上一紅,沒想到素素居然在這兒和人媾合,本想挪步
      離開,可是腳底像是生了根,怎麼也邁不開步。『我只是想看看那男的是誰……
      嗯,對!就是這樣。』老呂給自己找著藉口。

      裡面的二人沒發現外面有人偷窺,男的舔了一會兒,陣地上移沿著小腹直到
      胸前。他用嘴叼住一隻奶子,啜著有點暗紅的乳頭,一手抓著另一隻,另一隻手
      伸到了女子的陰部,玩弄著肥厚的陰唇。

      三點均已被攻佔,女的呻吟聲漸漸大了起來:「老公,我要……快給我……
      快!」

      「小寶貝,受不了了是吧?」男的一邊吃奶,一邊說著情話,發出「吱吱唔
      唔」的聲音。

      「你好壞,快點……給我……哦……哦……」

      原來是男的手指碰觸到了陰蒂,素素的淫水不禁噴湧而出。男的好像也受不
      了了,褪下褲子,對準穴口,把昂藏的陰莖一捅到底,「哦……」兩人都發出了
      一種滿足的輕吟。隨後,男的開始挺動起來。

      「寶貝,你真美,讓老公爽死了,哦……哦……」

      「嗯……老公,你喜歡嗎?嗯哼……啊……」

      「喜歡,老公愛死你了。幹死你個小淫婦!哦……哦……」

      「啊……啊……幹吧,搞死你的淫婦老婆!哦……哦……」

      裡邊兩人激情交合,下面的水聲潺潺,上面的浪語連連,而外面的老呂,雞
      巴已經硬得像竹竿了。

      自從老伴兒大前年腦淤血過世之後,老呂就沒有性生活了,雖然外面有各種
      的誘惑,但與老伴兒伉儷情深,總是沉浸在回憶裡不能自拔,再加上年紀有點大
      了,所以對女人也沒有特別的需要,今天看到這幅活春宮,老呂沉睡已久的性慾
      被激發了出來。

      轉瞬間,裡面兩人已經變換了姿勢,素素往裡推了推,接著被壓倒在桌上,
      男的俯身上去,用傳統姿勢耕耘著。素素情動不已,一邊和男的不斷舌吻,更是
      把兩隻小腳勾住男人的屁股,迎合著男人的抽插。

      「哦……啊……用力!老公,不要停……」

      「哦……寶貝,舒服嗎?」

      「嗯哼……舒服,老公你真棒,快點!我要來了,啊……啊……啊……」

      隨著三聲逐步變大的叫聲,裡面的兩人同時一頓,看來都是一洩千里了。

      過了一會兒,男人才起身,兩人都開始收拾自己。素素一邊整理,一邊抱怨
      道:「你看你,怎麼不能等到晚上回家再給你,在單位幹這個多難為情啊!」

      「呵呵,我這不是晚上又要出差嗎,上次出差回來沒呆兩天,都沒來得及和
      你親熱,現在又要走,你說我能不饞嗎?」

      「壞傢伙,整天就想著這事兒。」素素的臉紅得像煮熟了的蝦子,可能一半
      原因是性慾未退,一半原因是羞澀吧!

      「不想怎麼可能啊,這麼美麗的老婆,怎麼愛都不夠。」男的說罷又抱住素
      素要親嘴,素素任他吻了一回才說:「這下滿意了吧,快點回去收拾行李吧!」

      「唉,好吧,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得走了。」

      老呂聽人家小夫妻要出來了,於是趕緊輕輕邁開步子轉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過了一會兒,素素帶著那個男人進來做了介紹,男人叫趙剛,是某公司的業
      務員,這次要到上海出差一週。打了招呼要走的時候,老呂就說讓素素也回家去
      幫著收拾下行李不扣工資,那兩口子都很開心,說著感謝的話走了出去。

      看著人家小倆口恩恩愛愛,老呂不禁有點失落,心中掠過一絲悵然。


      (二)裸聊

      目送素素兩口子出門,老呂沒有站起來相送不是因為自持身份,主要是由於
      自己胯間的那根十八厘米的肉屌還是硬梆梆的,鼓起來的襠部實在不雅觀。

      記得年輕的時候有一次在單位澡堂洗澡,待大家都亮出傢伙,老呂的肉屌卓
      然超群,於是被一干同事取笑說:「你別叫老呂了,就憑你這根驢貨,乾脆叫老
      驢得了。」

      自此得了個老驢的外號,自己也不覺得如何,畢竟只是玩笑而已。而且老驢
      這個名字也沒什麼不好的,拉磨的時候任勞任怨,行路也有耐力,張果老騎的不
      就是驢嗎?而且驢不張揚,當個老驢也挺好的。此外就是老呂也愛吃驢肉火燒,
      自從在燕趙省嚐過一回之後就念念不忘,天上龍肉地上驢肉。

      說到老驢這個外號,現在老呂的QQ昵稱也是老驢。QQ這東西是以前在省
      大教書的時候,為了方便和學生交流學會的。後來瞭解了更多的功能,尤其是老
      伴過世之後,經常獨自在家,也就養成了Q聊的習慣。

      剛搬來淮城時候,偶然一次看《淮城晚報》,說他們建立了一個論壇叫「淮
      城社區」,邀請大家加入。老呂想融入當地生活,於是就加了進去,並且以「老
      驢」的ID發了幾篇散文隨筆什麼的到論壇上,一下子居然火了,成了當地的網
      絡名人。

      現在論壇裡好多人都喊他驢叔,都說驢叔有才情、有閱歷、有魅力。人都喜
      歡被認可被尊重的感覺,老呂也不例外,沒事的時候足跡遍佈論壇各個子論壇,
      同時加入了各個子論壇的QQ群,比如「淮城社區愛車生活」、「淮城社區會員
      交流」、「淮城社區文學交流」等等。

      QQ聊天的好處就是可以隱藏在電腦背後釋放自己性格中不為認知的一面,
      老呂也是如此。在Q聊中的老呂,風趣又風流,和一幫子美女們打得火熱,在每
      個群裡都有網絡「老婆」。

      要說這85後、90後美眉們絕對是豪放,喜歡了就主動追求,麼麼噠什麼
      的隨口就來。老呂雖然不太理解,但是作為受益者還是享受其中的,自古大叔愛
      蘿莉,和各色美女們的曖昧是很多男人夢寐以求的。

      這不,老呂想轉一下注意力Q聊一會兒,結果剛一登錄,就有一個美女發消
      息過來了。

      「麼麼,老公,你來啦!」網名叫「夢夢」的小妮子第一個騷擾過來。

      「嗯,是啊,這不是想你了嗎?」老呂現在對這種口中花花早已駕輕就熟。

      「呵呵,是嗎?那我太高興了,我也想你呢!對了,昨天你送的花我已收到
      了,謝謝哈,麼麼噠。」

      「嗯哈,你喜歡就好,我還怕你不敢收呢!」前幾天夢夢說自己的生日快到
      了,怕沒有人送花好沒面子,於是老呂訂了束玫瑰送去她大學寢室。夢夢還在說
      說裡曬了那大捧的玫瑰,惹得她的那些小姐妹們一陣豔羨。

      「怎麼可能,自己老公送的有什麼不敢收的。對了,想要點什麼獎勵啊?」
      小妮子還發了個挑眉毛的表情。

      「獎勵麼?要什麼都給嗎?」

      「嗯哈,是啊!只要我能做到的,都滿足你。」

      如果是以前,老呂最多也就是求個擁抱或者接吻的表情,可是剛剛觀摩過一
      場春宮的老呂心裡慾火難耐,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我想看看你的乳房。」

      點了發送之後,老呂才發覺有點不妥,果然,那邊果然沉默了一會兒。老呂
      正考慮要不要道個歉的時候,突然收到一張離線照片,接收了之後一看,只拍了
      胸部,絕對的巨乳,乳暈有些大,乳頭粉紅,乳肉白皙。老呂差點血脈賁張得蹦
      起來,都快神經錯亂了。

      「嘻嘻,喜歡嗎?老公。」後面還加了一個羞澀的表情。

      「喜歡,喜歡,老公的褲子都快被撐破了,如果能視頻看一下就更好了。」
      老呂後面跟了一個色色的表情。

      「色老公,你壞死了。」後面跟了個衰的表情。

      「好老婆,你可憐一下我吧,滿足一下我對你的思慕之心。」

      「那,明天你得請我吃飯,吃西餐。」

      「可以可以,地方隨你挑。」

      「我還要帶著我的姐妹們一起去,你還得再送我一束花。」

      「沒問題,你要是不嫌我給你丟人,我一定把你寵得像個幸福的小公主。」
      老呂今天為了滿足慾望,別說一頓飯了,天天請客都行啊!

      「嗯,好吧,看在你這麼疼我的份上,小小滿足一下你吧!你那方便嗎?」

      「方便。我去把門鎖了。」老呂起身去把門反鎖了,這屋子隔音又好,絕對
      不會出變故。而且現在是下午,店裡也不怎麼忙,有下面人盯著就可以了。

      回到座位上,老呂發出了視頻邀請,對方很快就接受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
      大眼睛美女,有點嬰兒肥的臉,配上倆酒窩,煞是好看。

      「老婆,你真漂亮。」有視頻就不用打字了,老呂直接開口讚美了起來。

      「嘻嘻嘻,謝謝誇獎。你也不差嘛,不像你說的那樣,什麼又老又醜啊,還
      是蠻帥氣的吶!」看來小美女對他也挺滿意的。

      其實老呂除了身高只有173之外,長得還算不錯,濃眉大眼,鼻樑高挺,
      加上一副眼鏡,顯得儒雅而又不失帥氣,再加上注重鍛煉,看上去根本不像55
      歲的人,反而有四十多歲的大叔範兒,很受部份美女們歡迎。

      老呂和夢夢互相讚美一番後,不禁催促她儘快給自己看看,夢夢嘴裡嘟囔著
      「色老公,老色鬼」什麼的,還是把T恤衫撩了上去,裡面的胸罩應該是剛才拍
      照的時候除去了,大奶子目測起碼有36D,一動就顫顫的。

      「好美啊,真想去吃一口。」

      「嘻嘻嘻,可惜你吃不著哦!」

      「那我明天能吃嗎?」

      「什麼啊,一天到晚就想著欺負我,不給!」

      「啊,不會吧,那我能摸嗎?」

      「也不給。」

      「那你幫我摸摸吧,不能再不答應了哈。」

      「那,好吧!」估計是不好總不給面子,她居然應承了。

      老呂喜出望外,指揮著夢夢時而揉搓乳肉,時而用掌心摩挲乳頭,自己的驢
      貨已經硬得無以復加了,於是老呂問她想不想看自己的裸體。夢夢回覆說:「你
      這裸體有什麼好看的。」老呂說:「我有八塊腹肌。」夢夢說:「你吹牛,你這
      麼大年紀了要是真有八塊腹肌,我就給你看我下面。」

      老呂說著一言為定,把襯衫的扣子解開來,因為自幼習武,常年不輟,真的
      有八塊腹肌,很結實。

      「哇!老公你果然很厲害。」

      「哼哼哼,現在知道我厲害了吧?快點,該兌現你的諾言了。」

      「什麼諾言啊,我怎麼不記得?」

      「不許耍賴,不然明天的西餐改成炸醬麵了。」

      夢夢一邊說著「好嘛好嘛」,一邊羞澀的褪下短裙,攝像頭調下去,現出白
      色的小內褲,中間有點濕濕的痕跡,看來是剛才自己摸奶子有點情動了。

      夢夢沒有脫下內褲,而是用手撥到了一邊,嫩鮑現了出來,陰毛不多,中心
      粉紅粉紅的,看來性經歷不多。

      老呂呼吸急促起來,不禁把攝像頭也調到自己的襠部,拉開拉鍊拽出陽具,
      對著螢幕擼了起來。對面的夢夢驚呼了一聲,顯然是被老呂的驢貨給嚇到了,老
      呂得意的說:「老婆喜歡嗎?」夢夢沒說話,手指卻忍不住輕輕的愛撫著自己的
      陰唇,並逐漸移到了陰蒂。那顆小豆豆逐漸凸顯了出來,隨著夢夢手指的撥弄而
      顫動不已。

      兩人都沒再說話,只是不斷加快著手裡的動作,老呂讓自己的驢貨更加貼近
      攝像頭,大龜頭讓夢夢完全迷失了,嘴裡發出呻吟聲,說著「我要我要」。

      「要什麼啊,寶貝?」

      「要你的肉棒,要老公的棍子。」

      「小浪貨,要說雞巴,知道嗎?」

      「嗯……好,哦……哦……我要老公的雞巴……快把雞巴插進小浪貨的屄裡
      來……」

      「哦……哦……小騷屄,老公的雞巴貼近你的陰唇了,感覺到了嗎?」

      「嗯,感覺到了,它好硬,好大。」

      「嗯,它在磨你的陰唇和陰蒂,你開心嗎?」

      「開心,開心,哦……親老公,別折磨你老婆了,快插進來……」夢夢的兩
      根手指塞進了自己的小嫩屄裡。

      「來了,小騷貨,老公的雞巴挺進去了……哦……老婆,你的屄好緊,夾死
      我了!」

      「哦……老公,用力,你喜歡老婆的小嫩屄嗎?」

      「喜歡,我愛死它了,我要把它插爛。」

      「不要,老公,插爛了以後就沒得玩了。」

      「嗯,好的,也就是隨口說說的,我怎麼捨得插爛我親老婆的騷屄呢,我還
      得留著每天插呢!」老呂的臉被慾望激發得漲紅起來,手裡擼管的動作也逐步加
      快。

      「嗯,哦……老婆每天都把小嫩屄洗乾淨,不穿內褲,等著親老公來插。」
      夢夢的動作也逐漸加快。

      「哦……我要來了,老婆,老公要射了,射在你屄裡好不好?」

      「好,射吧,射進你親老婆的屄裡,我給你生兒子。」

      老呂再也受不了了,精液噴湧出來,有部份衝到了螢幕上,而對面的夢夢也
      在一聲尖叫之後軟在了椅子上。

      (待續)


      老驢頭的性福退休生活

      作者:scote216(思考兔)
      2014/05/14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三)K吧

      老呂抽出紙巾,擦拭著並未立刻軟下來的龜頭,由於做過包皮手術,所以看
      起來棱角分明。

      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老呂嚇了一跳,有些慌亂的把肉棒塞到內褲裡,拉
      好拉鍊,在QQ上給夢夢留了言,留下了電話號碼,讓她明天下午給自己電話。
      得到答覆後,夢夢也留了自己的電話,並說自己舍友快回來了,匆忙關了聊天窗
      口。

      敲門聲又起,老呂幾步走到門口,平復了下情緒,打開門一看,是張素素。
      老呂走回座位,張素素遞上一張採購申請,需要從滇南進貨了。老呂正拿著申請
      研究,隨口問著:「給小趙收拾完回來了?」素素卻看到了電腦鍵盤上殘留的精
      液,想了想明白了是什麼,不禁臉一紅。

      老呂用眼角餘光也看到了素素關注的東西,也不禁尷尬,於是匆匆簽了字,
      將報告還給素素。素素好像正在思考著什麼,沒緩過神來,下意識伸手去接,結
      果握住了老呂的手背。

      兩人像觸電一樣一觸即分,心裡卻都不平靜。素素重新伸過手來,接了申請
      單快步走了出去。老呂不由鬆了口氣,急忙把殘局收拾好,穩了穩心態,又重新
      點開QQ。

      這時社區攝影群幾個影友在呼他,說晚上出來聚聚。老呂最近迷上了攝影,
      買了個單反,經常像模像樣的拎著四處轉悠,後來加了攝影群,和大家聊得很嗨
      皮,懂得了不少新知識。幾個經常冒泡的人常說出來聚,但總是不湊巧聚不齊,
      所以至今都未成行。今天正好大家都有時間,於是就問老呂,老呂答應了,說晚
      上請大家去聚香樓吃飯,得到一片轟然讚譽。

      老呂打電話在聚香樓訂了個包廂,十人桌,給大家說了詳細地點。看看時間
      已差不多了,就開車出發。老呂在淮城有三輛車:一輛悍馬H2,一輛別克商務
      艙,一輛輝騰。正好輝騰在樓下,於是就開了輝騰。

      到了包廂,已經有幾個到了,大家雖然首次見面,但在群裡聊得都很投契,
      所以也沒有什麼冷場的情況。老呂的社區頭像就是本人,所以馬上被認了出來,
      大家一陣寒暄。

      過不多時,人到齊了,共九個人。老呂因為年齡最大,又是買單的人,所以
      被安排在了主位。旁邊左右分別是老梁和老嚴,兩人都是四十七、八歲的樣子,
      淮城攝影界的名人,其他都是二、三十歲的了。最小的是個大學生,叫龍炎,大
      夥兒喊他小龍。小龍是淮城理工大學校報的小記者,攝影有一定功底,而且作為
      計科系的大三學生,電腦水平很高,自稱黑過不少電腦,老呂沒少在這方面和他
      交流。

      小龍喊了服務員上菜,不多時大家就觥籌交錯起來。老呂和老梁都是見過世
      面的人,掌控局面的能力都不錯,加上小龍插科打諢,一時間氣氛熱烈。老梁還
      說等荷花開了組織大家搞個攝影活動去龍崗湖採風,大夥兒一致表示一定參加。

      酒足飯飽,老梁提議去傾城夜色玩玩兒,不過這次得AA制。眾人有幾個說
      沒時間的,小龍說沒帶銀子,老呂說:「沒事,你的份我來出。」歸攏了一下,
      又加上老嚴,只有四個人去。

      老呂喝得不多,於是駕車載著小龍,跟在老梁他們的凱美瑞後面,到了傳說
      在中的傾城夜色酒吧。

      老梁一看就是老手,進去之後跟巨乳女領班花姐笑笑鬧鬧,還摟著肩膀在酥
      胸上揩了幾下油,隨後跟著領班從兩排身穿空姐制服的美女們中間走過,小龍和
      老嚴激動得都邁不開步了。

      調笑之間,訂了個中包,說是中包,其實面積並不小。這K吧臨著淮河,週
      邊沒有其它建築,獨獨的六層樓佇立於此,金碧輝煌。包間裡裝修豪華,設備堪
      稱頂尖,有點歌公主服務,也就是門口那兩排「空姐」中的一個。

      領班花姐進來和老梁打招呼,老梁要了兩打百威、一瓶紅酒及各色小吃,然
      後讓花姐帶小妹來。不多時鶯鶯燕燕一大群,袒胸露腿,看得小龍和老嚴目不暇
      接。老梁觀老呂雖也意動但並沒有異樣,就知道老呂也不是初哥了,於是示意他
      不要在這些女孩子們裡面選。老嚴和小龍都點好了,老梁示意其他人都下去。

      打開大螢幕,大家同飲一杯,然後開始點歌。幾個男人都有各自所長,所以
      唱起來居然都在平均水準以上,於是誰唱完,其他人都熱烈鼓掌、尖叫起鬨。

      很快到了9點鐘,老梁喊老呂到旁邊的小螢幕邊上,指了指。小螢幕上顯示
      的是大廳當中的場景,老呂看到一個個的美女穿著禮服走在T台上,胸口掛著胸
      牌號碼。點歌公主解釋說:「客人們可以點號碼讓小姐作陪,她們都是兼職的大
      學生啊、白領啊什麼的,素質高,不過價錢也貴一些,三百元一位。」老呂點了
      點頭表示知道了。一個個看過來,老梁很快選好了一個,老呂卻突然發現了一個
      熟悉的身影——自己店裡的兼職員工唐雨嫣。

      唐語嫣是淮城財經學院的大二學生,身材修長,尤其是那對筆直的美腿,再
      加上纖纖細腰,絕對的苗條。臉蛋也長得很精緻,皮膚細嫩;胸部不大,卻比較
      堅挺。以前在茶室的時候很多客人點名要她服務,廣受好評。

      說起來裡面還有段故事。雨嫣很乖巧,老呂很喜歡她,時常在去散步的時候
      給她帶回點街邊小吃。有一次有個客人醉酒之後過來喝茶卻對雨嫣行為不軌,被
      老呂及時制止給轟了出去,第二天那人酒醒了還專程來此道歉,給足了面子。從
      那以後雨嫣對老呂也很體貼,經常噓寒問暖。

      今年四月份的一個中午雨嫣來茶室找老呂幫忙,滿臉淚痕,老呂一問之下,
      才知道原來是家裡母親病重,急需用錢,於是老呂二話沒說,拿了五萬塊給她拿
      去交費。

      當天晚上下班之後,雨嫣走進了老呂的辦公室,臉紅紅的,彷彿下了很大決
      心似的說:「叔,我給你當乾女兒吧!」老呂一愣,不過想想以前自己確實想過
      有一個女兒多好,畢竟兒子心太粗,不懂得心疼父親,於是說:「好啊!」然後
      雨嫣走近老呂,一把抱住了他,像隻鵪鶉一樣把頭低低地埋在他胸口。老呂嚇了
      一跳:「雨嫣,你這是幹嘛?」

      雨嫣抬起頭看著老呂,然後把嘴唇貼近他的臉,最終吻在了唇上,然後玉指
      牽了老呂的手伸進了自己的懷裡。感受到女孩酥軟的乳房,老呂還忍不住捏了兩
      下,細嫩滑膩,手感真好,甚至後來還捏到了乳頭,如同紅豆。聞著她少女的體
      香,嘴唇也主動起來,吸住她的下唇,而後把舌頭伸進她的檀口,挑弄著那條調
      皮的小香舌。

      老呂差點沉溺進去,然後突然一驚,把她推開了,說:「雨嫣,這究竟是咋
      了?」雨嫣紅著臉說:「您不是答應當我乾爹了嗎?」老呂說:「沒錯啊,可剛
      剛這是怎麼回事?」雨嫣說:「網上都傳,乾爹不是都和乾女兒親熱嗎?」

      老呂感覺自己大腦短路了,這都是哪跟哪啊!想明白之後,推開了雨嫣又湊
      過來親吻的小臉兒,哭笑不得:「雨嫣啊,別人咋樣咱不管,咱們就好好的當父
      女好嗎?我這麼大年紀了,不能害了你啊!」

      「乾爹不喜歡我嗎?」雨嫣蹙著眉問他。

      「這和喜不喜歡沒關係。我是喜歡你,但不是那種喜歡,你明白嗎?」老呂
      趕緊解釋。

      雨嫣看起來有些失落,但是眼睛裡也有些開心,說:「嗯,好吧,乾爹,那
      我走了,您也早點休息。」老呂長舒了一口氣,心裡有一絲慶幸,但也有一絲遺
      憾。看來無論多大歲數,男人啊,在有些方面真是虛偽。

      但是過了幾天,雨嫣彷彿失蹤了,一個星期沒來上班,期間只給他打了個電
      話,說家裡有事。今天突然在這裡看到雨嫣,好奇心促使之下,老呂就讓那「空
      姐」把雨嫣點過來。

      不多時,花姐帶著兩個女孩走了進來,一起鞠躬問候。另一個女孩顯然和老
      梁相識,笑著坐到了老梁的腿上。而雨嫣抬起頭,看到老呂,身子一頓,幾乎就
      要轉身逃走,花姐一把攬住,把她推到了老呂身邊:「嫣兒啊,好好陪客人。老
      闆,今天嫣兒第一天上班,有招呼不到的,您老海涵啊!」

      「好說,好說,看在你花姐的面子上,我也不能怪罪不是?」老呂說著,故
      意攬住了雨嫣的肩膀,把她拉進懷裡。雨嫣抬頭看著老呂,眼神複雜,突然主動
      把香唇送過來,在他的臉頰上吻了一口。

      老呂心情複雜,之前的清純乾女兒,如今卻在這裡陪酒,內裡肯定有原因。
      但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於是轉頭噙住她的小嘴,狠啜了一口。在這裡自己的身
      份就是客人,該享受的就得享受。

      「哈哈哈,這才對嘛!來,老闆,我敬您一杯。」花姐熟練地應對著老呂的
      調笑,端起了杯子。兩人一飲而盡,雨嫣也陪了一口。

      「老闆您貴姓啊?第一次來嗎?」

      「我姓呂,確實是第一次到貴地。」

      「那以後歡迎您常來捧場哦!您好好玩,我去其它包廂招呼下,等會兒再過
      來。」

      看著花姐扭著肥臀出門去,不禁感慨,這真是個妖精,四十不到的年紀,標
      準的熟女,經歷了人生的閱歷,積澱了成熟的媚骨。

      「哼,怎麼,被迷住了?「旁邊的雨嫣似乎有點吃醋。

      老呂笑著,把她攬進懷裡,再次含住了她的香甜的小嘴,並把舌頭伸進去。
      粗糙的舌頭溫柔地抵著小雀舌,品嚐著香津玉液,令她無力招架。

      剛才看到老嚴和小龍對身邊的女孩上下其手,尤其是小龍剛才帶著女孩一起
      進了趟洗手間,不用說也知道幹嗎去了,老呂心裡的慾火也在燃燒,於是大手也
      不再老實,從側面伸進了晚禮服裡面,愛撫著雨嫣的酥胸。

      肌膚還是那麼滑膩,真是愛不釋手。雖然上次強忍著慾念推開了雨嫣,但心
      裡的那份留戀是騙不了自己的。說實話,如果雨嫣真的再堅持一下,老呂還真不
      知道自己會不會捨得放開她的身體。這次再度遇上,哪能再輕易放過?

      良久,老呂才放開她的櫻桃小口,「乾爹,今天你什麼也別問了,好好的享
      受一下,讓女兒好好陪你。」雨嫣邊喘息邊在他耳邊呢喃。

      耳根處的熱氣讓老呂的心也癢了起來,一把將她抱在腿上,一隻手摟著她的
      纖腰,另一隻手撩起裙子,觸摸到了滑膩的大腿。

      軟,真的很軟。雖然雨嫣很瘦,但腿部的肌膚之柔軟還是令老呂不禁讚歎起
      來。手指慢慢地滑動,彷彿在摩挲著一枚古玉。及至到了大腿內側,其爽滑程度
      更是讓老呂胯間的驢貨忍不住昂頭,隔著幾層布料頂著懷中玉人的美臀。

      雨嫣頭埋在他頸間,呼吸也有點急促,小嘴輕輕的吻著他的脖子,一下,又
      一下。柔軟的髮絲也蹭著他的臉頰,加上小美女低低的呻吟,更令他心猿意馬。

      「哈哈哈,老呂,你真是深藏不露啊,一會兒工夫就讓這小美女對你這麼動
      心。」正當老呂的手指就要碰到美女私處的時候,一旁的老梁攬著懷中美女的小
      蠻腰在一邊打趣著。

      「哈哈哈,彼此彼此,你不也手到擒來嗎?」老呂一邊享受,一邊回嘴。

      「呵呵呵,這你就不知道了,我來這邊已經多次,點了瑩瑩已經四次了,今
      天才可以和她這麼親密。要知道,T台走秀的美女,多數時候只陪酒不親熱的。
      你這第一次來,也不知用了什麼妙招,就成功的得到了美女的芳心,豈不令人嫉
      妒?」

      幾個男人都哈哈笑了起來。老呂也一邊笑著,心裡卻想:你們不知道的事兒
      多了,當初我要是稍微禽獸一點的話,早就得手多時了。

      於是又喝起酒來,老呂讓公主點了一首《有一點動心》,和雨嫣合唱。雨嫣
      的歌聲也很華麗,加上老呂細膩的聲線,兩人的合作令其他幾人驚呼完美,逼著
      兩人喝了交杯酒才算完。

      又唱了一回,開始玩骰子。一開始玩「大話」,過了一會之後,改成了老梁
      提議的「七脫八摸九喝酒」。這個規矩很簡單:一個高腳杯裡放兩個骰子,一陣
      搖動之後,如果是七點,就自己脫一件衣服;如果是八點,就可以摸在場任何一
      位異性;如果是九點,那就自罰一杯;如果是其它點數,就過,下面一個人接著
      搖。

      規矩解說明白之後,大家開始行動起來。老梁運氣不錯,每次都過,或者喝
      酒而已。但雨嫣運道不太好,很快就脫得只剩三點了。而且老嚴很壞,不單時常
      在自己點的小姐酥胸上啃咬,有時候搖到了八點,還去雨嫣的酥胸上摸一把。

      這一次雨嫣又搖了一次七點,只好脫掉胸罩,露出酥胸,暗如紅豆的乳頭鑲
      嵌在白嫩的酥乳上,格外誘人。老嚴又搖到了八點,伸手要來摸雨嫣的乳房,老
      呂心裡不高興了,畢竟是自己的熟人,還是陪自己的,老嚴這個老色鬼只瞄著雨
      嫣下手有點過份了。

      於是老呂端起杯子,把老嚴的鹹豬手架開,說:「我看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大家同飲一杯,然後我得回去了,明早還有事,不方便晚睡。」

      老梁看出了老呂的心思,也附和說:「好,那今天就到這兒吧!接下來大家
      各自為戰,願意帶出去開房還是回家去自己考慮。」女孩子們嘻嘻笑著嗔怪。

      喝完了杯中酒,老呂結了帳,然後給了陪小龍喝酒那小姐的台費。老梁和老
      嚴把自己的那一份酒錢和包房費用出了。小龍沒錢,當然也不可能去開房了,老
      呂給了他五十塊錢,讓他打車回學校了。

      此時雨嫣已經換好了衣服,按照規矩到門口送老呂,老呂握住她的小手說:
      「跟我走。」語氣中帶著不容質疑的威嚴。

      (待續)



      (四)車震

      這時花姐也在門口,聽到老呂要帶雨嫣走,趕忙攔住,說:「呂老板啊,我
      們這邊的走秀小姐是不出臺的。」

      老呂樂了:「那老梁那邊是怎麽回事?」

      老梁這時也正摟著瑩瑩,說著帶她出去宵夜,誰都知道帶美女吃宵夜的下一
      步是什麽。

      老梁聽到這邊的話,也轉過頭說:「花姐,這什麽情況?老呂是我朋友,帶
      個妹子出臺這麽費勁?」

      花姐為難的說:「主要是嫣兒的男人跟我說要她12點前回去,給她安排了
      別的事。」

      「你男人?」老呂眉毛一皺。

      「不是,不是。。。」嫣兒神色慌張的擺手。

      「這樣,花姐,給我個面子吧,嫣兒今天一定得給老呂帶走,不然,我這臉
      可就掉地上了。當然,出臺費你們該抽多少還抽多少。」

      花姐此刻是左右為難,一邊是誰也不願招惹的無賴,另一邊是市文化局副局
      長的老梁,哪邊都不好得罪。

      但是轉回頭想想,還是順從老梁的心意比較好,畢竟人家現管啊。無賴那邊
      ,就讓看場子的兄弟給說一下吧。拿定了主意剛要說話,嫣兒此時也做了決定,
      對花姐說:「沒事,花姐,出了什麽事我自己解決。」

      花姐一看形勢如此,只好順水推舟,笑著說:「呂老板別見怪啊,我們也有
      自己的難處。」

      老呂和花姐應付著,眼角的余光突然掃到了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
      ,原來是自己的兒媳婦林琳。一個男人正攬著她的肩膀,上了一輛騏達。

      林琳是本地人,父母都是教師,她自己也是中學教師,身材苗條,卻有豐胸
      美臀,長得很像日本女優小川阿佐美。

      其實老呂和林琳第一次見面就被驚呆了,並非老呂起了扒灰之心,而是因為
      林琳長得很像自己的初戀楊倩,勾起了他的回憶而已。但是林琳並不知道,還以
      為公公有點色,頂著自己胸部看。

      但女性對於自己有魅力終歸還是有些開心的,再加上畢竟是自己公爹,也就
      沒說啥。老呂想去招呼一聲,但是離得有點遠,而且那邊車已經開了,所以也就
      沒過去。

      老呂想了想林琳可能就是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出來玩,喝醉了被扶出來而已
      ,雖然心裏有些不痛快,但也沒太在意。

      這邊和老梁他們道別,老梁笑說:「悠著點哈,老驢,別把腰閃了。」

      老呂哈哈笑著,說:「你才更要註意啊,小心明早起不來床。」

      老呂牽著雨嫣,讓她坐在副駕駛,自己發動了車子,緩緩前行。

      路上,老呂左右握著方向盤,右手搭在了雨嫣滑膩的美腿上,手指不斷流連
      。雨嫣穿著短裙,沒穿絲襪,正好方便老呂撫摸。雨嫣媚眼如絲,卻不敢挑逗老
      呂,畢竟他在開著車呢。

      車載CD裏播放著舒緩的音樂,晚風從車窗吹進,帶來絲絲涼意。名車在手
      ,玉人在側,老呂心中有一絲得意。

      右手已經滑進了雨嫣的大腿內側,敏感的神經刺激得美人低低地不斷呻吟。
      終於遊走到了內褲邊緣,兩根手指伸了進去,摸到了細嫩的陰唇,那裏已經泥濘
      不堪了。

      雨嫣把腿張開一下,眼神迷離地看著這個曾經自己想把處女之身奉上的男人
      ,在車外閃爍燈光的映射下,側臉顯得那麽成熟而又不失俊朗。

      雨嫣迷失了,呢喃起來:「幹爹,老公,給我吧。」

      老呂調笑著:「到底是幹爹還是老公啊?給你什麽啊?」

      雨嫣不再回應,卻忍受不住陰部大手的作怪,左邊一片外陰唇已經被他揪弄
      的滑膩非常了,水津津的,在手指轉到陰蒂的時候,於是她的呻吟聲大了起了。

      老呂也興奮了,把車停在一片樹林邊,兩根手指急速的在那小豆豆上擠弄。
      只弄得下面水聲潺潺,玉人興奮的叫聲聲聲漸高,最終一陣尖叫,明顯是泄身了。

      老呂急忙下了車,打開後備箱,拿出一條毯子放在後座位上,然後打開副駕
      駛車門,抱出雨嫣放在後座位毯子上。把車門都關好,老呂再也忍耐不住了,撲
      到美人兒身上。剛一近身,美人兒的小嘴主動湊了過來,一陣熱吻。

      靈巧的雀舌和粗糙的男性舌頭攪到一起,美人兒的T恤衫被推了上去,奶罩
      也隨即被解開。兩只堅挺的乳房落到粗手裏,被摩挲,被捏弄,被任意改變著形
      狀。

      須臾,老呂左手伸下去,向腰肢滑動,右手分出大拇指和中指,分別按住兩
      只乳頭一陣揉動。美人兒受到刺激,舌頭舔動著老呂的下巴,口中發出唔唔的聲
      音。

      老呂的左手伸進了美人的裙子裏,把小內褲往下褪了褪,愛撫著白嫩的小屁
      股,一陣揉搓,然後從臀部後面摸到了桃源花徑,食指不斷挑動著大小陰唇,洞
      口的愛液瞬間濡濕了來犯的異物。

      老呂把粘著愛液的手指抽出,伸進了美人的檀口,引導著她的吮吸。看著美
      人追逐著手指的淫蕩模樣,心旌蕩漾。老呂把嘴唇湊了過去,和她一陣舌吻,隨
      後沿著脖子往下,舔抵著性感的鎖骨和肩頭。

      隨後跳過T恤衫,直接把臉埋進了誘人的乳溝,粗舌在她兩個紅豆般的乳頭
      上各自流連一番,就繼續征程,占有了平坦的小腹,並在她的小肚臍上添了兩下。

      老呂擡起頭,分開美人兒的雙腿,把白色蕾絲內褲脫下,一頭又紮進了美女
      誘人的私處。美人陰毛不多,尤其是外陰唇旁邊只有聊聊幾根,老呂從嘴唇含住
      一根,向外拉扯,換來的自然是美女興奮的呻吟。

      老呂突然狂了起來,在美人兒的大腿根部、陰阜、陰唇等處一陣瘋狂舔弄,
      最後吸住了小豆豆,用牙齒啃咬。瘋了一陣,老呂再也忍受不住了,感覺自己那
      根驢貨就要造反了。

      他解開腰帶,把褲子和內褲一並褪到腳跟,挺著昂揚的陰莖,對準肉穴,一
      下刺進了那個誘人的蜜壺。隨著兩人同時一聲輕叫,玉杵終於進去了大半。

      內部的腔肉和龜頭及肉桿緊密的結合在一起。享受著溫暖和濕潤,玉杵繼續
      向裏挺進,很快到了盡頭。因為長的有些過份,不免還有根部露在外邊。

      「啊。。。啊。。。幹爹,你頂到我的花心了,哦。。。」龜頭抵著子宮口
      ,感受著美人兒底下小嘴的吸吮之力,爽的無以復加。

      老呂抽出了一段,在插進去,如此往復,終於在十幾下之後,把整個玉莖完
      全刺進了蜜壺。

      「啊。。。幹爹,你好長,搞死人家了。」嫩白的小腳丫自然而然的夾住了
      老呂的腰。

      美人的呻吟,在老呂耳中有如天籟,刺激著他逐步加快了挺動的頻率。采用
      八淺二深之法享用著美人兒的美穴,同時不段和她熱吻著,雙手也時而愛撫乳房
      ,時而摩挲美背。

      抽了一二百抽,老呂這次換了方式,加大了抽插的幅度,每次都退到陰道口
      ,然後再猛地用力,次次到底。

      美人兒的呻吟都變了聲調,逐漸高亢,隨著一聲「死了。。。死了。。。」
      ,終於達到了性交的第一次高潮。

      老呂緩了緩勁兒,把美人雙腿抗在肩頭,隨後又再度猛烈的運動起來。幹的
      美人兒全身酸軟無力,一二百下之後達到了二次高潮。老呂抽出雞巴,讓美人兒
      跪伏在後座位上,以後入式開始了新的征伐。

      美人兒哪曾經歷過這種雞巴,一波一波的快感不帶停歇的,高潮不斷,延續
      時間也常。不多時,美人兒的前半身子被幹的伏在了毯子上,頭部頂著車門,有
      一聲沒一聲的叫著「老公,幹爹」,連整個車子都抖動起來。

      此時外面經過一輛巡邏警車,一個年輕的小警察興奮的對旁邊的中年警察說
      :「王哥,你說那輛車是不是有人在玩車震啊?」

      那王哥懶洋洋的回復:「那是肯定的啊,一看就知道是某個富人在享受野戰
      。我說小李啊,咱倆趕緊離開,免得人麻煩。」

      「切,王哥,咱們看會兒怎麽了?一個開帕薩特的最多也就是個小老板,咱
      就是拉開車門看他也沒辦法啊。」小李表示這自己的不屑。

      「要不說你年輕呢,哥今天告訴你記住咯,那車雖然是大眾,但是卻不是帕
      薩特,剛路過的時候我看了車屁股,那是純進口的輝騰,辦齊了差不多200萬
      人民幣。開這種車的人,那才真是低調的奢華。哎哎哎,你這是咋開車呢,怎麽
      咱的車都抖了?」

      「對不起對不起,王哥,我剛才被你的話嚇到了,原來這車這麽值錢啊。」

      「那可不,以後眼睛放亮點。開輝騰的人,那才叫真牛逼,但是人家很低調
      啊,這樣的人才真正惹不起。你看那些開著卡宴咋咋呼呼的,其實充其量就是暴
      發戶。」

      「行行行,我知道了,那咱倆趕緊去別處轉轉吧,別惹人家不高興。」

      「嗯,我跟你說啊,當年我剛上班的時候啊。。。。」老警察給小李傳授著
      經驗,遠離了這輛依然在抖動的輝騰。車內,老當益壯的老呂又把雨嫣給翻了過
      來,再度架著一對玉腿,肆意操幹著身下的美人。

      雨嫣也不知道來了多少次高潮了,迷迷糊糊的挺動著腰身,迎合著男人的抽
      插。突然,雨嫣的手機響了起來,老呂順手給按掉,開玩笑,這時候接個毛電話
      啊,太煞風景。但是手機又響了起來,老呂再度按掉。

      當手機第三次響起的時候,老呂直接把它關機了。隨後老呂開始了狂風暴雨
      般的沖刺,在雨嫣已經變了聲的叫床聲裏,把濃濃的精液射進了美人的子宮,宣
      示了最終對這塊領地的占有。美人也在老呂最終射精的瞬間,一並達到了高潮。

      老呂伏在美人兒身上,不時輕吻她的櫻唇和面頰,說著款款的情話,告訴她
      自己多麽的喜歡她,多麽享受剛才的快感。美人兒聽著,突然流出眼淚來。

      老呂見狀大驚:「寶貝,是剛才把你弄疼了嗎?怪我,剛才有點太激烈了。」

      雨嫣沒有答話,眼淚還在不斷的流出。老呂吻著她的眼淚坐起身,把她抱在
      懷裏。

      哭了一會兒,美人說:「謝謝你,幹爹,你讓我真正體會了做女人的樂趣。
      今天有這一次,我也知足了。你知道的,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嗎?我說的是男女
      之間那種喜歡。」

      老呂愛憐地把她緊緊擁住:「喜歡,怎麽可能不喜歡你,你這麽好這麽完美
      ,如果不是顧忌世俗禮法,我上次早就接受你了。」

      雨嫣的眼淚又流了下來:「你喜歡我怎麽還不接受我,我上次準備把第一次
      留給你的。現在處女身被別人占去了,我恨你,恨你為什麽連我那一點願望都不
      能滿足。」

      老呂只好繼續哄她:「對對對,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不知道珍惜。不過我
      不在乎你不是處女,以後你就跟著我吧,我會好好對你,讓我來保護你,疼惜你
      。」

      「晚了,幹爹,我現在不是那個純潔的雨嫣了,我已經被玷汙了,我是個骯
      臟的女人了。」

      老呂一直察覺雨嫣有什麽苦衷,想起剛才花姐的話以及雨嫣的傾訴,老呂的
      心沈了下:「說,那個欺負你的男人是誰?」

      雨嫣身子一顫:「你,你怎麽知道有人欺負我?沒,真沒有的。「說著,雨
      嫣就想起了什麽,趕忙去拿手機看時間,發現關機了,於是就按了開機鍵。剛一
      開機,手機鈴聲再度響了起來,她看著手機上的號碼,身子不斷的顫抖,露出恐
      懼的神色。老呂不露聲色的搶過手機,按了免提接聽,裏面一陣厲聲訓斥:「你
      個臭婊子,居然敢不接我電話?看來你是不想活了,馬上給我過來,不然明天我
      就把這兩天給你拍的淫蕩視頻發到網上去,讓你和你的家人都身敗名裂!」

      老呂聽著聽著,眼神逐漸犀利起來。。。

      (待续)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

    阅女阁

    91福利网

    爱福利导航

    艺术总奸

    熟女人妻会所

    红灯笼会所

    两性百科

    梧桐导航

    含香导航

    先锋导航

    初一导航

    百色榜

    福利入口

    福利目录

    PORNOXOX